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语如歌第10章免费在线阅读

苏荞接到孙经理电话的时候,正在去往金宫的路上。

苏荞,我告诉过你这个评估案如果签不下来,你会付高额的违约金,你怎么就那么轻易把事情搞砸了?

孙经理的语气已经有了几分气急败坏,似乎两家公司都给了他不少压力。

秦氏的评估案如果你能签下来,就意味着你会成为评估界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你为什么就不能忍耐?

苏荞紧咬唇,竟然无言以对。

是啊,这些年的隐忍退让的事情也干了不少,怎么这次就没能忍住?

还是因为为难她的对象是丽安娜,她一时也想不清楚。

可,事已至此,已经没有了回头路,她不后悔。

孙经理,违约金多少?

孙经理显然不敢相信,苏荞,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

多少钱?苏荞继续问。

孙经理以为他两面说说好话,这事就这么过去了,没想到苏荞的倔脾气却上来了。

大约十万块,小苏啊,还是跟我一起去道个歉,这个事不就过去了!

苏荞心中犹如大石头被压下,什么时候赔付?

她有自己的人生信条,有的事情她能忍,有的事情她坚决不能忍。

半个月的期限。孙经理叹息着说。

苏荞说了句知道了,便挂了电话。

她尽量筹集,实在不行就将这条手链卖了。

她摸了摸被她封存在钱包里,干净到耀眼的钻石项链

被辞退后的一周里,苏荞又找份白天兼职的活。

每天都按照之前上班的时间出门,晚上按照下班的时间回家。

每次回家,她都要将兼职场所留下的烟味消散掉,不然被母亲发现,苏荞不敢想象后果。

傅北通过隔壁王阿姨那知道了她晚上在金宫兼职的事情,晚上只要他没应酬,都会来接她。

苏荞其实很不好意思,但傅北很坚持,她就没继续反对。

毕竟是男女朋友,做这些,应该是正常的吧。

上了车,白色的卡宴很快启动,迅速消失在午夜的街头。

叶东行坐在劳斯莱斯的车上,纳闷总裁这几天的反常,他已经连续三天陪着总裁应酬,应酬过后便要绕个大远走北环路,而且每天都是这个点绕来。

直至看到苏荞上了傅北的车,才反应过来。

看来傅经理和苏荞相处的不错。叶东行不怕死的说了句。

秦南城侧着脸一直看向窗外,仿似没听到他的调侃。

开车吧!

叶东行撇撇嘴,启动车子,线条流畅的车子转瞬消失。

七夕***节这天,傅北很早就来接苏荞一起去吃晚餐。

傅北很成熟稳重,对待感情上也很细腻周到,如果不是苏荞经历过一场失败的爱情,不然以傅北的心思,应该早就拿下对方了。

也不知是巧合,还是有缘,她又一次碰上了秦南城。

他似乎在应酬,很仔细的在聆听对方说什么,然后偶尔开口说几句,大部分都在沉默。

她和傅北走过他那桌的时候,清楚的听到他说,如果是这个价格,秦氏没有必要再掺和进来,经商之道,谁不想小投资大回报。

在离他不远处的桌位坐下,苏荞的位置斜对着他,他的视线似乎飘过来了一下。

想吃什么?傅北看着菜单,却细心的询问她。

你点,都好,我先去个洗手间。

苏荞在呼吸都有些困难的时候,选择逃离,去洗手间透透气。

凉水打在脸上,冰冰凉凉,让她清醒了不少。

直到自己的状态恢复如常的时候,她才擦了擦手,走出去。

秦南城在离走廊不远的地方抽着烟,似乎已经吸了几根,周围烟雾很大。

路过时,她没有想打招呼,他却开了口,约会?

苏荞点点头,本着礼貌回应,你呢?应酬?

秦南城也点了点头,苏荞笑笑,先走了!

棚顶灯光错落,包裹着男人如迷雾般的眼睛,那上面轻轻楚楚的刻着类似于不甘的情绪。

他冷笑,果然,酒喝多了没好处

时间又向后推进了几天,世界还在转,而每个人依旧在忙碌。

一场又一场会议开完,已经是晚上八点。

秦南城本来想去老宅看看母亲和儿子,却被叶东行告知,秦总,今天苏小姐回国,您答应好九点去接机的。

是今天?秦南城坐进车里,只觉得脑袋生疼。

是的,今天是苏小姐领取博士毕业证归国的日子。

时间,怎么这么快?

那就去机场。秦南城声线中透露出一丝疲惫。

好的。叶东行启动车子,迅速奔向机场的方向。

路上,秦南城一直闭目养神,而叶东行除了偶尔等红绿灯停下车,车子几乎都在奔走的状态。

又是一个红绿灯,叶东行扭头,语露惊讶,奇怪,这个傅经理怎么又换个女人约会?

他的自言自语自然落在了后座男人的耳朵里,去查查,到底怎么回事?

是!

叶东行虽然听不出主子语气里的喜怒,可他知道,在不知不觉中,主子对这个前妻,是越来越上心了

也许是主子最近太反常了,惹得他都忍不住怀疑,他心里是不是一直有那个女人,只是他没发现

又是一天兼职结束,苏荞换好衣服走出来后,就一直站在路边等。

傅北下午给她打电话,说晚上会来接她。

只是今天他比往常来的晚,这已经快凌晨两点了,他还没到。

从包里拿出电话,电话那头却显示已关机。

海滨城市的夏夜带着凉意,她已经冷的有些打颤。

她在心里想,有可能是傅北被什么事耽搁了也不一定,还是先打车回家,明天再联系好了。

还没等她付诸行动,一辆耀眼到令人屏息的劳斯莱斯车身缓缓停在她脚边。

右侧车窗半降,露出主驾驶位男人的脸。

怎么是他?

上车。秦南城侧过头朝窗外的女人说。

苏荞摇头,不用了。

她既然决定要和过去彻底挥别,就不想再和他有什么牵扯。

何况,这车的副驾驶,该坐的女人永远不会是她。

她一直很有自知之明

傅北今晚不会过来了!男人继续道,似乎她不上车,他就不会将车开走。

苏荞惊讶于他居然知道她在等傅北,但她没纠结,我打车。

她绕过车头,准备去打车,秦南城却下了车,一步步朝她走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