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轻岚楚天凌古代第8章全文完整章节阅读

楚天凌说话时,那温热的气息,悉数扑在了沈轻岚的脸上,顿时,她的脸颊就有些发烫了。

不动声色的后退了一步,沈轻岚神色恭敬如常,陛下,微臣愚钝,不敢妄自揣测圣心!

楚天凌在她面前总是自称为我,但沈轻岚不敢逾越半步。

轻岚,我倒是希望你能多揣测揣测我的心思!将沈轻岚细微的动作尽收眼底,楚天凌眸光晦暗,意有所指道。

他眼眸幽深,目光太霸道,还带着强烈的侵略性,这不该是一个天子看臣子的眼神。

沈轻岚不敢直视楚天凌。

陛下,你是君,末将是臣!

不管楚天凌是什么心思,沈轻岚作为臣子,君臣之礼就需要时时谨记遵从!

轻岚,不是这样的!以前,我们一起习文练武、嬉戏玩闹、同桌用膳,甚至同床就寝

将沈轻岚的手牢牢抓在手中,楚天凌神色热切,我希望,我们还能像以前那样的亲密无间。君臣之礼,在我们之间,全然不需要!

握着沈轻岚柔若无骨的手,楚天凌心中痒痒

他不禁垂眸细细打量,她的手白皙细嫩,指尖圆润,指甲颜色粉淡,握在手里柔软的像摸着一块豆腐,根本就不像是一个将军该有的手,反倒像闺阁里的千金才有。

楚天凌心生异样,惊叹道,轻岚,你的手真好看,像女孩子的手!

沈轻岚心中大惊,清冷的面容,闪过一丝慌乱,迅速将手抽离了出来,背在身后,陛下莫要开玩笑,微臣一男子,手怎么可能会像女子的!

陛下,当年,是臣年幼无知,不知礼数。陛下不曾怪罪微臣,实属万幸。如今,陛下贵为天子,臣万万不敢再有半点逾越,还望陛下恕罪!

见她一副噤若寒蝉、急切的想要划清界限的模样,楚天凌剑眉微蹙,心中甚恼。

心下却又烦恼,不知该将她如何是好?

楚天凌知道,他对沈轻岚生出了不该有的心思,却该死的无法忽视!

她,芝兰玉树般的人物!自己怎该有那般龌龊的心思?

楚天凌的心情十分矛盾。

氛围变得有些尴尬,沈轻岚感觉置身火烤,楚天凌看她的眼神太过热切了,让她想要逃避。

咳咳。沈轻岚不自在的清咳了一声,陛下,若无其他事,臣恳请退下!

马上就到午膳时间了,轻岚,你陪我下盘棋,午膳就在宫中用!

楚天凌眸光微闪,他并不想这么快就放沈轻岚离开。

陛下,君臣有别,微臣岂能留在宫中用膳?还请陛下允许微臣告退!沈轻岚垂眸,眼底闪过一丝无奈。

沈轻岚,这是圣旨,你想违逆不成?沈轻岚的推托,让楚天凌心有不悦。

微臣不敢!砰的一声,沈轻岚跪在了殿上。

见此,楚天凌心中恼意更甚,自己已经放低姿态,迁就于她,她却如此不愿,不领情面,当真是要与自己划清界限吗?

楚天凌凤眼微眯,看着沈轻岚冷声道,沈轻岚,你就这么喜欢跪着?

回陛下,君臣之礼不敢忘!

沈轻岚的话,真是让楚天凌有些头疼,开口闭口不忘君臣之礼!

她就非要与自己唱反调?

楚天凌拿沈轻岚真没有办法了,也懒得管她那满口的君臣有别,她爱说就随她说去,他就当没听见。

见楚天凌不语,似乎妥协了,沈轻岚唇角几不可见的勾了勾,低垂的眸子里,闪过一道晦暗不明的光芒,小心翼翼道,陛下,微臣有一言,不知该讲不该讲?

讲。将棋子放下,楚天凌神色意外的睨了她一眼。

这是她今天,第一次主动与他说话,楚天凌很好奇,她究竟要说什么。

陛下,臣以为,陛下确实该选妃了!沈轻岚清冷说道,此刻的她,似乎一点都不害怕楚天凌发怒。

沈轻岚!楚天凌怒声而起,手中棋子啪的一下丢在了棋盘上。

陛下,您虽不愿,却不得不面对,前朝后宫本就息息相关的事实。您若一日不选妃,这朝中官员便一日不安,便不能尽心尽忠,这于国、于陛下都是不利!

似乎有理有据,可沈轻岚提及此事,真正的意图,也只有她自己清楚。

楚天凌怒极反笑,那你呢?朕若是不选妃,你就不尽忠了?再且,朕选妃,于你又有何益?竟让你如此不知死活的劝谏朕?

微臣只是为陛下考虑。沈轻岚诚惶诚恐的从座榻上起身,又跪在了楚天凌的脚边。

楚天凌怒不可遏,伸手钳住了沈轻岚的下颌,让她无法避开他的目光,好一个为朕考虑!那你可曾考虑过朕是否有喜欢的人?你又可曾考虑过朕对你是什么感情?

一字一顿,楚天凌厉声的质问就如带刺的鞭子,鞭笞在沈轻岚的心上,疼痛的让她脸色有些发白,而他那炙热的目光,更是让她坐立难安。

楚天凌的话,她不敢深想,哪怕心底存有一点一点的奢望,在三纲五常面前,她都不能有丁点的非分之想。

陛、陛下

哑然无声,她不知道此时该如何回应楚天凌。

她的大惊失色、惶恐不安,让楚天凌终究拉回了理智。

松开了她的下颌,楚天凌又恢复了惯常的冷酷,沈轻岚,说来,你也已经是弱冠之年,朕也不见你成亲啊?

成亲?

沈轻岚垂眸,心中泛起苦涩,这辈子她恐怕都成不了亲!

她一个假男人,如何能娶妻生子?

陛下,微臣军中繁忙,无心家事!若真要成亲,微臣也只想找一个心爱之人,像微臣的爹娘一样,一生一世一双人!

帝都人人皆知,老将军沈冀一生只娶了一位夫人,夫妻两人琴瑟和鸣、恩爱有加!

老将军战死沙场之后,夫人便殉情追随了去。

沈轻岚的话,让楚天凌心口一滞。

原来,她想要的是一生一世一双人!

一想到,在以后的某个时候,沈轻岚会遇到那个心爱的人,他们琴瑟和鸣、举案齐眉,楚天凌的心底就无端生出烦躁之意,他一点都不想看到那样的情景。

出去。突然厉喝,案上的棋子连同棋盘一起,悉数被楚天凌拂到了地上。

此刻,他浑身都充斥着暴戾气息。

沈轻岚心头一颤,拧眉,完全不明白楚天凌怎么就突然变了脸色,她却也毫不犹豫的退出了甘露殿。

他此时发怒,对沈轻岚来说无疑是让她摆脱了困境!

刚刚,她突然提起选妃之事,便是想要楚天凌动怒,她好离开罢了!

他对她的试探,那般明显,若不想办法脱身,只怕楚天凌会对她做出出格的事情来。

沈轻岚不是怕楚天凌会如何对她,她怕的是世人会对楚天凌生出非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