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嫣陶昕承现代第6章好看章节在线阅读

姑娘,今日进宫,就让风翼和奴婢去吧,让柳儿歇歇吧。青枣给楚嫣梳着乌黑的长发,正在犹豫要不要扎个妇人髻呢,毕竟姑娘已经嫁人了啊。

嫣儿起了啊!陶昕承一身黑色蟒袍,精神焕发的回来了。看着青枣给楚嫣梳起的发髻,不由得满意的笑了笑,过来拿起了首饰盒里的一只金簪,插在了楚嫣的头上。

这是母妃的物件,你的带着。楚嫣抬眸看着那支簪子,记起来了,那是贤妃给她带上的,她都忘记了,贤妃是要她改口叫娘的时候,就给她插上了,那是一支精巧的玲珑金珠簪,很是精巧呢。

用了早饭,楚嫣跟在陶昕承身后,出了王府大门,上了带有承王标记的马车,去往宫里。今日是要进宫给皇上敬茶,也要去给贤妃敬茶的。楚嫣亦步亦趋的跟着陶昕承,记起了上一世,她也是去给云妃敬茶,皇上说不见,云妃也只是让她过去,接受了她的敬茶,给了她些子礼物,也就算完了。现在想来,一切都会死注定了的,只是她傻,看不出来而已。

楚嫣眯着眼睛看着湛蓝的天空,上一世进宫敬茶,她也是这么,规规矩矩的跟着陶祁身后,亦步亦趋的前往云妃的宫中,只是一路上的宫女们,却都只给陶祁行礼,现在想来是没有一个人,承认过她的存在的,只有她自己傻乎乎的,还感觉良好的,自认为嫁给了良人。良人么?楚嫣轻斥了一声,抬眼就看见陶昕承的脸,在眼前放大,都可以看的见他眼里自己的影子了。

本王的小王妃在想什么呢?怎么一副不情愿的模样了?是不是嫌本王没有照顾好,我的小王妃呢?陶昕承说着,很坦然的低头,啄了一口楚嫣的红唇,还很自然的***了***自己的唇瓣,那模样要多妖媚有多妖媚,看的楚嫣都有些晕迷了。

王爷,这里是楚嫣有些羞哧了,这人来人往的皇宫里,这么做的后果是什么,他是不知道么?

有什么?嫣儿现在是本王的王妃,谁敢指摘?陶昕承霸道的,揽住了楚嫣的肩臂,带着她往前走。

此刻陶義已经下了早朝,正在御书房等着他们呢,路全福早就潜了人来说过了。

五弟!陶祁突然出现在了宫道上,静静的看着陶昕承和楚嫣的亲昵,眼眸里满是化不开的情绪。

二哥怎么这么清闲?是在等我呢?还是等着你的准王妃呢?好像今日没有传苏大姑娘进宫吧?陶昕承没有放开楚嫣,反而搂的更紧密了,看向陶祁的眼眸里,也清冷冷的没有温度。

等你!五弟,本王知道,你今日要带弟妹给父皇敬茶,所以过来了。陶祁觉得没有必要隐藏什么了,他的婚事都是贤妃在做主了,苏家的女儿,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不过是母妃看好的,他没有资格推却。

有事么?陶昕承很是奇怪,陶祁可从来没有这么爽快过的。

昨日抱歉,因为母妃病了,没有去你的给你贺喜!今日补上,不为过吧!陶祁深吸了口气,云妃有病?都是假的,就是不要他去参加陶昕承的大婚,说什么皇上心里看重的是陶昕承,他已经没有地位了。还说什么,陶昕承该死,敢和他抢人,抢地位了。

陶祁觉得自己的母妃就是疯了,什么话都敢说?这要是让人听见,让父皇起了疑心,别说他会不会被取缔王位,只怕她的性命也保不住了吧?还有云家,还敢出来要在朝堂抢官职?陶祁觉得云家是被自己的自负给毁了,没救了。

二哥这话说得,云妃娘娘没什么大碍吧?陶昕承轻笑了笑,他怎么不知道云妃玩的把戏,不过她忘记了,陶祁的婚事,可是自己的母妃在筹备呢。

这个是送给你们的新婚礼物,别嫌弃了。陶祁说着,拿出了一只锦盒给了陶昕承,在经过楚嫣的时候,他顿了一下脚步,仔细的看了看楚嫣,抬脚走了。

陶昕承低头打开了锦盒,看着里面的一对精巧的短刃,不由得锁紧了眉峰,抬头看向了那个孤单的背影。

怎么了?楚嫣也凑了过来,不过在看见那一对短刃的同时,变了脸。如果她没有记错,这个应该是陶祁的随身之物,为的是利刃短小锋利,也好藏在身上。

楚嫣是见过的,而且还曾经讨要过,只不过最后一次,见到这一对短刃,却是在林芳如的手里,她用它逼楚嫣答应,她的为她让路,而楚嫣自请降为侧妃。那一次楚嫣迫于无奈答应了,却在云妃的宫里,听见了云妃说的话,这一切都是在为他们的基业打基础。而那份基业里,从一开始就没有她的份,因为她是忠勇侯的女儿,是他们利用的棋子而已。

嫣儿,怎么了?脸色怎么。。陶昕承被楚嫣瞬间惨白的脸吓住了,手里的锦盒丢给了风翼,自己伸手抱住了楚嫣绵软的身子。

我,只是,喘不上气来了。楚嫣说着,把脸埋进了陶昕承的胸前,不愿再看任何人和事了。

没关系,先去母妃哪里,休息一下,再去见父皇吧。陶昕承不由分说的抱起楚嫣,大步就往云妃的聚贤宫走去。

王爷,这里是皇宫,还是让我

不要动!管他是哪里呢!你是本王的王妃,谁敢说什么?陶昕承冷眼看了看四周,来来往往的宫人们,却一个个低眉顺眼的,没有谁敢看他们这边的。

承,我就是

皓轩给你的药呢?去母妃哪里歇一会,再去给父皇敬茶不迟。陶昕承急匆匆的抱着楚嫣跑了起来,他记得田皓轩说过,只要楚嫣不***,就要尽快用药,要让她歇着,她的病痛,一刻都耽误不得。

母妃,嫣儿不***了,让她先歇会儿。陶昕承几乎是用跑的,进了聚贤宫就大呼小叫了起来,惊得贤妃和李嬷嬷从内殿出来,看着陶昕承竟有些慌乱。

母妃不用担心,是承大惊小怪了,楚嫣是有些不***,没有

住嘴!嫣儿,不要再说话,静静的休息!陶昕承把楚嫣抱进了偏殿,安置在了床上,从楚嫣怀里取出了药瓶,倒出了一粒丸药,放入了楚嫣的口中,又接过李嬷嬷端来的水,亲手慢慢的喂进了楚嫣的口里,看着她逐渐平稳的呼吸,才舒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