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短暂的喜欢过第3章 当年,他喜欢过她全文完整章节阅读

江拂晓立刻解释,是监控视频,高跟鞋里的钉子,是迟心妍自己放的!

是吗?

薄母捡起U盘,递给身后的保镖,你在胡说八道什么?

预感到什么,江拂晓挣扎着要抢,却被留在她身边的保镖狠狠按住。

她眼睁睁看着那个保镖徒手捏碎了证据。

而薄母,继续肆无忌惮地发泄丧子之痛。

又一声撕心裂肺的嘶喊,江拂晓痛晕过去。

薄母骂道,没用的东西。

转头吩咐保镖,你去跟丞渊说,会场的监控视频对心妍不利,派人删了。

是。

*

江拂晓是痛醒的。

十指锥心刺骨的疼,并没有因她昏睡一场而减缓。

她看过去,原本纤细白皙的手指,变得浮肿,并且根根青紫。

醒了?

男人薄冷的声音,仿佛虚幻。

但她认得,那是薄丞渊。

她抬眸,看到薄丞渊坐在观众席第一排最中央的位置。

再观望四周,她明白了。

昏迷时,她被扔在舞台上,薄丞渊就那么静静地看,不给她盖件毯子,更不会为她的手指涂上药膏。

嗯。江拂晓踉踉跄跄站起。

白衬衣,牛仔裤。

婚后成为家庭主妇的江拂晓,穿衣朴素,素面朝天,越来越像黄脸婆。

可现在,她伶仃站在舞台中央,轻易勾起他的回忆。

江拂晓,为我跳支舞吧。薄丞渊声音柔和了些,我第一次见你那支。

当年,他喜欢过她。

一见倾心,狂热追求。

她惊艳他的那支舞,更是被有心人拍了传上网,***而红,他因为吃醋,不准她认。

迟心妍身形与她相似,成功假冒她,从此星途坦荡。

薄丞渊知道时,江拂晓已经成为杀人凶手,自然不会为她辩驳。

我的手

江拂晓为难,她设计的舞,需要用到绸带,她现在手使不上劲,怎么跳?

薄丞渊冷了下来,不愿意?

想到体弱的沐沐,江拂晓豁出去了,丞渊,我愿意跳,你能再给我点生活费吗?

一万。

好。

布置好舞台,轻灵的乐音响起,江拂晓没酝酿几分钟,便着匆匆上场了。

沐沐不能被薄丞渊发现。

她是拜托老家三婶照顾的,每次给钱也是通过赵元,打电话都不敢用自己手机。

正因为这样,她需要很多钱。

薄丞渊不准她工作,她只能偷偷打零工,或者在薄丞渊羞辱她后拿走那摞在酒窖门口的一万。

她几乎忘记了什么是跳舞。

生涩的动作,令台下观看的薄丞渊皱眉。

可渐渐的,她忘记了未婚生女,忘记了被迫嫁给薄丞渊,忘记了要不停地赚钱,沉浸在那令她年少欢喜的舞曲里。

薄丞渊也看痴了。

嘶啦

在江拂晓做高难度动作时,绸带断了。

她慌乱时做出应急反应,可还是重重摔在舞台上。

左腿被压在最下面,似乎没了知觉。

本能的,她求助地看向薄丞渊。

可当年说爱她的男人,冷眼旁观,岿然不动。

江拂晓忽然轻轻地笑了

他已经不爱她了,怎么会救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