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知意顾西洲小说名字 谁言西洲不知意完整版阅读

《谁言西洲不知意》节选免费试读

顾西洲将外套脱下来扔在她身上,乖乖下来,我不碰你。

许知意也不再别扭,她也不想穿的这么暴露进龙潭虎穴,乖巧穿上了,顾西洲让她怎样她便怎样。

走上二楼,佣人推开一扇门。

许姑娘,您在里面稍等,洲哥忙完这阵就过来。

许知意点头,她好奇从三楼向下俯视,只能看到顾西洲的头顶,他手里捧着电话,听不清在讲些什么。

沙发上站着的一排人,看起来都比顾西洲年纪大,尽管顾西洲表情无悲无喜,但手下个个畏畏缩缩的,生怕他哪会发怒,连呼吸都是小心翼翼的。

许知意觉得好笑,随口问了句,你们洲哥脾气很大吗?

佣人一愣,他从不冲人发脾气,他就动手。

顾西洲混混出身,他吃了不少苦,能做到今天的位置都是靠手段和实力爬上去的,绝不是一朝一夕的运气,只有他比别人狠才能坐稳老大的位置。

这份狠毒和毅力,许知意还挺佩服他的。

许知意走进房间,才发现是间卧室,还是间有人住的卧室,阳台旁的书桌放着几份文件材料,还有许多书,衣柜里的衣裳清一色全是男人的。

有几件许知意觉得眼熟,伸手挑出来一看,竟是顾西洲的。

这是顾西洲的卧室!

许知意感到不妙忙往外走,只是门却被锁住了,她试图拨弄了几下,却是徒劳。

她拉开窗子试图翻窗逃跑,院子和门口都站着保镖,戒备森严。

完蛋了。

许知意握紧了窗帘,她后悔自己听信顾西洲的话,更后悔自己来了这。

门咔哒一声开了,顾西洲走进。

许知意注意到他换了睡袍,几缕湿发垂在额前,沐浴后的薄荷清香不动声色潜入她的呼吸。

更要命的是他只系了三枚扣子,胸膛的肌肉明显,坦荡暴露在空气中,随着他的心跳起伏。

许知意别过视线,有些不自然侧过头。

怎么不看我?他上前挡住她视线,纽扣没扣,明显是故意的。

许知意没吭声,不动声色后退。

他却大步一跨扯她入怀,灵巧剥掉她肩上的披着的衣裳,见她弓起手搪塞,他便离得她更近,鼻尖贴上她的脸颊。

等急了吗?温柔的语气像在安抚情人,又像在逗弄猎物,醇厚的嗓音说不出的撩人。

许知意惶恐躲避,墙壁上他们的影子亲密拥抱着。

可实际上是只有他抱着她。

只是不知怎么了,也许是夜色撩人,也许是被他抱的习惯了,她并没有想象中的反感,只有漫漫的惊慌,她怕沈岳桓去而复返发觉她和顾西洲不正常的接触,她怕审阅换就的猜忌怀疑,她怕沈岳桓不要她。

他身子滚烫,炙烤着她。

我想回去。许知意冰凉的全身,上上下下的细胞齐齐抗拒着她的温度。

回哪里?他明知故问。

许知意皱眉,我是少帅的女人,自然要回到少帅身边。

以上内容摘自小说《谁言西洲不知意》,作者是钟耳,主角是许知意、顾西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