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墨降雪最强太子小说第9章好看章节在线阅读

一听到他这话,坐在旁边的柳舒同,不由暗暗地给赵庸竖起了一个大拇指。如此一来,无论他们斗诗是赢了还是输了,都可以趁机推掉教授太子读书一事。

赢了固然是好,可以让太子当面去跟陛下言明,用不着他们自己出面。

要是万一真的输了,他们也能以此为由,说太子殿下才学出众,已经远胜他们,两人没有脸面再给太子当老师。

虽然说,输给了一个京都人尽皆知的痴儿,不是一件多光彩的事,但也总比日后,一边要叮嘱着他读书,一边还要给他当马骑强多了。

好,就依你们,若是孤输了,孤亲自去跟父皇言明,让父皇给孤另觅良师。

楚墨猛然起身,来到赵庸面前,直视着对方,冷冷问道:倘若孤侥幸赢了两位大人,那又当如何?

若是殿下赢了,那就说明殿下的文采,已经胜过我二人。那我二人就亲自去跟陛下请辞,让陛下为殿下另觅良师,免得耽误了殿下的才能。

楚墨却摇摇头,对着赵庸的胸口拍了拍,嗤笑一声:你还真是个老狐狸啊!真当孤是傻子吗?

那殿下以为如何?赵庸挑眉问道。

楚墨豁然挥手,指着外面,冷哼道:今日孤若是赢了两位大人,那就劳烦两位大人各自手持一面大帆,上面提上孤今日的诗作,徒步游遍京都十二条大街。

赵大人三思

柳舒同有些惊疑。

楚墨如此自信,说不准还真做梦梦到了一首了不得的诗词!

赵庸冷笑一下,回道:柳兄莫要被这痴儿装腔作势的模样给吓了,你觉得他真能作出什么诗作吗?哪怕做梦,我看也未必梦得到!

随后,赵庸将柳舒同推到了一边,对楚墨说道:就依殿下所言。

好,爽快。楚墨淡淡一笑,对着身边的三德子喊道,三德子,马上笔墨伺候,限时一炷香,孤与两位大人要各自作诗一首,一决胜负!

喏!

三德子应了一声,赶紧跑下去差人搬来了座椅,还有笔墨纸砚。

楚墨三人各自站在一个方桌前,开始挥斥文豪,李谨和降雪在一旁伺候着。

而太子府的宫女太监们,听闻太子殿下要跟国子监祭酒和文渊阁大学生斗诗,立刻围在了大厅外面,一睹这场难得一见的趣事。

一炷香转眼既过,三人都停下了笔。

再看那赵柳二人脸上满是笑容,显然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

时间已到,请殿下和两位大人各自亮诗!三德子扯着嗓子喊道。

楚墨本想将自己的诗,留在最后再亮出来,给他们来一个大反转。

没想到赵庸却抢先一步说道:殿下身份尊贵,还请殿下先亮出佳作吧?

楚墨懒得再跟他计较这先后次序,挥挥手,示意李谨来念。

前些时日,孤于梦中去到乡野之外,见路有饿殍,百姓劳苦,粮食难收,一念便写下了这首诗。

此诗名为《悯农》,就让李公公,念给大伙儿听吧!

李谨恭敬一礼,清了清嗓子,刚准备大声念出。

可突然,就顿在原地,眼睛缓缓睁大。

众人不明所以。

赵柳二人见到李谨这副模样,都以为是楚墨写得太差,不好意思念出来,遂相视一眼,讥讽一笑。

李公公,怎么,莫非是太子这首什么农写得太好,让李公公震惊了?

就是,要是真那么好,李公公何不大声念出来,让我等也共同欣赏一番?

赵柳二人说罢,皆哈哈大笑起来。

楚墨脸上冷笑越浓,看了眼李谨:李公公,不必震惊了,念吧。

是是!

李谨回过神来,忍住心下震惊,瞥了赵柳二人一眼,二位大人且听好喽!

随之,便将整首诗大声念了出来。

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

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

念罢,李谨举着诗作,在大厅里走了一圈,先是给了那些殿外的宫女太监看了一遍,最后才走到了赵庸和柳舒同的面前。

只见纸上赫然写着一首诗,正是楚墨所作《悯农》,并且字迹刚劲有力,笔走龙蛇,没有几十年的苦功,怕是练不出这笔风。

这诗还可以解释为灵感爆发,但字却是需要日积月累的苦功,方能有所成效。

而刚才,赵柳二人并未发现有人为楚墨代笔,这也就说明,不管这首诗是不是他所写,这上面的字绝对是出自他之手!

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

李谨举着诗,又大声的念了几遍。

此刻的他,可谓比楚墨还要更神气。

若非是知道殿下昏迷醒来后,犹如变了一个人,他根本不敢相信,这首诗,竟是出自殿下之手!

此诗文字虽直白,但情感却极为深刻质朴,完全和楚皇陛下提倡的节俭相吻合!

若是陛下听到这首诗,不知道该有多高兴!

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

此刻,赵庸和柳舒同一遍又一遍,默默念着楚墨所作的这首诗,一时间震惊得无以复加,直接瘫坐在了身后的椅子上,吓得六神无主。

而在殿外,那些前来围观斗诗的宫女太监,更是一个个目瞪口呆。

有人,甚至已经泪流满襟。

他们识字有限,但却也听得出来,这首诗所要表达的东西。

唐代诗人李绅的这首《悯农》其一,本就是道出了普通老百姓的穷苦辛酸,另外一首评判苛捐杂税太重的,表达意思太明显,所以楚墨也不敢乱用。

这万一弄不好,显摆不成反倒落人把柄,说当今太子作诗公然诋毁朝廷税赋太重,弄得清苦百姓民不聊生,那他可就真的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好在这一首悯农,还能借来一用,毕+竟只道出穷苦百姓的辛苦,以及盘中粮食得来不易。

太子府里的这些太监宫女,基本上都是穷苦人家出来的孩子,若不是穷到没饭吃,谁会愿意将自己的孩子送进宫里当太监宫女呢?

这断子绝孙都还算好的,万一伺候有个闪失,那就是掉脑袋的事。

因此,在听见这首诗之后,这些太监宫女才会有这般感触。

没想到高高在上,整天只会玩闹享乐的太子殿下,竟然也能体会到他们这些穷苦百姓的辛酸。

一直过了许久,赵庸才脸色难看:过然是一首好诗,果然称得上千古名句。只不过

他看向楚墨,带着一丝怀疑,问道:太子殿下,这首诗当真是你所写?

太子做了十几年的傻子,突然写出了一手好字不说,还在一炷香内写出了这等千古佳作,也难怪赵庸和柳舒同会有所怀疑。

楚墨心中暗自庆幸,幸亏自己上一世学的专业是历史,也算是个文科生。

自然,对这些古诗词也还精通,至于那一手毛笔字,更是从小练到大,没想到换了一副身体,这基本功竟然还在。

听到赵庸质疑楚墨的诗,不知何时也赶到殿内凑热闹的降雪不服气了,直接大步走过来,举起拳头对他骂道:我看你们两个是老眼昏花了,刚才那么多双眼睛看着,不是太子所写,难道是你这糟老头写的?

楚墨一脸汗颜,拉了降雪一下,跟她解释道:赵大人不是说这字不是孤所写,是怀疑孤写的这首诗,是从其他地方抄来的。

呃哦,是吗

降雪这才弄明白,脸色一红,吐了吐舌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