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为凰腹黑陛下强宠妃第4章 秋后算账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楚天凌望着极力想要隐在群臣中间的沈轻岚,唇角勾起一抹邪肆的笑。

这几日,每到退朝时,她总是慌不择路的离开,楚天凌怎会不知,她在避着他。

陛下!

如今这天下太平,军中士兵日日能做的只有在营中操练,哪有什么军务要商讨的?

沈轻岚认命的折回身,对楚天凌躬身作揖。

楚天凌踱步到了沈轻岚的跟前。

他凤眸微眯,目光倏的凌厉了起来,沈爱卿,你这几日似乎在躲着朕?

陛下,微臣不敢!

楚天凌未示意她免礼,沈轻岚便只能一直保持着作揖的***,看着眼前的金丝绣龙靴,她眼底划过无奈。

她就知道,这几日躲着楚天凌,他定会秋后算账的,这不,现在就来了!

嗯?不敢?

一声冷哼,楚天凌语调上扬,凤眼微眯,眼神以为不明的看着沈轻岚。

既然不敢,那今日你便陪朕一道出宫。朕听闻,今日望江楼有诗会,朕甚感兴趣,你陪朕一道去瞧瞧!

话锋陡然转变,楚天凌浑身冷意悉数敛去,唇角噙笑,伸手虚扶了一把沈轻岚。

沈轻岚微微错愕,她以为楚天凌将她留下,该是要训斥她的!

怎么?你不乐意?

见她表态,楚天凌皱眉,有些不悦了。

微臣领命!回过神,沈轻岚恭敬应道。

领了命,她便只能在宫门口等着回去换常服的楚天凌。

沈轻岚换好马车里备用的青竹绣纹的月白锦袍时,已经换好常服的楚天凌带着李连也到了。

他一身金丝暗纹云锦袍,腰间配着一枚飞龙乘云的羊脂白玉佩,身姿挺拔,气宇轩昂。

沈轻岚与楚天凌面对面的坐在一辆马车里,很快就到了闹市。

小贩叫卖声,不绝于耳。

砰,一声巨响。

马匹嘶鸣,疾驰的马车,骤然停下。

沈轻岚猝不及防的,冲进了楚天凌的怀里。

瞬间,沈轻岚被浓烈的男子气息包裹,她脸颊充血,通红一片,身体也紧绷了起来。

后知后觉,才发现楚天凌的手,覆在了她胸前,沈轻岚当即跳起身,神色慌乱的推开楚天凌,陛、陛下,微臣无意冒犯了,还请恕罪!

楚天凌垂下的手,不自知的缩了缩,他还在为刚刚手中的触感,感到奇怪,他凤眼微眯,目光幽深的盯着沈轻岚,轻岚,没想到,你的身体竟这般柔软!

刚被沈轻岚扑得满怀,楚天凌还从来不知道,一个男人,身体竟会像女人一样,不仅柔软,还带着一股幽香。

如果,不是与沈轻岚相识十几年,楚天凌都要以为,她就是个女子!

沈轻岚双手紧攥成拳,故作镇静的转移了话题,陛下,离望江楼还有一段路程,不若微臣陪陛下下盘棋,解解闷?

沈轻岚心里是忐忑的,也不知楚天凌有没有怀疑她是女子。

楚天凌没有深究,神色慵懒的又靠在软塌上,只是,他心底总有一种怪异的感觉,挥之不去。

幽幽的目光,时不时的落在沈轻岚身上。

沈轻岚从暗格中,将棋盘和棋子取了出来,在小案上摆好。

轻岚,现在不是在宫中,唤我名字即可!

睨了眼正襟危坐的沈轻岚,楚天凌对她那时刻保持着君臣之礼的态度甚是不满。

这样,总让他觉着,他们之间,除了君臣关系,就再也没有其他的关联。

明明他们相识有十几年!

明明,在还未登基之前,他们亲密无间!

想到这些,楚天凌又有些烦燥了。

沈轻岚抿唇,沉默了片刻,道了句,少爷!

以前,楚天凌还是皇子的时候,在宫外,沈轻岚喊的就是少爷。

也罢,少爷总好过陛下,至少楚天凌知道,她还记着以前的事。

两个人一盘棋结束,望江楼也到了。

望江楼,临江而立,景色宜人,是文人墨客常年聚集品诗作画的之地。

今日有诗会,来往的人极多,江面上,游船画舫更是不少。

两人来到了望江楼的三楼。

表哥?一道清扬宛若莺啼的少女声在人群中陡然响起。

闻声望去,只见秦浅青一脸诧异的走了过来,她的身后,苏静蓉紧紧跟着。

表哥,你不是说军务繁忙,脱不开身的吗?怎么今日又过来了?秦浅青不赞同的看着沈轻岚,眼底闪过顾虑。

这该会让苏静蓉产生误会了!

将军!苏静蓉眉眼带笑,向沈轻岚微微屈膝行礼。

微微颔首,沈轻岚递给秦浅青一个无奈的眼神,本是有事的,临时陪一位朋友过来。

听到她的话,秦浅青和苏静蓉不约而同的将目光转向了一旁的楚天凌。

乍一见到楚天凌这般气宇轩昂、天人之姿的男子,秦浅青神色微怔,眼底闪过惊艳之色,却很快回过了神。

这通身的气派,贵气逼人!秦浅青微微思忖,心底便猜出了楚天凌的身份,当即脸上露出恭敬之色,正欲行礼,沈轻岚出言提醒道,唤少爷即可!

浅青,见过少爷!秦浅青毕恭毕敬的行了一礼。

见过表哥!

苏静蓉甚是聪慧,听到沈轻岚的话,当即从善如流的和秦浅青一样,行了一礼。

听见苏静蓉说话,楚天凌眸光微暗,眼底闪过幽光。

苏静蓉钦慕沈轻岚,去将军府日渐频繁的事,他知道。

轻岚是她能肖想的?

心中冷哼一声,楚天凌看苏静蓉的目光越发冷厉了,周身寒气肆溢。

沈轻岚神色怪异的看了眼楚天凌,暗自奇怪,他这是怎么了?

心思全在沈轻岚身上,苏静蓉浑然不知楚天凌对她的敌意,可后背却仍觉着一阵寒意划过。

将军,不如到我们的位处坐一坐,这诗会还有一会开始!

苏静蓉她们的位处,是东面靠近窗户的那处,透过窗,刚好可以看到来往的游船画舫,隐隐的有丝竹声传来。

将军,小女听闻浅青说,将军在诗词之上造诣极高,不知今日小女能不能有幸亲见将军佳作?

苏静蓉的声音略带羞涩,目含期待之色的看着沈轻岚。

随着她的话音落下,沈轻岚又瞬间感觉到,周围的空气冷了几分,不用想便知是楚天凌在释放冷气。

也不知他今日是怎么了,说来诗会的是他,现在阴晴不定的也是他!

莫不是,他不喜欢苏静蓉与自己说话?

怪苏静蓉冷落了他?

微微思忖了片刻,沈轻岚一脸歉意的看着苏静蓉道,苏小姐谬赞了,在下一个舞枪弄棒的粗野鄙人,不懂诗词!再且,论诗词的造诣,当是少爷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