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来时暮色降临第6章 如果我走在线阅读全文

苦涩的药味漫开在舌尖,钟意不想咽下去,但穆以琛一颗一颗塞进来,还灌了她大半杯水。

腹部的绞痛加剧,钟意痛到耳鸣。

她翻过身,趴在床上,木然的抠着嗓子眼。

她好像能感觉到,她和穆以琛的孩子,正一点点流逝。

呛得脸颊通红,她砸在床上,目光涣散,穆以琛,对不起,是我错了。是我痴心妄想。

注定要死的人,为什么觉得能生下孩子,能把孩子当救赎呢?

早就在婚姻里走远的男人,为什么要念念不忘呢?

穆以琛,我们离婚。别墅是我的,请你带着你的***,离开我的别墅。

穆以琛冷漠:如你所愿。

一周后,钟意跪在浴缸前,扯出瓷砖缝隙的落发。

穆以琛害死他们的孩子后,彻底厌倦她,带着林筱雅离开别墅,再没回来过。

虽然他们没有正式离婚,但已经开始分居。

听到手机铃声,她没有动的想法,又揪起攀在浴缸上的长发。

这几天,似乎要把她一生的头发都给掉光!

手机铃声停了,没过两秒又锲而不舍的响起。

钟意听不得这声音,开始头疼。

但对方似乎存心跟她博弈,持续不断的打。

她烦燥,扶着浴缸站起,跑到卧室拿起震动的手机。

来电显示是以琛,她停顿半秒,接起,穆以琛?

他是缺钱了,还是惹事了?

流产后,她甚至没找医生,浑身是血的逃回别墅,更别提做手术的事情。她隔绝外界的眼一切,每天做着无聊又细致的事情,等着死亡来临。

再次想到穆以琛,她居然不恨了。

每个辗转难眠的深夜,她都希望穆以琛在她身边,哪怕只能听到他的呼吸声,她都满足。

钟意,你的野男人找我麻烦,我现在在警察局!

穆以琛这种几乎颐指气使的口气,让钟意以为回到了几年前,他还是跟在她身后喊她姐却霸着她不准她谈恋爱的男孩子。

以为她装死,穆以琛不耐烦的重复:钟意,我在警察局,被苏远害的!

钟意扯动喉咙,好,我来。

上次苏远和穆以琛不欢而散,她怕苏远真要用法律武器对付穆以琛。穆以琛年轻气盛,尤其容易冲动,在警察局绝对不是苏远的对手。

不照镜子,她也能想象到如今病弱苍白的自己。

帽子、围巾、手套,长外套,遮得只露出半张脸,她才背上包赶去警察局。

苏远在医院碰到穆以琛和林筱雅,估计穆以琛还在气苏远给他戴绿帽子,又把他打得头破血流。

这次钟意不在,苏远果断报警。

穆以琛心里有气,恶意找来钟意。

钟意毫无意外地恳乞苏远放过穆以琛,穆以琛眉目凌厉,藏不住得意。

穆以琛满腔怒火无处发泄,又心疼钟意将死的卑微,最终放弃。

钟意试探的牵住穆以琛的手,他没抗拒,她贪婪的握紧。

冷风刮来,她踩在台阶上,拿出叠好的手帕,专注轻柔的擦拭他嘴角的血。

穆以琛不太自在,但是没躲,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僵着表情不动弹,也不去看钟意的温柔。

她目光缱绻,自然而然的,以琛,如果我走了,你照顾好自己,知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