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短暂的喜欢过第4章 我们离婚吧章节在线阅读

新伤盖旧伤,江拂晓咬唇忍着。

眼见薄丞渊动身离开,她十分委屈地说:丞渊,我疼。

她已经意识模糊,恍然以为他们还在热恋。

是吗?薄丞渊甚至不回头看她一眼,痛死最好。

江拂晓支撑不住,最终倒在软软的绸带上。

几分钟后,薄丞渊的特助赵玉走上舞台,打横抱起昏厥的江拂晓,意味不明地扫了眼绸带上明显的割痕。

先生还是太心狠了。

*

一周后。

盛霆琛按照惯例去病房看江拂晓。

江拂晓虚弱地躺在病床上,任由他检查身体。

你还好吗?盛霆琛拂开她的碎发,你昏迷了一周

江拂晓猛地坐起,医生,我要出院!

住院一周,得多少医药费!

盛霆琛按住她的肩膀,你稳定下情绪,你这次伤得挺重的,出院是可以,但不好好调养,你的手脚可能都不能再***了。

那我好好调养,灰败的眸子有了亮光,她******干涩的嘴唇,还可以跳舞吗?

盛霆琛摇头。

江拂晓垂眸,轻声:那我要出院。

病人态度坚决,盛霆琛也不好为难,只好开了药,叮嘱她几句。

江拂晓匆匆取完药,满脑子都是找个公用电话亭给沐沐打电话。

江拂晓,你是害了我心虚,见我才跑的吗?

却被迟心妍拦住。

她想绕开迟心妍,偏偏迟心妍死死拽着她。

你想做什么?

迟心妍将她推到楼梯间,笑容明艳,我想让你知难而退啊。

背靠着墙,她捏紧药盒,你最清楚,薄丞渊恨我才不跟我离婚。

顿了顿,她的视线掠过迟心妍右手无名指的钻戒,继续说:他既然公开你们的关系,就说明你迟早要上位的。等他解恨了,自然会放过我。

解恨?迟心妍嗤笑,丞渊为了我,删了会场的视频,还在提前在你跳舞要用的绸带上动手脚,现在你都不能跳舞了,他都没解恨。你说,我该怎么帮他解恨?

她声音发抖,你说什么?

怎么,难道觉得你摔下来是意外?迟心妍两指捏住她的下巴,语气讥讽。

是。

她当作意外。

甚至,她觉得薄丞渊让她跳舞,是念旧情。

你们还想做什么?她麻木地问。

手机震动,迟心妍身子一歪,整个人摔下楼梯,滚过几层台阶才停下。原本就穿着病服的漂亮女人,现在衣衫不整,发丝凌乱,别提多惹人怜爱。

江拂晓冷冷地问:你又在发什么疯?

是该我问你,你又在发什么疯!赶来的薄丞渊双目猩红,厉声质问,你害死丞星,现在还想害死心妍吗?

双腿虚软,江拂晓滑倒在地,凄声,是我!全都是我!你满意了吗!薄丞渊。

我凭什么满意!薄丞渊突然烦躁,胳膊高高扬起。

身旁的赵玉适时提醒,薄先生,先带迟小姐去看医生吧。

薄丞渊看了眼气若游丝的迟心妍,忽然想到当年奄奄一息的薄丞星,蓦地心软,大步下楼,弯腰抱起迟心妍。

再一次,薄丞渊抱着迟心妍路过江拂晓。

可这一次,她下了决心。

我们离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