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每天都在觊觎后位第3章最新免费阅读章节

兴庆三十六年,江氏带着襁褓中的女儿入宫,成了九皇子夙淮的奶娘。

从九皇子吸上第一口奶的时候,江氏便指着江江同他叨叨,殿下,您瞧好了,那是奴女儿,您今儿个抢了她的奶吃,日后可是要还回来的,我这憨闺女定是个受穷的命,不如您就赐她良田百亩黄金万两?

九皇子三岁的时候,江氏瞧着同为三岁的江江连连摇头,拉着夙淮胖胖软软的小手愁眉苦脸,殿下,奴想开了,钱不钱的无所谓,您只要替奴这磕碜人的丑闺女寻个郎君就算还了让奶之恩,奴也没啥要求,只要是个公的就成。

九皇子入了学堂读书识字后,常坐在案牍前摇头晃脑的背诵有关于燕雀和鸿鹄的诗句,江氏闻及如醍醐灌顶幡然醒悟,暗暗下决心,要讨就讨一票大的。

至此,江氏常常指着江江问九皇子,殿下,您看奴这姑娘像不像你的枕边人?

夙淮对枕边人尚无概念,盯着江江毫无特点的脸歪着脑袋问,啥玩意儿?

江氏讪讪,一字一顿循循善诱,殿下,不是啥玩意儿,是傻媳妇儿,媳妇儿,就是那个脱了衣服和你一起睡觉的人。

不字将出齿缝,登时被江氏圆瞪的双目吓了回去,夙淮戳了戳江江肥嘟嘟的脸颊,看着***娘话锋一转,这玩意儿哪能做本殿的傻媳妇儿,简直就是本殿的丑媳妇儿,奇丑无比。

对于江氏而言,丑不丑的无所谓,只要是媳妇儿就成。

她原想着,像九皇子这样早早儿没了生母又毫无依仗的殿下,注定会与皇位失之交臂,待到成年搬出宫去,日后做个闲散王爷,江江跟着他做个闲散王妃,两个吃她奶长大的孩子手拉着手过的逍遥又自在,可没曾想

还未及十七,夙淮便做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年轻帝王。

更没想到的是,这狼崽子继位第一件事,便是迎娶丞相的女儿芊芊小姐为妻。

江江

有人握住她的手,伏在床边轻轻唤她的名字。

江江仍然没有睁眼,满溢出来的泪水浸湿她长长的睫毛。

来人不过十六岁,模样长得很是周正,若非着一身小黄门衣衫,兴许会被人误以为是门第之家的书香少年。

欢喜,江江开口,沙哑的嗓音几不成声,烦请你将我阿娘死那日在中宫所见到的事再说一遍。

被唤作欢喜的小黄门半晌没有作声,他低下头望着寝被面儿上绣着的锦绣花团,良久才低低应道,是,那日,原不该我去中宫替太后娘娘送赏赐的,只因老祖宗跟前儿的大太监染了疾,怕冲撞了皇后娘娘,这差事适才落到我头上的

江江母亲被中宫召去时,欢喜携着太后赏给皇后的香囊也去了中宫,欢喜离开的时候,江江母亲还好好儿坐在下位与娘娘喝茶叙话。

从中宫返回慈宁宫的途中,欢喜发现自己的腰牌遗失了,想是刚刚送东西的时候落在了这条道上,他沿着走过的路寻了回去,一直寻到中宫门口,方才拾到刻着欢喜二字的腰牌。

当他捡起腰牌准备离开时,忽然听见皇后娘娘宫里传来一声微弱的尖叫,声音不大,似有若无,像是被人捂住嘴巴后发出来的。

欢喜一时没能听出来这声音是谁的,只觉得很是熟悉,出于好奇,他壮着胆子爬在门上从缝口往里瞧,中宫内院正中间处,两名年长的嬷嬷将江江的母亲按在地上,而皇后娘娘身边的大宫女兰翠正端着一碗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一点一点逼近江江母亲。

看到这里,欢喜大惊失色,他转身拔腿就往江江所在的院落跑,本打算让江江去求陛下从皇后手中救出母亲,未曾想等他见到江江的时候,噩耗也从中宫与他一并抵达。

江江,欢喜吸了吸鼻子,声音微微哽咽,大娘已经没了,死了的人回不来,活着的人总得好好儿继续才行。

死了的人回不来江江默念着这一句话,眉心倏忽蹙紧,拧成极其痛苦的模样。

见她如此,欢喜慌了神,半跪在床边握紧江江的手,担忧的唤她的名字。

欢喜四岁入的宫,六岁被割了命根子成为太监,少不知事的年龄丢了块肉,他躺在敬事房的床上痛的死去活来。

那时候,是江江冲进来抱住他,跟他说欢喜别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