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念成婚小说完结版 谢皖江初依在线阅读

《念念成婚》精彩选段

在路口等红灯的时候,他转头看她睡梦中的侧脸,直到交通灯跳转都没有察觉,而他身后再没有其他车,等他回过神来,倒计时已是最后几秒钟。

傍晚他等穆西瑭睡下就走了。

他本想回工地看一眼,途中收到宋钊的电话,他说初依几个小时前来过,他按照吩咐诱导她去了中心医院,顺利的话她应该已经知道穆西瑭的存在了。

谢皖江挂了电话再三思量,调头去了望海潮,果然不出所料,看到初依脚步踉跄,浑身酒气。

他莫名就有些心疼。

从前她的头发长至腰间,说话轻声细语,别人随便一个玩笑就能把她的脸惹红。如今她却剃寸头,在望海潮那种地方工作,每天与三教九流打交道,不怵分毫。

这么多年过去,她与从前判若两人,可是心里想什么都写在脸上这一点却没变。

如果没猜错,她应该吃醋了。

跨江大桥到了深夜散发着银辉般的光芒,它位于江城的中轴线上,江岸两侧住着生于斯,长于斯的江城人,如果把车停靠路边,站在岸旁还能看到星点的渔船。

谢皖江穿江而过,等他把车开到工地,天空纷扬飘落今冬的第一场雪。

他想,冬天来了。

这场雪势头不大却断续下了一夜,初依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工地临时搭建的简易宿舍中,正是那日谢皖江帮她涂药的里间,小小一张单人床上压着绵软的冬被,一夜宿醉,很多事她都没有印象,更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在此处。

窗外银装素裹,房间寂静无声,她揉了揉酸痛的太阳穴,摸出手机看了眼时间,才六点多,工地因为雪天还未开工,她隔窗望去,到处白雪皑皑。

她想去外面看雪,走出里间却看见屋外的公共长桌上趴着一个人,是谢皖江。

电暖器被他挪到了里间供她取暖,而他穿着羽绒服就这么将就了一夜。初依看见他身下压着一张图纸,走近才辨认出这是未完的设计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