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语如歌第3章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苏小姐,请你于明早上午八点准时到秦氏传媒报道,另外总裁让我告诉你:不是每份执着都能代表爱情,尤其是半途而废的执着。

————–

他还是跟五年前一样,损人不带脏,却可以轻轻松松的把一个人的所有努力打入地狱,否定全部。

苏荞调整了下呼吸,那请赵经理转告总裁,年少轻狂是我对那份执着唯一的解释。

是啊,年少轻狂,她才会不计任何后果的跟在他***后面五年,年少轻狂,她才会明知他心里有另一个女人,还是选择飞蛾扑火,情愿做这场感情里身在局中的旁观者。

最后换来的却是他手起刀落的将他们的过往切割的干干净净,如今她更不敢也不会有任何奢望。

过去的已经过去,现在的苏荞已经少了那份心高气傲,敛去锋芒,像芸芸众生一样,过的平庸又俗气。

而今以后,她只希望有个稳定的生活,多多挣钱,让甜甜吃的好一些,让母亲的病能够平稳一些。

她把自己的心包裹的严严实实,其他的,她就当青春里一场荒诞不羁的梦,梦醒既碎,那些梦中的浮华掠影就让它随着时间慢慢淡去吧。

第二天,她正式迈入了秦氏传媒的大门,成为了临时的一员。

数据中心评估部。

主管经理丽安娜一身及膝的时尚黑色套装,浓妆红唇,笔直的站在众人面前开着例行早会。

这个月业绩一直很低迷,难道是我太纵容你们了?迟到早退病假,如果你们只有这样的工作态度,那么对不起,秦氏不会留这样的人才,都在心里掂量掂量,别只管拿工资

丽安娜踩着七公分的高跟鞋如履平地般来回走动,激动处,几乎手舞足蹈。

评估部门阴盛阳衰,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如果是二十几个女人,那么工作环境无非每天争名夺利机关算尽。

就更不用说搔首弄姿化妆打扮这些女人必争之处的攀比了。

网络工程部的人曾玩笑似的说,每次来评估部都得被香水胭脂味呛得一周都闻不到东西。

这话六分夸张,四分事实。

苏荞是这里唯一一个外驻借调员工,可想而知,端茶倒水打扫卫生跑腿的杂活,自然而然的就落在她身上。

这不,会刚开完,就被丽安娜派到总经办去取份文件。

总经办设在大厦顶层,与总裁办公室分设在楼层两侧。

苏荞是个方向感极差的人,丽安娜说出了电梯朝东走最里侧的门是总经办。

可她根本分不清楼层的东南西北,她是个出了家门就只能分辨左右的路痴。

走廊上极静,又没有半个人可询问。

乱走不行,回去问丽安娜也不行,苏荞在心里犯了难。

好在这时,走廊的一侧门被打开,走出一位身穿西装的男人,她赶紧上前询问,请问总

男人拿着手里的资料急匆匆的走,根本就没听她问完,随手指了身后的方向。

苏荞如获大赦,谢谢!

在非洲梨花木门板上轻轻敲了两下,并没有仔细分辨门板上的字是总经办还是总裁办,推门而入。

你好,丽经理让我

正在签约的几个人不约而同的望向她,其中一道视线凌厉。

苏荞不记得她是怎么退出来的,只知道嘴里一个劲的说着对不起,她怕她打断的是一场天价合约,就算赔上她的一条命,她也赔不起。

最后,丽安娜也被叫了上来。

苏荞,你是白痴吗?你工作几年了,连这种低级错误都会犯,难道你看不见门板上写的字吗?还是你连中国字都不认识了?

苏荞窘迫的低着头,这还是她第一次被顶头上司骂的狗血淋头。

却连一点为自己辩解的话都说不出来。

都是因为这该死的方向感,她也很恼。

说话间,走廊尽头几个西装革履的男人突然走出

走在前头的秦南城单手插兜,目光平视,脚步坚毅,并没有因为走廊多出人而有半分停滞。

后面跟着他的特助叶东行,他微好奇的看了一眼低头的苏荞,疑惑,这个女人好像在哪里见过,似乎是在总裁的手机里。

但他又不是很确定。

丽安娜继续咄咄逼人,并没有因为总裁的出现而有所收敛,苏荞,是我没有告诉清楚,还是你没有找明白,东南西北都分不清!

他的身影越走越近,直到平行,然后交错

苏荞不争气的红了眼眶,为了不让他看到她的懦弱,她将头垂的更低。

即便这样,也能感受到他路过时身上那强大气场。

那一尘不染的黑皮鞋踩在高级绒地毯上,似乎能发出声响,每一下,都似乎踩在她的心上。

五年后,他依然高高在上,而她,为了谋生计,早就低入尘埃。

晚上六点,某咖啡厅里。

不会吧,你说他没有认出你?好歹也一起睡了五年,他也太无情了。

咖啡馆里,闺蜜乔烟为她抱不平。

他的无情你也不是第一次听说。苏荞耸肩,似乎对他的行为并未放心上。

当年他逼着她打掉肚子里孩子的时候,她就已经不对他抱任何希望了。

这几年,为了养家糊口,她忙的时候连饭都难吃上一口,更别提化妆打扮,她有时都快认不出自己,更何况是阅人无数的他。

且,这中间还隔着五年。

不长不短,却刚好够忘记一个人。

乔烟是苏荞多年的朋友,对她这么多年的感情经历一清二楚,她有时候常想,如果在这世界上再找个像苏荞这么傻这么执着的女人,还能不能找到。

说真的,如果再给你一次机会,让你事先知道他心里装的是你堂姐,你还会爱上他吗?

世上没有如果。苏荞不想回答。

我说如果有如果。乔烟追问。

苏荞素白的手搅拌着咖啡,谁知道呢,傻劲上来的时候,拦也拦不住。

这就是苏荞,一条路跑到黑的气人精。

乔烟真想挖开她的脑袋看看里面装的是不是石头,不过又忍住了,谁让她自虐要问。

对了,你让我帮联系的兼职我联系好了,如果你时间可以的话,这周五就可以上岗。

苏荞开心笑,谢啦。

乔烟刚想扔东西过去埋怨她的客气,苏荞放在桌上的手机却响了。

是母亲董明慧的号,苏荞对着乔烟比出嘘的手势,接起,小荞,怎么还没回来?不是说好今天见相亲对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