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太子爷楚墨第3章完整版完结全文阅读

这都已经三天了,太医院依旧束手无策,太子殿下醒不过来了吧?

醒不过来也好!跟着这样呆傻的主子一辈子,能有什么前途?现在还伤了脑袋,醒来恐怕比以前还不堪。

那倒也是,听说昨晚陛下深夜召见了左右宰相和六部尚书,似乎正在商议另立太子之事!

闭嘴,这种事也敢妄言,脑袋不想要了?

楚墨被屋中忽大忽小的声音吵醒,晕乎乎地睁开眼皮。

望着头顶的轻纱幔帐,少年苍白得不见一丝血色的脸上,闪过一丝困惑和迷茫。

他记得自己外出调研时,出了严重车祸,按理说早已死了,就算命大,那现在也应该在医院吧?

但这里很明显不是医院,哪个医院的病房会有这样的布置?

楚墨皱了皱眉,艰难地侧过头,看到不远处正有两个人低声耳语。

他们手中抱着拂尘,声音细腻中带着一丝尖锐,以至于听上去有些不男不女

见到这两人的瞬间,楚墨瞳孔猛然一缩,脑海之中,顿时窜出了两个字太监!

对,就是古代宫廷里的太监。

再注意到屋里摆设的是雕刻考究的红木桌子,精致的银质烛台以及柔软的金色波纹地毯,一个念头忽然在楚墨脑海中跳了出来。

这该不是穿越了吧!?

这个念头一出现,楚墨吓得瞬间从床上蹦了起来,只是身体太虚弱了,身体才离开床,又重重地摔了回去。

脑袋砸在柔软的金丝软枕上,疼得楚墨直抽冷气,手一摸,才发现缠着绷带。

与此同时,记忆之门被打开,一些原本不属于他的记忆,竟然不断涌进他的脑海

不远处,两个小太监听到动静,回头就看到楚墨瞪大的双眼,吓得瞬间伏跪下来,脑袋磕得砰砰直响,惊恐道:太子殿下饶命,太子殿下饶命,不是小人害你性命,你莫要找上小人啊

楚墨没有理他们。

好片刻,楚墨才消化掉脑海中的信息。

他的确穿越了,穿越成了楚国的皇太子。

不知是巧合还是命运使然,他发现这家伙竟然也叫楚墨,但是,是个傻子。

因为是嫡子,身份最贵,又有礼法限制,所以新皇继位,他才成了太子,不然,这东宫之位,恐怕还真没他什么事。

傻一点没关系,只要有能臣辅佐,依旧能当皇帝。

但楚墨融合记忆后,才发现这家伙不仅傻,而且还无法无天。

诗词歌赋不学,刀枪剑戟不练,整天就干两件事,一是斗蛐蛐,二是整人

满朝文武,几乎都被他当马骑了一个遍,弄得朝野不宁,怨声载道,甚至有御史不惜以命为谏,请求皇帝废太子,立新储。

但因为皇帝偏爱,他才一直稳坐东宫。

直到不久前,随着皇帝春狩,这家伙因为马受惊摔下来,才把自己玩死了。

虽然记忆中是马受惊,但楚墨很快就觉得不对劲,这不是偶然,应该是谋杀。

他所骑的马,是猎场中最温顺的母马,而且,马当时并没有受到什么惊吓,就这样忽然跳起来狂奔。

唯一的可能,就是有人在现场动了手脚。

而动手之人,最大的可能便是大皇子楚庸,或者四皇子楚钰。

因为废太子之后,储君只能在两人之中产生。

而朝堂上,也因此分成了三派,大皇子一党,四皇子一党,剩下的就是左相唐先礼为首的中立派。

唐先礼原本是傻太子的外公,结果这家伙太作,把自己外公狂揍了一顿,成功把自己弄成了寡人。

想到这里,楚墨嘴角直抽搐,这家伙死就死了,居然还给自己造就了一个必死的局!

现在连皇帝都有了换太子的想法,离开东宫,楚墨觉得自己会死得更快!

想要活命,必须得先想方设法,在孤立无援中保住太子之位。

楚墨眼中闪过一丝幽冷,看了两个太监一眼,道:扶我扶孤起来!给孤倒一杯水。

记忆中,傻皇子自称孤。

他自然,得遵循旧主。

两个太监脑袋磕得更快,太子饶命,太子饶命

楚墨脸都黑了,敲了敲床沿,孤还没死呢!

两人半信半疑地抬起头,借着从窗户透下来的阳光,看到楚墨抬起来的手有影子,这才如释重负地松了一口气。

两人从地上爬起,一人将楚墨扶了起来,另一人连忙倒了一杯茶端给楚墨。

一杯茶入口,喉咙火烧一般的疼痛感减缓下来。

楚墨放下茶杯,道:李谨和降雪呢?

记忆中,李谨是原身体的忠扑,照顾他自小的起居,不仅宽厚,而且还有一身好功夫。

而降雪,是陪他一起长大的丫鬟。

整个东宫内,可以相信的人,也就这两个。

两个小太监相视一眼,眼中都充满了震惊,以前太子起床都要闹上一翻,不给骑马跑上两圈绝不罢休。

可如今竟然温温和和的,这是好了还是没好啊?

嗯?楚墨微微凝眉。

两个小太监吓得跪了下来,其中一人连忙说道:回殿下,李公公去给陛下汇报殿下的情况,现在还没有回来,降雪姑娘在后院给殿下熬药。

小太监的话刚落,楚墨就听到屋外传来了细碎的脚步声,回过头,出现在视线中的,是一个十六七岁的俏丽少女。

她穿着一身白色长裙,两条大长腿踱着小细步,双掌捧着精致的瓷碗,低着头,许是碗太烫,走两步就吹一下自己的手。

楚墨一眼就认了出来,这就是他的贴身丫鬟降雪。

名字虽然儒雅,但记忆中,这可是一个十打十的暴力妞。

和李谨学过功夫,单手举个百八十斤不成问题,曾经傻太子把大臣当马骑的时候,牵马的就是她!

只不过,她是真心对傻太子好,心思纯净无暇,皇帝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懒得去惩罚。

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