沈宴听后将温知意松开第19章完整版全本阅读

沈宴眼看着温知意***的举动,却无力抽出剑身。

此刻要么斩断温知意的手指,要么便是任由她剑入眉心而亡。

沈宴的手微微颤抖,看着她白皙完美的面容,鲜血自眉宇间流淌而下,犹如冬日里的红梅。

砰!

沈宴一脚踹在温知意的肩胛,避免温知意自寻死路的作为。

噗!

有了桌子的阻挡,温知意依旧退出去几米远,这才勉强稳住身形。

尚未长好的肋骨,因重击而再度裂开,温知意疼的冷汗淋漓,可此时却浑然未决。

沈宴,我一直倾慕你是保家卫国、战无不胜的大将军,今日才知你竟是只会听枕边风的莽夫!

暗红色的鲜血,滴滴落在她洁白的裙角,悄悄的晕染开来,勾勒出死亡的气息。

温知意!沈宴怒喝,刚刚升起的那抹异样的感觉,在温知意嘲讽的目光中消失无踪。

我温知意乃是天之骄女,却任你欺之、辱之、伤之,任由你喜欢的女人践踏尊严和性命,不过都是因为我曾心悦于你。今日,做个了断吧!

温知意抬手擦去嘴角血迹,运用内力,催逼体内的母蛊。

你敢!沈宴怒喝。

南若身体未逾,母蛊被强行逼出,对她也是一种伤害。

一大口鲜血喷出,还有两条母蛊落入沈宴的眼中。

他不由得后退:两条,你怎么会?

温知意捂着胸口,笑看着他:你是想问我体内为何又两条母蛊?

你不记得了?当年你出师北伐,不甚被敌军射伤,箭上带毒,无药可医咳咳是我亲手给你喂下的子蛊而我体内的

噗又是一大口暗红的血被吐出。

沈宴眼底满是震惊:你胡说,当初救本王的是若儿,要不是她本王早就死了。

语罢,他想到什么:你是想替冷月拖延时间?

沈宴眼底满是嘲讽:本王来之前,早让人死守府外,一只苍蝇也逃不走。

温知意听罢,心如死灰:你是眼盲,任我将真相摆在你的面前,你都不肯承认。而我是心盲,才会误以为你是良人,失了帝女傲骨

她抬手擦去嘴角血迹,左手抽出腰间软鞭:想杀冷月,除非我死!

语罢,她凌空而起,温知意出手便是杀招,冷觉的面容之下,却是肝肠寸断。

杀气袭来,沈宴将温知意视作生死敌人,并未留意她眼中的诀别。

高手过招,屋外残垣断壁,摆设无一完整。

这是温知意此生打的最痛快的一场,却也是最痛的一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