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暖的幸福第2章全文精彩阅读

靳封去云天路,起码三两天内不会回来。

早上温暖捏着小勺子搅弄碗里的豆浆,电视里正在播放上周在瑞典举行的产业安全峰会。

镜头下的靳封器宇轩昂,优雅冷峻,拒人于千里之外。

时间仿佛没有在这个男人身上留下痕迹,只是平添沉稳凌厉,像高耸如云的山脉,让人不自觉想要依靠,又害怕想逃离。

温暖知道这具精悍的身躯所蕴含的爆发的力道。

她又一次想起昨夜男人胸膛压着她的,将她推挤到墙上,灼热呼吸仿佛还在耳边吞吐。从耳根到脊背一阵发麻。

电视里,记者锲而不舍追问:靳先生,夫人没有陪您来吗?

靳总裁宠爱夫人的名声在外,众人皆知。

宠妻如命的靳总裁也从不吝啬在任何场合,任何时机对夫人表白撒狗粮。

但这次却没有。

男人跨步上车,伟岸的背影消失在车门里。

***的秘书格挡在记者前面。

麻烦让一让,靳总不接受采访。

女秘书五官靓丽,尤其是眼睛,上扬丹凤眼,很魅惑。***浪卷锦缎似的令人艳羡。

比她年轻生动。

男人从来不用女秘书,这么多年来,这是头一次。

温暖心脏一紧,忽然有点心慌。

叮咚

听到门铃声,周嫂去开门。

好一会儿没听到门口的动静,温暖撩眉看过去:怎么了?

太太,来找先生的。周嫂守在玄关处,堵着门,门外站着一位妆容精致的女人,描眉画眼,***浪卷发,挎着香奈儿的小包,矜持又殷切地看进来。

温暖一时间还以为穿进了魔幻剧,刚在电视上看过的脸,就在她家门口出现了。

真人比电视上更好看,妖精似的,很魅。

是靳封的新秘书。

您好温小姐。我是闫微微,我想跟您聊聊天。

闫微微丰***肥臀,娃娃音,这么多年来,他的喜好一直没有变。

靳封身边的美人们一茬茬的换。一波人推下去,很快就会有新人顶上来。

但也只是她道听途说,没有亲自见过。

靳封把他的美人们保护的很好,她也不会真的去介入他的生活。

她所知道的,还是从靳封助理处听来的小道消息,上不得台面。

温暖从没遇到过挑衅,第一次,还挺新奇。她看了眼时间,语气很温和:我有八分钟时间,你想跟我聊什么?

我怀孕了。她道。

温暖心头一紧。

嗷呜!胖橘炸毛跳起来,扭脸就给了她一爪子。

手背上被划了一道血印,就像被刀子划过心口,胸腔被撕扯出来一样地疼。温暖说不上来具体疼在哪里,但她习惯了,也不觉得有什么。

漫不经心地拿指尖抹去血痕:抱歉没听清楚。她的声带在打颤,却还要稳着语气不变,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我怀了靳先生的孩子,已经两个月了,是靳先生这次出差路上怀上的。闫微微挑着眉强调。

时间好像停止。

空气都安静下来。

温暖听到胸腔里鼓胀的心跳。

好一会儿,她才点了点头:嗯。

闫微微着急,你就不想说点什么吗?

说什么?

闫微微觑着她,这位名满天下的靳夫人比她想象的还要年轻,皮肤吹弹可破,凤目含情,眼底像是藏了璀璨流光。

没有浓妆艳抹,没有精心打扮,她只随意坐着,优雅沉静,仿佛一颗磁石,天生就能吸引视线,让人自惭形秽。

她突然有点慌:我怀了你丈夫的孩子,你说呢?

温暖拿纸巾擦拭嘴角,她想了想,注意安胎,还不到两个月,胎相不稳不要乱跑。

闫微微:

温暖不是不惊讶。

她只是突然间意识到,靳封想要一个孩子,她不能当拦路虎。

她原本就不该嫁给靳封。

如果不嫁,也许就不会像现在这么难。

他们各自都有各自的路,走岔了,还要回到正轨。

闫微微来之前想过她的很多反应,应对对策也想好了,只是没想到她会这么气定神闲。

她今天来的目的就是要把这个女人气走,而不是接受她云淡风轻的安慰。

闫微微咬着牙道:多谢温姐姐提醒,我一定小心。就是靳先生太贪了,昨晚也是一整晚没放过我现在想想都后怕。

时间到了。温暖拉开椅子起身,接过周嫂递来的包和大衣,下午我安排人给你做个全面体检。

她的脚步有点急,磕到桌角,泪花一下子就往眼眶里涌。温暖仰起头不让眼泪掉下来。

还要装作若无其事,笑着安抚她:才刚两个月,可以适当收敛一些。毕竟你肚子里的,有可能是靳家的长孙。

闫微微错愕地看着那道靓丽纤细的身影疾速穿过玄关,换鞋,找车钥匙。

怎么能这么淡定?

哪怕打她一巴掌呢,或者摔打东西指着鼻子骂她,怎么都行。

温暖要是没点表示,她今天就白来了。

闫微微情急跺脚:你的丈夫和别的女人有了孩子,你都不生气吗?你别不是有病吧,自己不能生所以心理变态?!

靳先生是怎么评价你的,你难道就不想知道吗?

温暖刚把手搭在门把手上,怔怔地愣在原地。

你怎么回来了?

门外的男人裹着一身寒气,外套搭在手臂上,冷目如刀,直勾勾地盯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