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山塔台第7章章节全本资源在线阅读

顾廷衍话音一落,众人喧哗,纷纷鼓掌祝贺。

唯独宋怀念一人,面色惨白到没有一丝血色。

叶青蓉明明四年前就已经弃他而去,他们已经分开了四年,为什么要说相恋七年?

七年,他们有七年,那自己的这三年算什么?

众人散去,各回各的岗位。

顾廷衍也任由叶青蓉挽手朝外走,经过宋怀念身侧,他的视线没有任何移动,依旧只停留在身侧的人身上。

宋怀念怔怔看着他的背影,眼泪夺眶而出。

自始至终,她都没有在那个男人心底留下一丝痕迹。

她的存在,只是个笑话

身后传来一阵哒哒的皮鞋声,宋怀念连忙抹去脸上的泪痕。

哎呀,我这上个厕所的功夫,欢迎会就结束了?副机长傅辰整理着袖口走过来,正巧看到宋怀念眼眶红红。

哟小念念,你咋滴了?这看到蓉大***回来,还激动得哭了?你也觉得她漂亮得像个女明星一样是吧?

傅辰赶紧拿出纸巾准备给宋怀念擦眼泪,但被她一把甩开。

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宋怀念压下泪意,埋头走远。

深夜,回家。

宋怀念从冰箱里拿出冰牛奶喝了几口,随后倒在沙发上休息。

她掏出手机打开微信,翻找到顾廷衍的头像,抬手在那放大的照片上轻轻摩挲。

这个她飞蛾扑火陪伴了三年的人,从来都没属于过她。

胃里忽然一阵翻滚,紧接着一阵酸涩的灼烧感涌上了喉咙。

宋怀念抬手紧紧压着肚子,脸色渐渐发白。

她后知后觉意识到自己一整天都没吃东西,刚才又喝了冷饮导致胃绞痛。

宋怀念支撑着起来,冷汗淋漓。

她从行李中翻找药盒,却发现搬家时放在药柜中的药自己忘了整理出来。

自己常吃的胃药是瑞士本土的一个药,是以前顾廷衍飞瑞士线路时,帮她带回来的。

国内买不到那个胃药,她现在要怎么办?

疼得厉害,一颗颗冷汗从额头滚落下来,滴落在地板上。

宋怀念死死咬着下唇,挣扎半响还是给顾廷衍打了电话。

毕竟陪伴了他三年,让他过来帮自己送一下胃药,应该不算过分吧?

嘟嘟听筒那端的连接音漫长又刺耳。

每多响一声,宋怀念的胃就绞痛加重了一分。

在她快要放弃掐断之际,电话终是被人接通。

宋怀念松了口气,颤抖着刚要开口,却听到里面传来一阵女声。

喂?

宋怀念猛地闭上嘴,不敢发出一丝丝声响。

她怎么忘了,自己前脚刚搬出顾廷衍的家,他就让那个人住***了

胃绞痛和心底的揪疼让宋怀念痛到不能言语,她抖着手想摁断电话,那人却再次开了口。

阿衍没有保存这个号码,请问你哪位?

那人的话,一字一字像是刀刃般割向她。

没有保存她的号码

原来自己在顾廷衍的手机里,都没有一席之地。

真是讽刺

宋怀念挂断电话,整个人痛得蜷缩倒在沙发上。

她的脸色白得骇人,全身痉挛,汗水涔涔。

在意识即将散涣之际,手机铃声急促响起。

宋怀念费力滑动接听,但已经没了力气去看来电者是谁。

我宋怀念虚弱出声,但才刚开口,便彻底陷入了昏迷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