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锦衣卫相亲了第10章完整章节完结版免费阅读

人是伯爵府送过来的,裴琰几乎是忘了这事。除了对眼前的女子有过几面之缘,其他的事情他一概不知。

***契的事情他只能明日等问问易焦才知道。

他摇了摇头,我不太清楚,明天再告诉你。

这已经是不幸中的大幸了,卢青桑使劲点头,万分诚恳地说:多谢你。

三更已过,此刻把她在挪到别的屋里太费事了,裴琰于是说:你先歇着,明日我让余妈给你换间屋子住。

卢青桑脸色一红,这屋子里陈设一看就不是女子的闺房,她应该占据了他的卧房

裴琰说完就推门出去了。

卢青桑拥着被子躺下,松软的被子簇拥着她,浑身暖洋洋的。虽然身处一个陌生的地方,但是她却觉得安心踏实,至少比她在董家时安心多了。

应该说那个锦衣卫让她安心,虽然他刚才故意逗她,可是他说得来的话莫名的让人信服。

卢青桑想起了记忆中煞神一样严酷的锦衣卫,真奇怪,那人可一点都不像锦衣卫。

哎呀,她刚才忘了问他叫什么,不过明天再问也来得及,卢青桑思绪飘飞,渐渐陷入睡梦中。

次日一大早,卢青桑就醒了,神清气爽,看来药效应该完全消失了。

她收拾好自己,推门出去,在院子里走了一圈,只看到了昨天来给她送饭的余妈。

奇怪,这座两进的院子地方并不小啊,但是几乎没什么人。

余妈在择菜,卢青桑过去帮忙,余妈连忙道:小夫人,这事儿哪是您做的,我自己来就行。

卢青桑笑道:没事儿,我帮您。对了,怎么没有看到其他人啊?

余妈道:您没来之前,这院子里加上我统共也就四个人,现在这个点我们大人与易总管兄弟俩还没起来。

择完菜,卢青桑跟着她去了厨房。

果然大户人家的厨房就是不同,宽敞明亮,锅碗瓢盆一应俱全,光菜刀的样式就有五六种,大刀小刀尖刀厚刀;砧板平整阔大,厨房的角落里摆着一张大橱,里头放着各式各样的调味品及香料,桂皮、香叶、茴香、丁香、胡椒、芥末、花椒,还有一些认不出名字的香料。

看不出那人竟然是个爱好美食的人。

卢青桑也不禁对余妈另眼相看,余妈应该是个深藏不露的大厨,她说不定可以与余妈切磋两招。

大厨余妈洗干净菜心,又将早上新买的淡水虾洗净剥出虾仁,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不做早饭吗?

余妈说:哦,我只是负责浆洗扫洒和买菜,厨房的事情由我们易总管负责,我做的饭太糙,大人吃不惯。

原来真正的大厨是易总管啊。

好不容易碰到样样都齐备的厨房,卢青桑实在技痒难耐,她问余妈:我可以试试吗?

当然没问题啊,您可是小夫人!

余妈觉得这位小夫人挺有上进心的,知道要去讨好大人。

小夫人什么的,实在太羞耻,卢青桑让余妈不要这么叫自己,但是余妈认为尊卑有别,一定要喊她小夫人,卢青桑只能随她去了。

她挽起袖子,盘算着做什么早饭。

厨房里有新鲜的菜心、虾仁、瘦肉等等,卢青桑心里很快就有数了。

和面擀皮,再将虾仁瘦肉香菇分别剁成肉泥,搅拌均匀,加酱油、盐调和,最后包成元宝状的大馄饨,卢青桑一共包了四十个。

她唯恐不够,又用黄油烙了几个饼,洒上芝麻,酥香极了。

她边做饭边同余妈唠嗑,顺便打探这府里的情况。

余妈大概是好不容易才碰到一个愿意跟她八卦的人,把自己知道的都一股脑儿告诉了卢青桑。

我们大人是兴安伯府裴家的大公子,单名一个琰字,您呀,就是伯爵府那边继任夫人送来的。

余妈声音压低,神神秘秘说:那边的夫人不是大人的亲生母亲,大人的亲生母亲宣夫人与伯爷和离后嫁给了当今吏部侍郎。

卢青桑立刻脑补了一出宅斗大戏,继任的伯爵夫人心机深沉,逼退原配,连嫡长子也被迫在外别居

我们大人尚未婚娶哟!

余妈用一副我看好你,你继续努力勾住我们大人心的语气说道。

卢青桑松了口气,至少她不必有面对原配的尴尬了。

好香啊,余妈你

来人愣住了,呆了呆,你是小夫人?

卢青桑不承认也不否认,道:你是易总管吧,早饭快做好了,我用了橱柜里的鸡汤做馄饨的汤底,可以吗?

可、可以。易焦很不好意思,我今日起晚了。

他帮着卢青桑把馄饨与烧饼端到饭厅。

卢青桑摆好碗筷,见裴琰走进来,忙迎上去,笑道:大人,我做了早饭,您快来吃!

她笑容明媚,语言轻快,跟昨天那个可怜巴巴的姑娘似乎是两个人。

裴琰不动声色地嗯了一声。

跟在后面进来的易晃道:好香,肯定好吃,谢谢小夫人。

他一口干掉一个馄饨,烫的嘴巴不停地吁气,也不肯吐出来,待一个大馄饨下肚,满足地喟叹一声:好吃!

然后打趣他哥哥,我觉得哥你要失业了!

平白受了裴琰这么大的恩惠,卢青桑自觉要报答他,她没什么钱,便只能在别的地方报答裴琰。

卢青桑眼睛瞪着大大,时刻注意裴琰,当她看到裴琰的目光落在醋瓶,她马上说:大人,你要醋吗?我跟你拿!

说完,还贴心地拿了一个小碟子,给裴琰倒了一点醋,又问易家兄弟要不要?

易家兄弟忙道:我们自己来,自己来!

裴琰:你也坐下来吃。

卢青桑给自己的定为是服务岗,她笑着拒绝,大人,您先吃,我等会儿再吃。

眼看裴琰一碗馄饨快吃完了,她利落地给他添了一碗。

易家兄弟面面相觑,默契地低头扒饭。

裴琰的这顿早饭吃的简直是前所未有,卢青桑眸子亮闪闪的,一脸期待地看着他,好像再说好吃吗,好吃你就多吃点啊。

他早饭一向吃的不多,在卢青桑的注视下,又多吃了一碗馄饨。他以往觉得吃只是维持生命必须,吃什么无所谓,可是今天的馄饨味道他居然尝出了与以往不同的味道,他能尝到虾肉的甘甜,还有香菇的嫩滑,汤底也是极鲜美的,黄油烙饼酥脆咸香,似乎样样都很合他的胃口。

怎么样,好吃吗?

等他们用完早饭,卢青桑忍不住问,毕竟个人的口味不同,有些你认为好吃的东西,别人未必觉得好吃。

太好了,可以天天都吃到吗?易晃嬉笑着说。

易焦稳重一些,拍了拍他弟弟,道:味道很好,多谢小夫人了。

大人觉得呢?卢青桑眼巴巴地望着裴琰。

裴琰吃东西时表情一直淡淡的,实在看不出来啊。

尚可吧。

裴大人面无表情地说。

哦。卢青桑有些失望。

这到底是好还是不好啊,应该可能是不大好,马马虎虎的意思吧,她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