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语如歌第7章完整版在线阅读

宝贝你身上的伤怎么弄的?疼不疼? 苏韵发现秦思远身上有伤,有的地方甚至用纱布包扎上,赶紧弯腰拉过他心疼的询问。 不疼,漂亮阿姨已经替我包扎了,再说,男子汉这点伤算什么!秦思远很坚强,也很懂事。 因为是男孩,秦南城对秦思远的要求就格外严格一些,久而久之,就养成了跟他小时候一样的性格,隐忍独立,从不轻易示弱。 而这种性格的人,通常心里都会很苦。 秦南城其实并不希望他的孩子重蹈他的覆辙。 可是,命运的轨迹总是如此的相似 秦南城拍拍他的头,手指无意识的抚摸过秦思远脑门的包扎处,这种包扎方式很眼熟,跟那个女人的包扎方式很像 上车吧,我们去吃饭。 这就是两父子之间的安慰方式,甚至不需要过多的言语交流,苏韵虽然不懂,但是看到儿子脸上露出了笑容,便不再细究。 三人上了车,劳斯莱斯很快启动,绝尘而去 下班放学高峰,路上车多人多。 车子时而加速时而慢行,直到被入站的公交别停。 秦思远坐在父母中间正四处望,忽然瞧见苏甜和她妈妈正站在公交车站牌旁,大喊,爸爸妈妈快看,那个就是给我包扎的漂亮阿姨! 两人循声望去只捕捉到一抹白色身影,一闪而过 额,怎么突然不见了!秦思远纳闷。 车里又恢复安静,很快,车子便重新启动,划入车流。 苏荞庆幸自己足够机灵,刚才在幼儿园门口匆匆扫了一眼的车子,她竟然记住了。 比车里的人早一步发现对方,赶紧拉着甜甜躲到公交站牌后面。 甜甜梳着蓬松的丸子头,黑葡萄似的眼睛学着妈妈的动作向后望,想知道发生了什么让妈妈这么慌张无措。 妈妈,有坏蛋吗? 甜甜被弄的也很紧张,大气都不敢出。 直到看见那辆劳斯莱斯车开走,苏荞才松了口气,理了理头发掩饰道,没有啊,就是感觉阳光突然很刺眼,来躲一躲 甜甜夸张的张大嘴,指了指正面朝的阳光。 直接拆穿道,妈妈,这面似乎才面朝阳光呢!! 一副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子一样好骗吗?我已经长大了! 苏荞无意识的又朝他车子消失的方向看去,她知道不是每次都这么幸运,如果让秦南城发现,她私自留下了这个孩子,不知道他会怎样的怒不可遏。 因为大家都明白,有了孩子,就等于有了牵绊,所以当初他才会极力要求打掉这个孩子的吧! 保险起见,她还是给甜甜换个幼儿园吧 虽然这个幼儿园的费用稍微便宜一点,可这也是没有办法中的办法。 苏荞暗自咕哝抱怨,家里那么有钱,怎么还让孩子到这么普通的幼儿园来?真是有钱人的世界无法让人理解 甜甜听到,似懂非懂的说,外婆不是常跟我们说,就算有钱也要省着花吗? 嗯说的对,你呀,鬼灵精怪的。她宠溺的捏了捏甜甜的小鼻子。 苏荞心事重重的接甜甜回了家,随后简单的扒了口饭。 妈,我吃饱了,乔烟给我介绍的兼职今天就要上班了,以后你接甜甜回来后就吃饭吧,不用每天等我。 说着,苏荞拿着包穿上鞋就跑出家门。 董明慧本想告诉她一声,甜甜幼儿园下半年的费用她已经刷卡交完了。 可没等说出口,苏荞已经消失了。 她摇摇头,夹了块肉放到甜甜碗里,甜甜,好好吃饭,长大了千万别学你妈妈。 甜甜比了个敬军礼的***,奶声奶气,是,外婆,我知道了! 苏荞打车来到金宫后,直接去找了经理李京,他和乔烟是大学同学,有熟人介绍自然方便许多。 这里是行政层专用服务区,你负责的便是从晚上七点到夜里零点的管家服务,这楼层只有一个包间,经常被包场,不用担心累,只要完成本职工作就好。 管家服务,顾名思义就是负责包场客人的所有服务,大到菜色小到酒水,都要面面俱到。 李京的笑容很温和,也许是久混职场,本人并没有脸上的笑容那么容易让人亲近。 苏荞上岗的第一天,这层便被人包了场。 说是被某个富商包下,为其女朋友庆祝生日。 苏荞心想今天有钱人过生日的怎么这么多? 七点钟,一辆低调的劳斯莱斯停在了金宫门口。 酒店侍者训练有素的上前打开车门,态度恭敬非常。 直到豪华包厢外,苏韵随手给侍者扔了几张钞票,作为打赏。 回家安顿了秦思远,两人便来了这。 很显然,大家已经等了许久,包厢内已是一派热火朝天的气氛了! 秦南城深色西服随意的搭在手臂上,长身玉立,自成一道风景。 坐上穿着光鲜的男人女人不约而同的看过来,目光中多少都带着些感叹,似乎不相信这世上还有完美到像秦南城这种程度的男人。 阿城,给你介绍,这位是唐靖深,唐氏首席执行官 苏韵宣誓主权般紧紧依着秦南城,脸上难掩骄傲的神色。 幸会。秦南城伸出手,脸上虽有笑容,却难辨喜怒。 唐靖深亦不动声色,伸出手回握,久仰秦总大名,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往后若有合作的机会,还请秦总不吝赐教。 秦某不胜荣幸,赐教不敢当,大家共同进步。 说完,秦南城很自然的为苏韵拉出餐桌座椅,绅士的举动引起旁边女人一致梦幻的低呼声。 而他恍若未觉,似乎早已经习惯这样的场面 桌上还有几个秦南城不认识的人,一一互相寒暄过后,相继落座。 因今天苏韵是主角,两人自然落座在主位上,以便尽地主之谊。 包厢外 苏荞今晚状态不是很好,可能是吃完饭就着急赶路的原因,胃一直隐隐作痛,半个小时已经跑了好几次厕所了。 跟她一起负责包厢服务的女孩明显不愿意了,以为她在偷懒。 嗤之以鼻道,里面说要两打酒,你去拿来,我也要去趟卫生间。 苏荞说了句抱歉,赶紧去搬酒。 强忍住不适,苏荞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将两打酒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