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宠太子妃的复仇第3章 命途双轨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才一进云腾院,凤瑶华就看到院门口趴着一个人,整个后背都是斑驳血迹,正哎哟哎哟的叫个不停。

我当是谁,原来是凤雪凤大小姐啊。凤瑶华嗤笑一声,蹲在了她身边。

凤雪今日吃了大亏,正没处发泄,想要发泄到凤瑶华的头上,可她对着凤瑶华古井无波一般的眼睛,顿时整个人都瑟缩了。

奴婢,奴婢不敢耽搁,赶回来伺候五小姐。凤雪谄媚道。

算你有孝心,起来吧。凤瑶华绕过凤雪,走进小破院去。

凤雪一瘸一拐的跟着进来,看着凤瑶华自己动手收拾屋里的东西,她连忙过去抢着帮忙。

缺口的破茶壶砰的一声掉在地上,碎成了一地残渣。

凤雪刚要蹲下去捡碎片,就听到凤瑶华阴测测得开口道:慢着,谁让你动我的茶壶的?那茶壶可是先帝赏赐给我娘的,有价无市。

明明是府里统一规制的凤雪大声反驳,却被凤瑶华轻易的掐住了还红肿着的手腕。

被脱臼支配的痛苦再次袭上心头,凤雪一抖,但她不服,要不是今日大小姐凤轻语给了她五十两银票,让她待在凤瑶华这边,她才不回来呢。

我说是先帝赏赐就是先帝赏赐,不然你找出来反驳我的证据。凤瑶华扭身坐到了矮凳上,慢条斯理道。

这还真找不出来,凤雪只觉一阵牙酸。

刚要反驳,就看到凤瑶华从她袖口里摸出来一章银票,并上一个骰子,骰子被放到桌子上,滴溜溜的转着。

你说,我要是去老夫人那里状告你聚众赌博,老夫人会如何处置你?凤瑶华一边拨弄着骰子,一边漫不经心道。

你不知道,那我就来告诉你,上一个是个奶娘,被剁了手赶了出去,后来有人看到她在路边和野狗抢食。

上上个是个小厮,也是被剁了手赶出去,后来有人看到他死在了河边,啧啧,据说是做不了活计被饿死的。

凤瑶华编着连她自己都不信的瞎话,可偏偏骗到了凤雪。

凤雪的手开始发抖,凤瑶华趁机说道:还有,今日教你一个乖,这做奴才的呢,就站稳了一个队,一条黑走到底,等到主子功成名就了自然有你一口饭吃,若是三心二意,左右逢源,恐怕两边主子都想除之而后快,懂了吗?

凤雪年纪本就不大,许多事都想的浅,被这么一说,顿时一头冷汗,她突然想明白了,大小姐本来就是嫡小姐,帮大小姐做事,顶多也就是得一点银子,大小姐对她根本不屑一顾,可是五小姐就不一样了,今日见识过五小姐的本事,若是跟定了五小姐,以后岂不是还能混一个贴身大丫鬟,呼风唤雨好不快活?

见她眼神渐渐坚定,凤瑶华心中嗤笑,贴身大丫鬟不用想了,她心中早有人选,凤雪这般蠢钝的,倒是能看家护院。

想明白了?

想明白了,五小姐,奴婢这五十两银子您先拿去用。凤雪涎着脸将银票往凤瑶华面前推了推,若是她长了尾巴,恐怕要摇出一朵花来。

少倾,凤瑶华在凤雪帮助下,一身短打打扮,从角门出了府。

此时已是宵禁之时,只有打更人喊小心火烛的声音。

七日之后的宫宴,她深知以凤轻语的秉性,定要在她衣服上动些手脚让她出丑,她不得不出去买上几件衣服首饰。

身体还有些虚弱,她机灵的躲过打更人的巡逻,窜进一条小巷,巷子尽头就是天衣阁,此行的目的地。

埋头往前冲,她一头扎进了一个人的怀里,是雪松味道的。

不好,被人发现宵禁时间外出,吃不了也要兜着走,她一矮身想要溜走,却突然被人拎住了衣领。

上哪儿去?

如珍珠落玉盘一般的好听声音在耳侧响起,是南宫琛!

随便走走。凤瑶华打了个哈哈,试图蒙混过关。

那不如一起。南宫琛根本不容她拒绝,手里还拎着她的衣领,显然是不想就这么放她离开。

凤瑶华苦着脸,迅速盘算着该如何脱身,那边南宫琛眉头紧紧皱起:奇怪了。

什么奇怪了?凤瑶华脱口而出。

本尊替你推演命格,却发现你命有双轨,真是闻所未闻。南宫琛的话让凤瑶华心中一惊。

这人果然是有些真本事的,竟然能推算出来她是重生之人,不过她也立马有了主意,当即笑道:国师大人好本事,竟然能看穿我的来历,不如国师大人先放开我,我与国师大人好好分说?

本以为南宫琛会就势松了拎她衣领的手,谁知南宫琛眸光晶亮,在月光的映照下闪着温柔的光,直直的盯进她眼睛里,让她忍不住泥潭深陷。

不行。他断然拒绝道:松了手,我的小凤凰就飞走了。

呸,叫的这么恶心,谁是你的小凤凰。

不然,我就叫来巡城的御林军,把你关进天牢吧,这样就飞不走了。

关进天牢?不要啊。

凤瑶华连忙学着凤雪的样子,谄笑着讨饶道:不松就不松,我自从重病之后,就有仙人每晚入梦给我讲课,让我知晓往后十年的大事。

哦?南宫琛形状完美的眉头挑了挑,似乎来了点兴致。

凤瑶华再接再厉:比方说,十年后的长生二十八年,一向名声不显的冷宫皇子赫连临突然谋反,继而登上皇位她努力在脑海里搜寻着未来几年的有用信息,试图取信于南宫琛。

说了半晌,她已是口干舌燥,抬头看过去,正撞上南宫琛眼带笑意的在看她。

真好看啊,难怪南宫琛是京城万千少女的梦中情郎,她咽了口口水,突然大胆起来:不如你收我做徒儿,我定然不辱没你的威名。

她心里的小算盘打的噼里啪啦响,若是成了南宫琛的徒弟,栖梧国就可以横着走了。

哦?南宫琛不置可否,她正要再接再厉说服他,就听到他轻声道:你这分明不是推演,而是经历过另一道轨程吧?

凤瑶华被他的话吓出了一身冷汗,却听到他轻笑出声。

一个心底想着竟被捉弄了。

另一个心底想着许久没遇到这么有趣的小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