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为凰第10章完整版全本在线阅读

尤其是沈轻岚,清冷的脸庞,一片风轻云淡。

就好像,一众朝臣弹劾的人,不是她一样。

七杀冷眼扫了大殿一周,目光落在沈轻岚的身上时,就带着些许的无奈和放纵。

他就从未见过,沈轻岚有惊慌失措的时候。

陛下,百善孝为先,沈轻岚活埋之人,可是陛下生母,陛下不能因为倚重镇北将军,而纵容包庇她啊!赵立跪在殿上,一副苦口婆心的样子,劝诫着七杀,况且,老臣听闻了,沈轻岚昨日还提剑擅闯皇宫,在宁寿宫斩杀宫人,镇北将军这般肆意妄为,不分尊卑,目无王法,陛下若是放纵,只怕人心不稳,帝业难固,如此后患无穷。老臣恳请陛下,治镇北将军之罪!

陛下,太后乃陛下生母,是我东启国的太后,镇北将军,却肆意打杀,是目无圣上、目无皇族、无视国法镇北将军所作所为,已然触犯我国法律例。陛下若不加以治罪,只怕这天下的百姓都会以为,我东启国皇族姓的是沈,而非姓楚!

兵部尚书陆凌峰,义愤填膺的紧跟在赵立身后发言。

而他那最后一句话,是让大殿上的一众朝臣,脸色骤变。

就连高位上的七杀,脸色也沉了沉。

随伺在他身边的李连,当即上前,尖锐着声音厉喝道,陆大人,你放肆!

究竟是谁给了陆凌峰的胆子,敢说东启国的皇族姓沈,而非姓楚!

李连都有些怀疑了,他们别连镇北将军都没弹劾成,就先把自己给栽***了。

什么样的话该说,什么样的话不该说,他陆凌峰心里就没点数?

李连的这一声厉喝,正合了七杀的心意,也是将地下跪着的一众朝臣震得心头一颤。

陆凌峰也是瞬间意识到,他自己有些口不择言了。当即,脸色就变了变,伏身在殿上,心里生出了忐忑。

难得,抓到沈轻岚露这么大的把柄,他高兴的有些得意忘形了。

陆大人,本将军怎么不知道,咱东启国的皇族是姓沈了?沈轻岚唇角噙着一抹冷笑,不等七杀说话,就先开口了,清冷的目光落在陆凌峰的身上,带着些摄人的寒意,看得对方心头一寒。

陆凌峰几不可见的颤了颤身体,对上沈轻岚的目光,反驳道,沈将军,下官说的是,将军的所作所为会让百姓误以为我东启国皇族姓的是沈。

陆大人,是你以为还是百姓以为?什么时候,你一个人能代表天下的人百姓了?再说,还没有成事实的事情,你就以此来参奏本将军?本将军还觉着,你心怀不轨,故意挑拨本将军和陛下的关系,致使朝堂***,以此浑水摸鱼求上位

所以,陆大人,你想参本将军,就参,千万别打着百姓的旗号!这天下的百姓千千万万,本将军都不敢代表他们,更遑论你!

众朝臣原以为,本捉住把柄的沈轻岚,说话也该是小心谨慎的。

可她这番话下来,比起往日似乎更为嚣张。

俨然没有一点犯事被参,该收敛一下的觉悟。

弹劾她的朝臣,听得是心里又恼又恨。

陆凌峰更是被沈轻岚的一番话气得胸膛剧烈的起伏着,只觉得他刚刚的弹劾,没有弹劾到沈轻岚,反倒是给自己惹了一身***。

她字字句句的嘲讽,可不是怼的他哑口无言。

平日里,看沈轻岚说其他人,陆凌峰还没什么感觉。

今日,落在他自己身上,陆凌峰才觉着心里憋屈的慌。

尤其,坐在高台上的陛下,还一副看客的神情,看着热闹,俨然没有一丝生母被活埋的恼意。

要不是眼前站着的是个男子,陆凌峰差点就以为,沈轻岚莫不是什么祸国妖妃,将陛下迷惑住了,才会让陛下对她言听计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