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她心底陆封寒是一束光第5章在线阅读全文

她眼底满是慈祥的爱意,点了一下陆瑶的额头,这么大了还跟小时候一样爱哭,羞不羞。

陆瑶脸颊微烫,嘟囔道:我又没搁外人跟前哭,祖母难道还嫌弃我不成?

老太太脸上满是笑,慢悠悠逗她,再嫌弃也是自家孙女,我能怎么办?

陆瑶忍不住笑了,卖掉吧,还能换钱。真真是掉进了钱眼里。

老太太可舍不得,陆瑶刚刚掉下来的泪珠儿,将她胸前的衣服都弄湿了,她也没见嫌弃。

若是被外人瞧见老太太这副慈爱的模样,一准瞪大眼睛。

她精明能干,严于律己,待人接物也趋于完美,是个极其可怕的存在,当初老爷子攻打北戎下落不明时,就是她一个妇人撑起了偌大的侯府,有人想要嫁祸老爷子通敌时,也是她提前发现异常,控制住了情况。连当今圣上都赞她一句巾帼不让须眉。

也只有陆瑶敢把她当成普通的老人对待。

老太太摸了摸她的小脑袋,眼神十分柔和。

祖孙俩正亲热着,大夫人便带着陆菲她们来到了祥木堂,见陆瑶又无耻地赖在老太太怀里,陆蓉撇了撇唇,摆明了瞧不上眼。

二房紧跟着到了,二爷是庶子,不是老太太亲生的,因为这个缘故,二房一向没什么底气,二太太郑氏请完安便站到了一旁。

大夫人请完安,便上前握住了陆瑶的手,笑道:你这丫头,可算好了,这次一落水,将老太太吓的命都没了。摆明了还是心酸,怨老太太偏心。

陆瑶低下头,乖乖认错,都是我不好,害祖母担心了。

大夫人秦氏出身于安国公府,是安国公府的嫡长女,样貌,身世,才情无一不出众,未出嫁时,她跟陆瑶她娘并称为京城双珠,不少公子争相求娶,最后两人竟然都嫁入了镇北侯府。

秦氏因为嫁的是嫡长子,身份便压了蒋氏一头。这一直是她的骄傲,她身下两子两女,子嗣也压了蒋氏一头,然而偏偏是三房最得老太太喜欢,偏爱么子也就罢了,对一个陆瑶也如此偏爱。

最让秦氏嫉妒的是三弟自打跟蒋氏成亲,身边就只有蒋氏一人。她夫君单得宠的妾室就有两个,明明嫁的不如自己,活的竟比自己舒坦,她怎能不恼?

秦氏一贯的精明,对蒋氏的嫉妒一直掩饰的很好。

见老太太衣服都湿了,她的眉头紧蹙了起来,娘的衣服怎么湿了?

问完,便扫了丫鬟婆子一眼,一个个就是这么伺候的?

她眼神冷厉,望着老太太的目光却带着关切,老太太挥了挥手,淡淡道:别大惊小怪的,本就没湿多少,一会儿就干了。

瑶丫头眼睛还红着,她看不出来才怪,不过借题发挥罢了,老太太心知肚明。

请完安,大家便离去了,老太太特意留了陆瑶跟几个姐妹一起在祥木堂吃饭。

祥木堂难得如此热闹,老太太脸上一直挂着笑。

见陆瑶的身体还有些虚,老太太又准了她再多休息两日,陆瑶高兴不已,打算明天就出去一趟,将几个首饰卖了。

她想出门自然得向蒋氏通报一下。

晚上一起吃饭时,陆瑶便跟蒋氏说了一下,她的借口是想替祖母挑选生辰礼。其实祖母的生辰礼她早备好了,不过是想给祖母一个惊喜,才一直瞒着,连蒋氏都没说。

身体刚好,就想着往外跑?蒋氏的眉头微微蹙了起来。

娘,我真的没事了,一直在家闷着,你也不怕把我闷出病来,我只是想去珍珠坊逛一逛而已,若是店里没有好东西我立马回来,行吗?

蒋氏不想心软。

娘,你就准了吧。陆瑶抱着她的胳膊不停地晃,蒋氏被晃的有些晕。

你让我想想。

见她松了口,陆瑶变本加厉地撒娇。

蒋氏一向疼她,没一会儿就妥协了,一个时辰必须回来。

陆瑶在她脸上亲了一口,笑嘻嘻道:我就知道娘最好了。

蒋氏推了一下她的脑袋,多大的人了,还这么不稳重。

再大,也是您女儿呀。说完陆瑶就兴奋地跑回了自己屋,我还有事,先回屋了,改天再陪娘说话。

跑的这么快,哪儿还有虚弱的模样?

