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爱遥遥无期第3章全文完整章节阅读

不值得三个字就像压在林夏身上的巨石,差点让她在陆封寒面前倒下。

良久,林夏低下了头,自嘲一笑:是吗?

她后退着离开陆封寒,随后抬起头强扯一笑:小叔,那这几天我就不来帮你收拾房子了。

话毕,她转过身去,死咬着牙不让自己哭出来。

望着她有些颤抖的背影,陆封寒心中的烦躁就像是被催发了一般。

他阴沉着脸解下领带,扭头进屋。

屋子里干净整洁,林夏从前都是三天来打扫一次,虽然他觉得并没有这个必要,但林夏偏偏乐在其中。

茶几上还放着胃药和维生素,全都是她放的。

陆封寒坐在沙发上,靠在沙发背上歇了会儿,脑子里尽是林夏离开的背影。

哐的几下,陆封寒突然将药全部扔进了抽屉,目光复杂的仰头喝了口水。

为什么她就是不肯死心,他不明白,林夏倒底为什么能坚持这么久。

被余晖笼罩的客厅分外寂静,陆封寒看着林夏离去的方向出了神。

另一边,身无分文的林夏陷入了***的困难中。

一是奶奶的巨额医药费,二是请律师的费用,哪一个她都无法拿出钱来。

万般无奈之下,她去了高级会所中当陪酒。

整整一周,林夏化着浓妆,穿着紧身***和黑色***,看着一个个大肚便便不停给她灌酒的中年男人,从最开始抗拒到最后麻木。

陆封寒很讨厌会所的风月气息,但为了公事又不得不踏入这个满是酒气的包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