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锦衣卫相亲了第9章小说完整版在线阅读

易焦去了厨房没多久,端出一个大海碗来。

都坐下来尝尝,是道大菜!

易晃揭开盖子,一股鲜香味迎面扑来,再一看,好家伙,下血本了,居然有燕窝螃蟹吃!

易焦替裴琰与他一人盛了一碗,得意道:这是燕窝烩蟹羹,我用鸡汤煨了五六个时辰,好东西呢,趁热吃!

不管是燕窝,还是螃蟹,都是难得的东西,而且价贵。

裴琰的祖母逝世前将其所有的私蓄都留给了他,再加上他的俸禄,他从伯爵府搬出来住,并不缺银子用。

可是裴琰轻易不肯动祖母留下的私蓄,家里的开支都是从俸禄里出,这些钱日常吃一些鸡鸭鱼肉是没问题啊,但是山珍海鲜却不够。

易晃无知无觉扒地痛快。

裴琰只喝了两口就放下筷子,这是我母亲那边送过来的吧?

易焦立刻低了头,很没有底气地说:夫人托了我娘送过来,不好不收,白放着都浪费了。

他们两兄弟的母亲是裴琰母亲的陪嫁丫头,现在还在吏部侍郎府服侍夫人,偶尔借着来看他们兄弟的名义,给裴琰送点东西过来。

裴琰脸色晦暗不明,半响才道:让那边以后别再送这些东西了。

好。易焦答应下来,抿了抿嘴,又道,夫人其实挺关心您的。

裴琰:我心领了。

易焦还想再劝两句,被吃完东西的易晃拉住了他的袖子,哥,你再给我盛一碗。

这么一打断,他也忘了自己要说的话。

裴琰搁下筷子,起身,我去一趟书房。

待他出去后,兄弟俩才想起了另外一桩事情来。

那个,如夫人的事情,咱们大人不会是忘了吧?

易晃吃饱喝足,笑道:看着情形肯定是忘记了。不过忘了也好,等下子大人回房那就是一个天大的惊喜。听说如夫人貌美若天仙,是那边府里千挑万选出来的可人儿。

易焦皱了眉头,侍郎夫人听说伯爵府里送给大人送了一个妾室过来,也想着找一个姑娘送过来,只是一时没有合适的。

易晃大笑:一山不容二虎,更何况是两只母老虎。以后咱们府里可就热闹了!

易焦不似他这么想得开,瞪了他一眼,道:我看不管是伯爵府送来的姑娘,还是以后侍郎府送来的姑娘,咱们大人都不会喜欢的。

伯爷以父亲的名义给儿子送个把女人,大人根本不好不收,依我说,收了又如何,男人还是要解风情才好。易晃嬉皮笑脸地说。

他哥哥道:今儿傍晚,伯爵府将人送来,现在就安置在大人的卧房。二弟,你现在去跟大人说一声。

易晃跳起来,干嘛让我去,你自己去说!

易晃理直气壮说:你是大人的长随,贴身服侍大人,这事不该你去说,该谁去?行了,行了,我还有事。

他收拾桌子上的碗筷去了厨房。

易晃想起了新来的如夫人,应该也没吃完饭,就顺便让余妈端了一碗燕窝烩蟹羹去新房。

卢青桑是真的饿坏了。

这具身子本来就柔弱,饿了一整天,再加上药效,到现在还浑身没有一丝力气,只能躺在床上,院子里静悄悄的,她声音太小,喊人半天也没有回音。

从昨天开始,马氏就没怎么给她吃东西,她也不敢喝水。

小轿子在城里七拐八歪,进了一座院子,两个老妈子模样的人把她送进新屋就离开了,之后她就仿佛被人遗忘了,一个人孤零零地待在屋子里。

天黑了。

终于有人手持蜡烛进屋。

那人放下烛灯与提盒,唤了一声:小夫人,醒着吗?

