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菀你是本王的了第3章全文精彩阅读

是那个男人的血。

姜菀忙伸手捂住了玉娘的嘴,极其难堪的小声说:阿娘我下面下面好像一直在流血我是不是快死了?

玉娘反应过来:傻丫头,那是葵水,你要成大姑娘啦,是不是有些痛?

姜菀含泪点头。

痛啊。

为什么不让她再重生的早一点?

玉娘看见女儿落泪,一下就慌了,连忙放下油灯,用袖子去擦她脸上的眼泪。

她这个女儿虽然年纪还小,但一向活波开朗,好几年都不见她哭一次。

玉娘还以为她是担心来葵水会死才哭成这样,有些好笑的抱着姜菀安慰,轻轻拍着她的背,每个姑娘长大了都来葵水的,不会死的,阿酒不要怕

姜菀含泪点头。

她不能告诉阿娘这血是怎么来的,只能用这个理由来搪塞。

玉娘拿了一卷白布给她,教她怎么用,交代来葵水的时候不能碰冷水,不能吃辛辣,摸了摸她的额头安抚,然后说:傻姑娘这事没什么可哭的,你先换身衣物,阿娘去给你煮碗红糖水来,喝了就不疼了。

姜菀哑声说:好。

玉娘前脚刚出去,李芸后脚就来了,叉腰站在门口怒骂道:姜菀你又发什么病?大半夜的吵吵闹闹,你自己不睡就吵得我们都不能睡吗?

姜菀正满腔怒气,冷声道:不想睡就滚!

这是她姑姑的女儿李芸,生父好赌成性,家里过不下去了,来温家一住就是四五年,偏偏还不是什么消停的性子,成天的挑事,抢吃食抢衣物,直接就把自己当成了这个家的主人,还觉得玉娘偏心自己的女儿,经常在家里闹事,搅得鸡犬不宁。

你吼什么吼?是祖母让我来看你这屋发生了什么事!又不是我想来的!

李芸推开门,对上姜菀冷冽的目光,顿时脸色猛地一白,忽然不敢在上前挑事,灰溜溜的回了自己的屋子。

一定是天忒黑,看错了。

刚才姜菀的眼神,简直像是要杀了她一样。

真是太可怕了。

上辈子,姜菀惨遭人破了身子,就是李芸第一个发现,立马就把一家子人和街坊四邻全部喊来对着她破口大骂,要把她赶出温家。

祖母第二天就说为了温家的脸面,要把姜菀嫁给秦家那个半死不活的病秧子五少爷冲喜,结果姜菀嫁过去当天,秦琦就死了,秦夫人说姜菀克死了她的儿子,要杀了她陪葬

若不是这样,姜菀怎么会和孟成云连夜奔逃出长平郡?在外面吃尽了苦头,好不容易成为了女首富做了人上人,却因为这一桩旧事被人指指点点骂做娼妇!一辈子都没嫁出去,还被人当做货物一般送给赵帆享用,每每想起便觉意气难平!

这所有的事情都因此而起。

姜菀闭上眼。

既然她重生了,就不会再让这样的事情重来一次。

眼泪从脸颊划过,她哭的悄无声息,雨声掩盖了一切的波澜。

这一次,一定要那个夺她清白的人付出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