蒋氏都想立马将她扭到夫子那里去。

陆瑶回到屋,就将自己不太喜欢的首饰拿出了几件。其中有两件是鎏金穿花戏珠步摇,玲珑点翠草头虫镶珠银簪,都出自珍珠坊,皆是前年最流行的首饰,每一副都价值千金。

陆瑶也清楚现在要卖掉,自然会贬值。她也没有更好的法子,她选好后便让芸香单独收了起来。

姑娘这是要做什么?

以后想制香卖钱,很多事都得亲力亲为,肯定瞒不过身边的人,陆瑶实话实说道:拿去卖掉。

芸香愣了愣,想到老太太的生辰礼花了她不少银子,芸香只当她缺钱了,姑娘再缺钱,也不能卖首饰啊,这些以后可都是姑娘的嫁妆。

陆瑶不在意的摆手,放着也是放着,我也戴不完,与其送给魏雪馨还不如卖掉换钱呢。

听完这话,芸香眼眸微动。

她本就不喜欢魏雪馨,觉得她小小年龄,太过有心机,之前陆瑶时不时送魏雪馨东西时,芸香就劝过她,现在见姑娘终于想通了,她不仅没再阻拦,眼底也多了丝欣慰。

陆瑶将她的神情看在眼底,叮嘱道:这事谁都不许泄露出去,知道吗?

芸香点点头,姑娘是需要用钱吗?若是不够奴婢那里还有些。

她上面还有父母需要养活,陆瑶自然没脸拿她的钱,想了想还是跟她解释了一下,用不多,我想开个铺子,能盘下一个店就行。

芸香吃惊不已,开铺子?

嗯,你瞧哥哥没钱时的憋屈样,我可不想混成他那样。

老夫人跟夫人如此疼您,还能短了您的吃穿用度不成?姑娘怎么突然想开铺子?

大夏朝虽然不歧视商人,也没有哪个大家闺秀跑去开铺子的。芸香尽管沉稳,也被她吓住了。

这事你知道就行,我已经打定了主意,你们若是还把我当主子,就听我的,不许质疑。见她态度坚决,芸香没敢再劝。

陆瑶之所以有这么强烈的赚钱欲望,不过是见了表妹成亲后所过的苦日子,被吓到了。

上一世,蒋静舒嫁的虽然是个探花郎,他人品却一般,还是个穷小子,这桩亲事也是他靠算计得来的,就是瞧中了她性格温顺,好拿捏。搬到京城后他连府邸都买不起,蒋靖宸虽然帮扶了不少,却不知道他们究竟穷到什么地步。

成亲没多久他就掏空了蒋静舒的嫁妆。因为怕花银子,大冬天的屋里连炉子都舍不得生,表妹的手满是冻疮。每次回想起那一幕,陆瑶就觉得心酸。

这一世,她一定要多赚钱。

身上没有银子,什么都要算计,魏雪馨不就是这样吗?

*

第二天陆瑶就带着芸香她们出了门。

快到珍珠坊时,车夫拉了一下缰绳,车子停了下来,陆瑶掀开帘子,朝前看了一眼,怎么停下了?

芸香去前面看了看,回道:姑娘,七王爷班师回朝了,刚进京城,前面都是围观的百姓,挡住了路。

七王爷是皇上一母同胞的弟弟,十四岁就上了战场,十年下来,战功赫赫,却也有人说,他手段残忍,在战场上徒手就能捏碎敌人的脑袋,令人闻风丧胆。正因为这个缘故他才在十几岁时就有了玉面阎王的称号,京城众贵女,但凡提起他都会忍不住打哆嗦。

前几年边境不太平,他自动请缨去了燕南关,一待便是七年。陆瑶记得七王爷这次之所以回来,是为了探望病重的太后,太后其实是装的,想到儿子二十四了,身边还没个知冷知热的,她便心疼的慌,见他迟迟不回京,无奈之下才装病,伙同皇上将他骗了回来。

他离开京城时陆瑶才七岁,早忘记他长什么样了,见他回来了,心底也有些好奇,想瞧瞧玉面阎王究竟有多吓人。小时候她娘见她不听话,就拿他吓过她。

陆瑶掀开帘子,满怀好奇地下了车。

姑娘,您怎么下来了?

陆瑶弯弯唇,笑眯眯道:也不知道需要等多久,反正也没多远了,咱们走着去吧。

她一向说一不二,芸香也劝不住,只得跟了上去。

陆瑶这次出来,带了三个丫鬟,两个婆子,几人便朝珍珠坊走了去。

人群里突然喊了一声,七王爷到了!

陆瑶是孩子心性,眼睛顿时亮了亮,拉住芸香和兮香便挤进了人群中,咱们也瞧瞧他去!

她身材娇小,成功地挤到了里面,果然见一队人马朝这边走了过来,走在最前方的男人,骑着一匹白色的马匹,他身材高大,五官俊美,整个人威风凛凛,逆光而来时,恍若战神。

正是七王爷,沈封寒。

陆瑶还从未见过这么俊美的男人,不由屏住了呼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