卢青桑细若蚊音般地回她,醒着。

那人道:我是余妈,是这府里的下人,易主管让我给你送点吃的来。

卢青桑微弱地笑道:余妈,我现在起不来,麻烦你扶我起来。

余妈寻思着这个姑娘怎么这么弱不禁风啊,这样还怎么给大公子开枝散叶,心里嘀咕着,她还是扶卢青桑坐起来,把燕窝烩蟹羹端到她面前。

卢青桑已是饥饿至极,很快就把这道羹吃完,又道:您能帮我倒杯水吗?

余妈给她倒了一杯水,卢青桑咕噜咕噜地喝完。

谢谢您。

小夫人,您客气了。余妈收拾了提盒出了门。

卢青桑有些失望,她还打算从余妈口里套出点这府里的情况,现在看来是不行了。

也不知道马氏给她下了什么药,都一天一夜过去了,卢青桑现在的身子还是软绵绵的,没有什么力气。

刚才吃了点东西,勉强好一点了,可是这已经夜深了,那个男人应该快来了吧。

该怎么跟他说呢?

就说自己不是自愿的,是被人陷害,她根本就不想做妾,让那男人放过她。至于银子,可以先打个欠条,以后肯定会还给他。

但是,万一他是个猴急的色狼,不管不顾直接就扑上来,根本不听她说话怎么办?

这个可能性也很大啊。

卢青桑摸出怀里那根金钗,悄悄地攥在手心。

钗头尖尖的,她现在的力气跟小猫似的,对付不了那个男人,但是她可以对准自己的喉咙,那人也不愿意屋子里出现一个死人吧。

卢青桑把各种情况都设想了一遍,才慢慢安心,静静地等着人过来。

然而过了好久也不见人过来,刻漏都响了几遍了,这会儿该转钟了吧,那人怎么还没过来?

还是说,今天晚上不过来了?

卢青桑已然累极了,闭上眼睛,竟然睡了过去。

裴琰在书房处理完了公务,站起身来,就见易晃鬼头鬼脑看着他。

什么事?

易晃刚才跟他大哥开玩笑说的飞起,现在到了这个时候反而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大人最反感那府里,就是这个小夫人本来也是不愿意收的,当时伯爷当着外人的面提起,大人不好拒绝,之后大人更是提都没提过这事。

现在他跟大人说了,大人会不会迁怒他?

算了,就当做不知道,他也忘了,大人要怪就去怪伯爵府好了。

易晃搔搔头皮,呵呵笑道:没事,大人您还有别的事情吗,要是没有,我就去歇着了。

慢着!裴琰叫住他,把一叠文书交给他,明日把这些发到下面的锦衣卫。

知道了。易晃接了文书就开溜了。

裴琰出了书房,在院子里站了一会儿,空气很湿润,凉凉的,明晃晃的月亮照得地上亮堂堂的,仔细聆听,还能听到虫子的鸣叫声。

这院子里只住了四个人,裴琰自己,易家两兄弟,外加一个负责浆洗扫洒的余妈。这个点大家应该都睡了,院子里静悄悄的。

裴琰站了好一会儿,才去浴房洗漱,然后回房。

这是他自己的卧房,但平时也就只是晚上睡睡觉而已。进屋后,他没有点灯,直接上了床。

触及到一个温软的东西,裴琰立刻警醒,手上动作迅速,扼制住那人的脖子,触手的皮肤滑腻细嫩,他陡然明白过来。

卢青桑睡得好好的,突然见就呼吸不过来,待睁开眼睛,才发现她的脖子被人掐住了。她那点小猫一样的力气去反抗,简直一点用也没用,更加无暇去摸金钗。

就在她以为自己将会窒息而亡的时候,那人松开了手。

咳咳咳!

新鲜的空气进来肺中,卢青桑忍不住咳嗽,咳得惊天动地。

啪!

