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狂兵秦风第2章全文免费阅读

一眼当如千骑横扫,直踏徐成头顶。

徐成只觉耳边闷响一声,低眸一眼。

血!

他甚至于没有看清楚自己脖子上的伤口是从何而来!

这怎么叫他不骇然?

霎时,心头恐惧油然滋生。

扑通!

众目睽睽之下,这位苍龙大少竟然直接跪倒在地?

这?

车厢内的乘客莫不是人人惊声错愕。

眼怀迟疑。

随即只听这徐成哀声求饶:

这位爷,饶命!饶命!

是小的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了您,还望爷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放过我!

秦风挑眼看了徐成一眼。

方才不是口出狂言要将我丢下去喂野狗吗?这会儿又磕头认祖宗了?

苏晴儿闻声,噗嗤一笑。

嘴上碎念:

怎么这么喜欢做人祖宗?

徐成吓的脸色苍白,只顾着磕头。

当然,秦风也没有要诛杀这些人的打算,毕竟他们又非大奸大恶之徒。

半月后,平川若是再能见到我,我可以饶了你!

徐成慌忙磕头应允。

此时列车已然到站,徐成带着一众保镖如落荒而逃的山狗,夹着尾巴便是一溜烟的跑了出去。

徐成发了疯的一路小跑,生怕后面有人追着似的。

徐少,徐少您等等我们啊!

身后的保镖追上去,也是跑的上起步接下气。

徐成闻言停下,嘴里***,呵令道:

快快快!赶紧给我父亲打电话,要他找来平川最好的医生!

保镖阿东一脸不解。

徐成身上出了额头发紫,脖子上不知为何多了些血渍,其余并没有什么伤口啊。

他怎么慌张成这样。

见阿东不为所动,徐成抬起一脚就飞了过去。

赶快啊!你想要老子死吗?

阿东结结实实的挨了一脚,拨通了电话,道明情况。

不顾胸膛刺痛,遂问:

徐少,究竟怎么回事?

这厢,徐成也才算平复心情,咽了口唾沫。

拉下领口:

知道我为什么让你打电话吗?

你们看清楚这伤口!

阿东众人眼中疑惑,于是凑了过去,只见徐成脖子出有米粒般的小洞。

此时正在涓涓的往外冒着鲜血。

阿东惊色:

这?怎么会?

就这么大的伤口,按理说应该止血了才对啊!

徐成脸色惨白,嗤声一笑:

你功夫境界比我好,你该是明白这招叫什么吧?

阿东闻言,脑袋中灵光一闪,脸色霎时惊恐,一脸难以置信的面容。

难道…难道…这是以气化形?

阿东咽了口唾沫,这可是宗师境界或者宗师以上的人才能做到的事。

那是什么概念?

徐成摇头苦笑,神色颇为懊恼。

我也不知道会得罪这么一位爷!

所以您才是让我联系平川最好的医师!

徐成点头:

事已至此,也别无他法!若是咱们再不走,他要将我们瞬间诛杀,那我们甚至没有丝毫还手的能力,要知道我连他的动作都没有看清。

众保镖惊住了,皆是沉默。

半晌,

如今只能乞求有医师能帮我止血,否则!不到半月,我流血都会流死,更何况哪位大人的气针还在我体内,若是寻不着他,恐怕半月后,我也会爆体而亡!

哪位大人说半月要在平川寻着他,我想应该来得及!

阿东重重点头。

不行,你得给我一个联系方式!

苏晴儿拦在秦风面前。

没有!

可是你救了我,我要谢谢你!

不必!

秦风依旧冷漠。

这让苏晴儿颇为懊恼,自己怎么说都是绝世容颜。

一挥手,哪里不是成千上万的追求者,偏偏要在他手上吃瘪?

见秦风又要走。

苏晴儿心有不甘,再度迎上去,一把拉住秦风的大手。

我苏晴儿绝不欠人人情!

秦风被拉住了,星眸一撇,苏晴儿见手还拉着秦风的大手,霎时脸上瞬间红晕。

缩手回去,捏拳在胸怀,惴惴不安,像极了一只惊慌的小鹿!

秦风无可奈何:

既然你执意坚持,一样的规矩,半月后!平川若能再见,我接受你的谢意!

言罢,秦风转身没入人群。

哎,你还没告诉我,你的名字!

可秦风说的快,去的也快。

转眼也就消失在如潮的人群之中。

哼!

苏晴儿嗔怒跺脚,这还是她第一次遭受拒绝。

我一定会找到你,我们也一定会再见的!

也是不知苏晴儿这是赌气,还是真想再见到秦风。

她气鼓着嘴,瞪着水晶般的大眼,遥遥望着人群久久不愿离去。

平川,万隆山度假别墅区。

此地是私人开发,坐落于平川城市内风景区万隆山之上。

共有别墅十二座,各具风格且落地宽阔,每一栋别墅里的主人皆是这平川里的一流豪绅。

此时,秦风已然到了其中一栋跟前,记忆将他拉回到五年前。

曾经,他便是住这里!

这里是他的家,可如今?

物是人非事事休!

秦风念着往事,心里犹豫,终究没有按动门铃。

就在此时,吱呀!

门开了,霎时,一声诧笑袭来,

哎哟喂,我看看,这是谁啊?谁回来了啊?

秦风回首,心里虽然厌恶,但还是不得不应一声:

甄姨!

一听这称呼,萧美丽略带皱纹的脸霎时就马了下来。

谁是你甄姨啊?我可不记得有你这***犯侄子!

秦风不想同甄美丽争辩什么,只问了句:

甄姨!我母亲呢?

哟哟哟!劳改犯果然是念着你母亲呢?你母亲哪儿去了,我哪里知道?!

兴许是死了呢?

你…!

秦风闻言,手里铁拳紧握,脸上愠怒更是明显,虎目怒睁。

甄美丽似乎也是察觉到秦风的不对劲,心里莫名恐慌。

你…你这个劳改犯,你想做什么?这可是光天化日!

想行凶吗?

秦风忍住了,转身欲要走,忽然一声熟悉。

风儿!

回首,一中年男人出门赶紧追了出来。

风儿,你回来啦?

美丽,你做什么呢?风儿好不容易回来,你风言风语的说些什么呢?!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秦风的姨夫,萧臣。

萧叔!秦风颔首点头。

萧臣虽是他姨夫,可是他喊不顺口,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