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短暂的喜欢过第4章大结局全文在线阅读

夜深了。

江拂晓坐在餐桌前,安安静静等薄丞渊。

可说好回家的薄丞渊并没有出现。

凌晨一点十分,她拢紧轻纱般的睡裙,木然起身。

突然,她听到细碎的开锁声,疾步走到玄关处候着。

门被撞开,凉风裹着浓烈的酒气肆虐。

看到薄丞渊衬衣领口的口红印,她挤出笑容,伸手要拿搭在他右肩上的西装。

丞渊,你怎么回来得这么晚?

江拂晓音色空灵,此刻掐软了嗓子,余韵袅袅。

可醉中的男人根本无心欣赏,猛力甩开她,双眼猩红,江拂晓,你穿成这样,是等着我回来?

她吃痛地缩回手,纤白的手腕瞬间染上薄红。

薄丞渊随手扔掉西装,双手扼住她的脖子,你没有心吗?今天是丞星的忌日!

听到薄丞星的名字,她垂落双臂,目光呆滞,丞渊,对不起。

她不是不记得,是不敢记。

每每提及薄丞星,他都会化身嗜血猛兽,恨不能将她拆吞入腹,连骨头渣子都不愿剩。

她怕了。

但她的服软愈加激怒薄丞渊,单手将她提起。

男人青筋暴起,女人却瑟瑟发抖。

果然他又把她带到酒窖了!

听着收音机里薄丞星一句句年少又热忱的喜欢,她跪在冰冷的岩石上,泪流不止。

*

清晨的阳光穿过铁门的缝隙,倾洒在江拂晓瓷白的脸颊。

江拂晓睁眼,眼前涌现昨晚的恐怖场景,伴随着尖锐的刺痛,目光落在血色浸透的手腕上:他好久没这么恨她了。

薄丞星是他最疼爱的弟弟。

一年前的今天,薄丞星出车祸惨死,薄丞渊信了迟心妍的挑拨,认定她是杀人凶手。他疯了似的,不顾家人反对,在薄丞星死后,跟她领证。

丧礼结束,迟心妍拿出所谓的证据,男人就把她囚在酒窖。

他们之间没有婚礼,没有爱情,没有祝福。

曾经,她深爱薄丞渊,而现在

江拂晓轻轻摩挲失去知觉的手腕,双眼蒙雾,现在她只是需要钱。

铁门外阳光正好,台阶上码着一摞纸钞。

大概一万。

她弯腰拿起,勾了勾唇角。

确认薄丞渊不在家,她才套上灰色的运动衣,赶到约定好的孤儿院,把钱交给赵元,元哥,拜托你了。见到沐沐,替我抱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