是火折子的声音。

很快屋子里亮起来。

裴琰已经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这姑娘肯定是伯爵府给他送过来的。他太忙了,以至于忘了这事,易晃这家伙居然也没提醒他一声。

裴琰不打算碰这姑娘。

伯爵府送来的,不管是人,还是其他什么东西,他是一概不会碰的。

先让她在府里待上一段时间,过些日子,再将她送回自己家。

裴琰这样想的,就打算先出去,在书房凑合一夜,明天再将这姑娘挪出去。

卢青桑咳够了,平复下来,抬起头,大声道:你别乱来!

她一只手抱着被子护在身前,另一只手攥着小金钗,怒目瞪着裴琰。

她设想了无数种可能,但怎么也没想到,这个男人进屋的第一件事是要掐死她!

这一抬头,两人对视,卢青桑突然发现这人有些眼熟。

她快速回想,是你!

裴琰也没想到伯爵府送来的人竟然是他所认识的人!

他表现比卢青桑好许多,眼里的惊讶转瞬就逝,快得让人根本无法发觉。

卢青桑忍不住苦笑,没想到又是这个锦衣卫活阎王,自己可真是命苦。

裴琰的心情也转了好几转,这会儿变成了失望,他还记得那个在锦衣卫诏狱门口,一脸坚毅地说:我父亲是清白的,我要替他伸冤的女子,也记得她去酒楼卖野菜,这么一个坚贞勇敢自立的女子怎么会自甘堕落,与人为妾?

她对不起她的父亲,更加对不起她自己。

我不想

你家住

两人同时开口,见对方说话,又都顿住了。

裴琰挥手,你先说。

说就说!

我根本不想做妾,我是被人算计了,你大人有大量,放我回去,心甘情愿做你的小妾的人多得是,不差我一个。卢青桑哔哩啪啦说了一大通话。

我说完了,你说吧。

裴琰恍然,她没有自甘堕落,这让他为她欣喜,心里却有了一丝几乎不可察觉的异样情绪。

裴琰很快调整好心情,他说:我想问你家住在哪里,明天我让人送你回去。

真的?

裴琰点点头,我没想纳什么妾,是我父亲那边的人把你送过来的。既然你也无意做妾,那么我当然应该送你回家。

就这么简单?

这人这么好说话,与那天在钟楼街见到的人似乎是两个人。

锦衣卫有这么纯良的吗?

卢青桑不敢肯定这人说的是不是真话.

仿佛看出她的怀疑了,裴琰淡淡道:我没有必要骗你。

卢青桑拥紧了被子,你保证自己不碰我?

她的眼睛瞪得大大的,像只小鹿一样,煞是可爱。

裴琰突然起了逗弄她的心思,故意凑近她,笑道:我发现你长得还不错,现在改变主意了,既然都送***来了,我觉得还是碰一碰吧。

啊!

卢青桑尖叫一声,别过来!

裴琰失笑,好了,刚才逗你玩,我从来不勉强女人。明天就让人送你回去,你家住在哪里?

家?

卢青桑脸垮下来,她还有家么?董家肯定是回不去了。

她摇摇头,我没有家,也不知道该去哪里。

你不是住在你舅舅家吗?

你怎么知道我住在我舅舅家?卢青桑疑惑道。

裴琰镇定地回道:我是听我父亲那边的人说的。

卢青桑低下头,喃喃道:我舅舅出了远门,舅妈将我卖到这里,我自己也不知道该去哪里,我没有家,更加没家人了。

声音转低,低着头,瘦弱的肩膀颤抖,看着可怜极了。

锦衣卫抄过不少大臣的家,有些家眷充作官奴发卖,还有些家中女眷没事,但是家里的男人没了,钱财也没了,这些女眷们的下场通常都不不会好过,尤其是像卢姑娘这样的孤女,更是如此。

投靠舅家。舅舅舅母若是不慈,这一生就毁了。

那么,你就先在这里住几日,等你舅舅回来再做打算。裴琰说。

这倒出乎卢青桑意外了,这个锦衣卫挺好说话的。

机不可失,她趁机问道:你可知道我舅妈把我卖到你们家,一共卖了多少银子,***契在你这里吗?

***契一定要拿回来,她可不想变成能够随意被人发卖的奴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