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傅家嫡女北宁侯府第16章 不成器全本章节免费阅读

回到府上,傅越先去找了傅云。

彼时傅云正在低头抚琴,琴声断断续续,但她不骄不躁,一遍一遍的重复,丝毫没有气馁。

大公子,怎么站在外面?檀香进来给傅云送水洗漱,看到站在门外的傅越,出声问道。

傅云这才抬起头来,惊喜的问:这么完了,哥哥怎么过来了?

我白日里不是说给你送琴来吗?出了点事,耽搁了,那琴得过些日子才能给你。傅越心中有些忐忑他生怕傅云会生气他言而无信。

这有什么,就算哥哥现在给我送来,我也不敢用的,傅云笑道,我的水平哥哥刚才也已经听到了我得再练练才行。

傅越忍不住抱住了她:都怪我,这才让你受了这么多年的苦,不然你现在哪需要这么辛苦?你放心,我会尽快让全天下都知道,你是我傅越的妹妹,是天底下最好的妹妹。

傅云失笑,也回抱他:我是天底下最好的妹妹这件事,只要哥哥心里知道就好了,别的我不在乎。

傅越没有说话,他早就打定了主意,要给傅云一个交代。

第二天一早,他就去找了傅铮,却被告知他昨日一晚没回来。

傅越皱眉,他可没听说最近兵部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无奈,只好先去找傅云,带她扎马步。

一连几天,傅越都没见到傅铮,眼看着已经是三月底了,若是再谈不妥,这日子可就到了。

想了想,他送了傅云去进学之后,便去了老夫人的院子。

孙儿给祖母请安。

起来吧,傅老夫人脸。上带笑,今日怎么有空到我这里来了?

前几日夫子不在,孙儿带着云儿妹妹读书呢,便耽搁了给祖母请安,还望祖母恕罪。傅越诚恳的说道。

这些日子他们都做了什么,傅老夫人自然是知晓的,所以也没有对傅云多加管束。

知道你妹妹刚回来,你心里高兴,多陪她几日也是应该的。傅老夫人说道,你日日都很晚去太子府太子可有意见了?

没有呢,傅越眼珠一转,便说道,太子知道妹妹刚回来,说等咱们公布云儿身世的时候来送礼呢,还说四月初八是个好日子,祖母觉得如何?

傅老夫人当下有些不高兴,她觉得傅越这是用太子来给她施压,让她妥协。

云儿现在虽然进步颇大,却离着京城贵女还差的远,若是现在贸然把她推出去,恐怕她还适应不了哇。

可是太。说

太子只不过是提个意见罢了,又怎么好插手咱们府上的事。傅老夫人打断他,倒是你,也老大不小了,跟着太子也用心些,莫要结交些纨绔,叫人看了笑话。

孙儿日日跟在太子身边,太子的朋友便是孙儿的朋友,哪有什么纨绔?傅越说道,再者,云儿便是处处不如别人,孙儿也觉得她是最好的。若是连自己的亲人都看不起她,不想给她脸面,那外人又怎么会看得起她?

他不顾老夫人沉下脸色,继续说道:祖母说她是养在外面的二小姐,傅婉才是大小姐,那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人家夸赞傅婉也不是夸赞咱们候府,贬低云儿却是实实在在贬低咱们候府的,希望祖母不要因为傅婉的缘故,亏待了自己的骨血。

放肆!你跟在太子身边,便是学得如此牙尖嘴利来指责自己的祖母吗?傅老夫人一拍桌子,怒喝道。

这就是你学的忠义仁孝?在自己人面前逞好大的威风!

见祖母当真动怒,傅越只好跪下道歉:祖母恕罪,孙儿时失言,也实在是爱护幼妹所致,还请恕罪。

罢了罢了,阖府上下只有我这个老太婆做恶人,你们全都是好人。傅老夫人扶着额头摆摆手,你先回去吧,这件事等你父亲回来了,我自会同他说起。

傅越知道老夫人还在生气,还想解释,就见林嬷嬷朝自己摆了摆手,便作罢了。

孙儿先行告退,祖母消消气,莫要被不孝孙儿气坏了身子。

这件事自然传到了傅婉的耳朵里,她今日见识了傅云的能耐,惊叹她学东西如此之快,若是照此发展再藏个半年,那京城第一才女的位置自己也要坐不稳了。

如此,最好的办法便是让她现在就出现在大家的面前,让人们记住她是个如此笨拙的乡下来的野丫头每月初一是候府在一起用膳的时候,席间,傅老夫人同傅铮提起了此事。

傅铮皱眉问傅越:这件事你为何不先同为父商量?孩儿是想先告知父亲的,但是奈何父亲这几天一直不在府上,见距离太子说的时间越来越近,便只好先同祖母商量。傅越一五一十的说道。

傅铮顿时脸色变得极为难看,外面的小妾听闻他将女儿找了回来,说要替他庆祝,谁知醉酒之后袒露心声,问他何时才能让他们的孩子有个名分,说的他心里难受,却也不好给她回应,只能多陪她几日安抚傅越今日说了这话,就像是将他扒干净了衣裳晾在了人群中,难堪至极!

你这是指责为父没有尽到父亲的责任是吗?

傅越一愣,茫然道:没有啊,父亲不是公务繁忙吗?

这话说的傅铮更是脸色通红:你还敢顶嘴!我看你是在太子身边久了,觉得自己翅膀***是吧?顶撞祖母,不敬父亲,若是被人知道你是这么个德行,你觉得太子还敢与你交好吗?

傅云闻言冷了脸色。大俞朝最重孝道,不忠不孝之人会被打上***的烙印,一辈子被人唾弃。而傅铮这番话说完,便是给傅越定了性!

顾氏也是吓了一跳:夫君是不是太过***了些?越儿可是说了什么大逆不道的话吗,你要给他扣上这么大一顶帽子?你可知道你说出来的这些指责会将他推进怎样的深渊?

若是他爱惜自己,便不会做出这种事来!傅铮冷喝道,云儿之事不要再提了,我可不想云儿丢了候府的脸面之时,又被人知道儿子也是个不成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