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帅你老婆又双叒叕被人撩了第4章 惺惺作态的顾琰宸全篇章免费阅读

好,你坐下,我帮你号脉。

江清平微微一笑,拿出了请脉枕摆在了八仙桌上,等着她坐下。

霍渊城沉重的皮靴踩在地板上发出沉闷的声音,他来来回回的在她身后徘徊,焦急的等待着结果。

温雪晴回首,望着他面容冷俏的线条,不禁眉头紧蹙:我真的没什么,你先去忙吧,我今天哪里都不去,就等着你回来。

泽章,你在这,她这脉也是请不好的,你先去忙你的竞选,这里有我呢,安心去吧。

泽章是霍渊城的小字,他二人熟稔,私下都是这般称呼,温雪晴见江清平出言相劝,便知这事该是能成。

去吧,我没事。

温雪晴颔首,她含辞未吐,气若幽兰,眉宇之间说不清的温柔可人。

好,我去去就回。

霍渊城含混不清的回了一句。

今日确实是个重要的日子,见江清平来照顾温雪晴,他便安心了几分,大长腿三两步迈步出了院子。

江清平叹了口气怎么总觉得这两人之间有所不同了些,不见平素里的剑拔弩张,反而语带几分暧昧温柔。

温雪晴见他出去了,心下松了口气,刚刚紧绷的神经一下子松弛了下来,人也轻松了几分。

江大夫,这几日可曾见过我姆妈,她的病好些了吗?温雪晴眉眼微弯,带着几分笑容跟江清平聊家常。

没什么,令慈是沉疴旧疾,需要时间调养。

江清平收起了小枕,拿出一张宣纸,用钢笔写了一副药方递给了温雪晴。

你气血有些亏,湖水冰冷,又是初春的季节,受了些凉,小染风寒,不碍事,多休息调养就好了。

有劳江大夫,若是我姆妈那边有什么,劳烦您先给抓药,诊费我会送去,若是江大夫再去温家,劳烦您将这个转交给我姆妈,告诉她我会尽快回家接她出来的。

温雪晴将一个碧绿荷包递给了江清平,那里面是霍渊城给她的金银首饰,若是能变卖一些,她姆妈的日子也不会过得太过拮据。

好,我知晓了。

江清平默默将荷包放到医药箱。

上一世她身陷囹圄,也害了姆妈死不安宁,她温氏一族早就随着晚清没落而衰败。

同父异母的哥哥妹妹们恨不得她被霍渊城豢养起来,而众人也好多在霍渊城身上榨取银钱,来延续温家岌岌可危的富贵。

而霍渊城确实也没有苛待过温家。

只要温家上门来求,有求必应,可她的***钱,哥哥妹妹们一分都没有用在她姆妈的身上。

因此,这一世她不会这般软弱可欺了。

更不会让姆妈再受半点欺负,更要捂住霍渊城的身价,一分钱都不会让温家那群亲戚吸血蚂蟥得到。

江清平告辞离开,罗副官这才从暗处现身,护送着他出了门。

挽晴居的女佣们总是训练有素的。

统一穿着黑白相间的佣人服,脸上总是挂着礼貌性的微笑,她不禁疑惑她们这些人不会连笑容都是军事化的吧。

她独自坐在梳妆台前,透过铜镜便看见姜嫂端着饭菜走了进来。

温小姐,江大夫说了,您受了寒,需要喝一些温热滋补的汤品,厨房不知道您喜欢哪种,便多做了一些,霍少说马上处理完公务,就回来陪您吃晚饭。

呃…我知道了。

温雪晴点头,看来想要说服霍渊城放她回家,恐怕更难如登天。

温小姐,我就在院外,您随时吩咐,霍少说了您喜欢清静,让我们不要吵您,还有什么需要,尽管知会我们来办。

姜嫂沉稳干练的说完,将手上的饭菜汤羹摆放整齐。

好,谢谢你,姜嫂。

温雪晴起身,坐在八仙桌前,看着眼前一二三四个汤盅,她不禁莞尔,这霍渊城是在喂猪吗?

头一次,听见温小姐和颜悦色的笑了,还对她说谢谢,而不是摔东西,咒骂撒泼。

有那么一瞬间,姜嫂都恍惚了,她迟疑的欠了欠身,自从温小姐来了挽晴居今日是最安静的,甚至还对着她笑了。

温小姐笑起来真的很美,秀雅绝俗,自有一股轻灵之气,肌肤***,美目流盼,顾盼之际,尽显清雅高华的气质,让人为之自惭形秽,不敢亵渎。

姜嫂迈出院门时,抬眼看了看头顶上艳阳高照的日光,迟疑着太阳是不是从西边出来了。

吃了午饭,温雪晴捧着一本典籍书册,斜靠在香妃榻上看书,窗外正是***明媚的五月天,梧桐树下两只画眉鸟正叽叽喳喳的叫的欢畅,墙角几株海棠上彩蝶流连不歇。

反正今日簪花大会她是不去了,她打算等霍渊城回来跟他平心静气的好好谈谈。

谁知,没等来霍渊城,反而等来了顾琰宸。

下午三点半,顾琰宸赫然出现在院落,他身后紧跟着林管家,此时老管家擦着冷汗,没能拦住硬闯的顾琰宸,这若是让霍少撞见,分分钟就得连累他拉出去枪毙。

顾会长,这里不是你该来的,赶紧出去吧。

林管家心头叫苦,一路上锲而不舍的劝阻着,看着文质彬彬的顾琰宸,这下手又狠又辣,撂倒了几个士兵就冲了进来。

晴雪,我来接你了。

吧嗒。

她倏然起身,手中的书,滑落在地上,她面罩霜雪的朝着门口走去。

顾琰宸来找她?

是觉得她今天没有上钩出席簪花大会,而不甘心吗?

待看清了他的面容时,她眸光硬生生的沉了下去。

他依旧是那张俊美的脸庞,肃然若寒星般璀璨,今日顾琰宸一身紫衫,寂寥的站在院门口。

晴儿,我带你走。

顾琰宸扯了扯唇畔,抬眼看着她微笑。

他终于见到了温雪晴,他为了她才承办了簪花大会,等到了中午,都没有见到她的身影,料想一定是霍渊城的缘故,他不顾一切闯进挽晴居,今天必须接走她。

你走吧,我哪里都不去,就留在挽晴居。

再见面,她以为自己会伤心难过,甚至于会冲上去狠狠赏他一巴掌,可是她却出奇冷静。

因为心死了,还有什么放不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