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珩温酒(温流)小说名字 首富娘子夫君要细养全文无弹窗

《谢珩温酒温流》小说免费试读

容生眸色如墨的看着他,一时没有开口说话。

心里却想着谢四这厮看着最是贪图安逸不靠谱,真遇到事了倒是挺警觉。

容兄,你别光在心里琢磨。谢万金见少年面色淡淡的也没什么反应,不由得开口喊了他一声,我问你话,你倒是应一声啊。

容生道:你如今身无分文,也没什么值得旁人惦记的,有何可惧?

谢万金闻言,顿时噎了一下。

不得不说容生说的就是实话,但即便是实话也不能说的这么直接啊。

四公子长到这么大,就没被人把穷字贴在脑门上过。

心下顿时就不乐意了。

他思来想去,开口反驳道:话也不能这么说,虽然咱们身上都没银子,但是我这条命还是很值钱的,还有你啊,国师大人的性命

谢万金说着,故意停顿了一下,还是有不少人惦记的不是?

容生闻言,不由得有些好笑,唇角不自觉的微微上扬,那侯爷倒是说说,他们是冲你来的,还是冲我来的?

嗯谢万金还真认真的想了想。

过了片刻,他才开口道:我觉着应当是巧合。

容生听到这话,眸色凉凉的瞥了他一眼,顿时不想听他废话了,起身就要往走。

哎容兄你这是要去哪啊?谢万金连忙伸手拉了他一把,把人拉回来之后,直接摁回了椅子上,一脸正色道:外头危险。

少年抬眸看他,满脸的不以为然。

四公子有些头疼,还有那么一点着急上火,当即又道:我和你说认真的,比我们先来钱府的人,未必是冲我们来的,反而极有可能是另有图谋。

在帝京城的时候,这些个麻烦事一直都是长兄和三哥去做的。

谢万金只管做点他们交代的事就好,但是国师大人现在诸事不管,这出门在外身边又没旁人,反倒这所有的事都要四公子扛了。

说真的。

他有点不习惯。

但是又没法撂挑子。

毕竟容生比他还随性,这或许就是所谓的闲人自有闲人磨?

四公子在心里感慨了数声,但是和容生说话却越发的有耐心了。

以上内容摘自主人公是“谢珩,温酒”的小说,名字是《首富娘子:夫君要细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