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她心底陆封寒是一束光第4章全文阅读

陆菲一直对她不错,她却因为不待见陆蓉,对她也亲近不起来。

她跟陆蓉的矛盾也越来越大,但凡同时出现,时常闹的不欢而散,搁在自家闹也就算了,有两次还被外人看了笑话,老太太为这事没少头疼。偏偏她跟陆蓉一个比一个倔,让其中一个低头认错简直比登天还难。

不过有点小摩擦,就闹成这样,当真有意思吗?

陆瑶不想再跟她争吵下去,但也不想纵着她,她弯了弯唇,轻描淡写道:菲姐姐心善才对大家一视同仁,我们尚且记得菲姐姐的好,你这个嫡亲妹妹反倒不体谅?

陆蓉恨的跳脚,谁说我不体谅?你少污蔑人。

陆瑶但笑不语。

陆蓉看了她一眼,又看了姐姐一眼,气的跺了跺脚,哼了一声闭上了嘴巴。

*

接下两日,陆瑶便一直留在竹林轩养病,老太太特许了她不用请安,她每日睡到自然醒,不用读书也不用学女红,简直不能更逍遥。

陆瑶倒也不是一直闲着,这两天她一直想着做生意的事,打算尽快提上日程,她虽然手里没多少银钱,却有不少首饰,随便一件拿出去都能卖不少银子,陆瑶觉得与其便宜了魏雪馨还不如卖掉几个,尽快盘个店。她都想好卖什么了。

人人都知道陆瑶画的一手好画,其实比起作画,她更爱制香,小小年龄就练就了识香辨人的本领,长大后调出的香不仅色泽好看,味道更是沁人心脾,尤其是待在蒋府的那两年,她调出的香,连一些老师傅都自叹弗如,不少贵女找她讨要。

这事陆瑶却一直瞒着蒋氏。真正的大家闺秀,哪有专门钻研这个的。被蒋氏知道了,少不得要数落她。

其实,时下对调香很是追捧,不少贵女家里都请了师傅专门教这个,镇北侯府也是一等一的侯府,自然也请了,不过调香玩的不过是个雅兴,真拿它当做本领,却只会被人当笑话看。

陆瑶因为喜欢这门课,是除了陆菲外学的最用心的一个,她也有这个天赋,旁的人能识出三种味道时,她已经识别出了七种,有天赋不利用才傻。

所以这一世,陆瑶想开个香料铺子,上一世那些贵女们就喜欢不已,她就不信没人买。话说回来想开铺子得先筹到本钱才行。

正在她愁眉苦脸时,芸香走了进来,姑娘,今日还是早休息吧,明天还要给老夫人请安,一早就得起来。

陆瑶叹口气,点了点头,好吧。

丫鬟们鱼贯而入,一个端着刚打好的温水,一个拿着洁面用的油膏,还有一个拿着干净的布巾。

陆瑶喜欢自己动手洗脸,取了油膏便认真清洗了起来。洗完脸,她坐在梳妆台前耐心擦脸,她手里的香膏是自己用麻油、香料以及鲜花等配制而成,添加的最多的是蔷薇花。揉到脸上后,一股淡淡的蔷薇花扑鼻而来,好闻的紧。

她闭上眼睛,惬意地嗅了一下,芸香起身将香膏收了起来,眼睛不由落在了陆瑶的侧脸上,只觉得自家姑娘真是越长越漂亮,就连这皮肤都比旁人细腻光滑。

难怪表少爷落在她身上的目光越来越移不开。

*

第二天一大早陆瑶就被芸香喊了起来。

她现在已经好的差不多了,自然得去祥木堂给老太太请安。

祥木堂内。

一个满头银发的老太太正坐在木榻上,她一身简单的花纹服,头发全盘了起来,带着一个抹额,略显浑浊的双目透着一丝睿智,正是陆瑶的嫡亲祖母丁氏。

见陆瑶走了进来,她便招手朝她唤道:瑶瑶,快到祖母跟前来。

陆瑶跑过去一头扎进了她怀里,抱住了她的腰蹭了蹭,祖母,我好想你。

今日是她重生后第一次见到祖母,想到她嫁入蒋府的那两年,老太太的身体越发不好,有一次病情之凶险,差点撒手人寰,陆瑶的眼泪便不受控制的落了下来。

虽然祖母挺了过来太医却说以她的身体只怕没几年活头了,那个时候陆瑶才知道,最近几年祖母时常头疼,不过是怕底下人担心,才一直瞒着。

傻丫头,怎么哭起来了?老太太的声音极为和蔼。

小丫头哭的梨花带雨的,抽搭着出不出话。

见她越哭越伤心,老太太心都要碎了,是不是落水时吓坏了?昨天我就想去看看你,奈何被琐事绊住了脚,快别哭了,有什么事就跟祖母说,你这一哭,不是要我的命吗?

老太太是真心疼她,眼底也含了泪。

祖母,您别哭,我就是梦到您三天两头的头疼,心底难受,您是不是真头疼了啊?要是不***一定要告诉我们才行,不能总瞒着。

老太太心底咯噔了一下,不动声色扫了一眼她的大丫鬟竹心,竹心轻轻摇了摇头,老太太心中稍定,只当是她真做了梦,祖母一切都好,瑶瑶不担心。

她平日里一向严肃,也就陆瑶打小喜欢亲近她,祖母俩的感情一向深厚,想到双胎之间,就有心灵感应一说,老太太还以为小丫头是太过惦记她,才梦到了此事。

老太太又哄了几句,祖母身体一向健康,瑶瑶别怕。

想到祖母才刚开始头疼,若是请名医医治,这几年再好好照料着,未必养不好,陆瑶才慢慢止住了泪,不让我哭也行,祖母必须得找大夫认真瞧一下,要好好注意身体才行。

老太太忙不迭地点头,好好好,祖母明天就请个大夫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