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帅你老婆又双叒叕被人撩了第3章 这女人,怎么这么磨人完整章节完结全文阅读

温雪晴痴愣愣的望着他,惊愕于他的要求,怎么都没有想到霍渊城会提出这样痞气又流气的条件。

他是在逗她么?

行了,老实躺着吧,你想要骗我便拿出点诚意,这种拙劣的演技,还不如一个戏子,你骗我,不就是为了见顾琰宸,果然是为了他什么都能忍耐,如今还学会了骗人。

霍渊城恶狠狠的松开了捏着她下巴的手。

他那修长分明的指节随手抽出烟盒,他如今除了烦闷便是烦闷。

温雪琴的反应再明显不过了,她是不会主动亲吻他的。

谁知,温雪晴起身,赤着玉足站在他面前,踮起了脚尖,双手搭在他的肩膀上。

粉嫩的唇缓缓凑近,她那张巴掌大的脸在一息之间,面颊渐渐染上一层绯红,柔软的唇瓣轻轻碰触在了他的薄唇。

蜻蜓点水的吻,带着温雪晴身上特有的馥香气息。

那么轻柔的一下下,宛如一阵暖流激荡在他周身,瞬时蔓延四肢百骸。

霍渊城心头像是被什么戳了一下,脑袋一片空白,他爱惨了她,从第一眼他便认定了,是她,这辈子就是她了。

浅淡的吻,将他身体某处渐渐被唤醒,他的目光掠过一道锐光。

克制的,压抑的,随时彰显他的不满。

槽。

为什么只要对上温雪晴这女人,坚不可摧的意志力都显得那么脆弱。

这样可以了吗?你可以信任我了么。

温雪晴抿了抿唇角,轻咬着贝齿,她这般***柔媚的模样,让他目光随即停滞。

这***太撩人了。

看着眼前这般明媚灵秀的一张俏脸还带着青涩跟娇羞,她美目流盼,桃腮带媚,举手投足牵动着他的心。

说他英雄气短也好,儿女情长也罢。

他的脚,像是生了根,一步都不想动。

一向清冷疏离的温雪晴,吻了他。

眼前的一切恍若一场梦,若这是一场梦,他情愿这梦不要醒来。

霍渊城,你…

温雪晴才一开口,后脑被他狠狠扣住。

唇瓣也便被霍渊城含住,他墨染的黑眸氤氲着幽沉的光泽,那么刚毅的脸孔线条紧绷着,温热的唇舌勾起她的缠绵婉转。

他开始不满足于眼前这浅尝即止的吻。

手掌,不知不觉的在她心口处流连,慢慢的移动。

温雪晴轻呼出声,她试图挣了一下,却在他坚硬如铁的臂膀中,沉沦。

衣扣松了,她脸颊腾地一下红的滴出了血一般,她只碰了一下就抽身,奈何禁锢在她后脑的手狠狠扣住,她躲不开,也逃不走。

她唇齿之间尽是他的阳刚之气,灼热的气息像是要将她燃烧殆尽,她轻轻的推着他的肩膀,只是那力道却又如蜻蜓撼树。

她不安的扭动着身体,深怕他再有进一步的动作。

那细碎的吻自唇齿之间消磨辗转往下,温雪晴惊呼着,按住了他不安的手。

霍渊城,别这样。

该死。

霍渊城低声咒骂着,埋首于她颈肩的脸,缓缓抬起,他大口大口的***着,他并不是不谙世事的毛头小子,如此温软香玉在怀。

他身体早就炙热的发疼,低垂的手在身体两侧微微颤动着,隐忍着。

可,他确实答应过温雪晴,他不想强取豪夺,他要的是温雪晴心甘情愿的爱着他,若不是,他情愿等。

穿好衣服。

他艰涩的转身,掏出烟盒,咬了一根香烟含着唇瓣,偏头点上,香烟的味道遮去了她遗留在唇上的馥香气。

嘶…

温雪晴感觉胸前一阵空荡,前襟的衣衫被霍渊城扯开了大半,那白皙的肌肤不堪受力的呈现淡淡的浅红色,她下意识的拉紧衣服。

手,颤抖的不行,连系排扣都有些力不从心。

你…可不可以先出去。

她需要换一套衣裙,这洋装的排扣都被扯开了,没有办法系上扣子。

这女人,怎么这么磨人?

霍渊城眉目一紧,刚平复的心绪在她甜软的语调下,有些驰然悱恻。

嗯。

霍渊城百般不愿的迈步出门,才一挑帘,便看见外间站着一脸尴尬的江清平。

此时,江清平拎着医药箱,推了推黑色边框眼镜,那双过于沉静的黑瞳如今正盯着一处墙皮,恍若在欣赏一幅墨色山水画似的专注。

来了,还不***?等着领赏?

霍渊城脸色湛青,语气生硬又直白。

…江清平额角挂着三条黑线,那么火爆***的场面,他是读过圣贤书的,非礼勿视不是吗?

这家伙明显的欲求不满,总觉得需要看病的是他霍少帅。

这毕竟是女眷的闺阁,我这***多有不便,还是请温小姐出来客厅比较好吧。

江清平不卑不亢的说道,随手将医药箱摆在了八仙桌上,面对霍渊城的冷刀立目,他出奇的平静。

少时,温雪晴换了一件崭新的蓝色罗裙,她出来的时候见到江清平,灿然一笑。

江大夫,我身体真的没有什么,劳烦您跑一趟,正好,若是我身子没事,帮我劝劝让这人放心先去忙政务。

她是末世的落魄格格,家中姆妈生病从来都是请江清平来看病,不为别的,只因江清平济世救人,诊金收的不多,药品价格也很公道。

温家本就家道中落,姆妈又是不得宠的小妾,额父嫌弃她姆妈病重浪费银子,后来也不怎么给她银子给姆妈看病。

她很穷,根本支撑不起姆妈的医药费,经常是江大夫施药救人,她过很久才将诊金凑齐归还的,每次送诊金江清平都百般推诿,她却执意要还。

姆妈告诉她,人可以穷,但不可无信,更不能依附旁人,否则日久必生怨怼,情感便也不纯粹了。

姆妈便是这么一个旧时的闺阁女子,她教会了自己坚韧挺拔的个性,所以每次顾琰宸变着法给她银子来贴补家用时,都被她婉拒了。

她与霍渊城的初见,便是在江家医馆。

后来,她才知道江清平与霍渊城的私交深远,江大夫是霍渊城最信任的人。

江霍两家是世交,在这烽火乱世,若说这世上能劝得动霍渊城的人,怕是江清平算是一个。

见他来了,温雪晴心踏实了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