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本想离婚后称霸娱乐圈ABO第6章完整版全本阅读

看着床上的omega安静地拥被坐着垂首不语,细密而长的睫毛在眼底留***影,脸色苍白透着一股脆弱气质,露在外面的脖颈能看到斑驳的红痕,沿着锁骨一路向下。

孟阙眼神一黯,本来还有更多话要说,却都一下都堵在了嗓子眼。

孟阙,你讲讲道理。清冷的声音让孟阙一下回神,他看向床上的秦子衿微微愣了下。

秦子衿不知何时抬头向他看了过来,眼神清冷,脸上没有丝毫表情,是你突然跑回来,又闯进浴室,你说是我故意的可我的发情期就在这两天,我故意什么了?

他的声音和表情都很冷静,然而被子里的手却紧紧握住,指甲陷进了掌心的肉里。秦子衿用这样的疼痛提醒自己,要保持住尊严,不要在这个男人面前再露出一点摇尾乞怜的样子。

说我和范丝丝合谋,那就更可笑了,葬礼那天才是我第一次见到她,我怎么跟她合谋?哪怕是极力克制,秦子衿的声音还是染上了微颤的怒意。

我是抱有过期望,期望有一天能和你柔情蜜意,可是爸爸死后我就已经彻底放弃了。我跟你提出离婚,是你不同意,如果我们离婚了就不会发现这样的事情!

孟阙的脸色变得很难看,他沉着脸瞪视着秦子衿,似乎有点不认识他了似的。以前的秦子衿哪里会这么跟他说话,那个柔柔弱弱的omega在自己面前连说话都不敢大声,现在竟然有胆子反驳他,还敢顶撞他!

秦子衿,睡你一次,是不是觉得自己就长本事了?男人眼睛危险地眯起,他走到秦子衿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冰冷的眼神含着轻蔑。

只是拿你发泄一次而已,别以为就可以凭此跟我要什么,你不配。我跟你说过的吧,你留下来是替你父亲还债的,那就夹起尾巴做人,别妄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宠爱。更别想借此怀上我的孩子,以此来要挟我!

被子里的手一下攥得更紧,指甲划破了肉,秦子衿却感觉不到痛。

下巴猛地被捏住,嘴里被喂进了一颗什么东西,男人铁钳般的手捏住他的下颔迫使他仰头,那颗药丸顿时顺着喉咙滑了下去。

孟阙放开他,眼睛里的厌恶毫不掩饰,冷声道:别妄想生下我的孩子,还有,这一次是我施舍给你的,以后不会再有了。也别再想什么诡计,下次就算你跪在地上求我上,我也不会碰你一根手指头的。

秦子衿掐住脖子干咳起来,这避孕药,就算孟阙不逼他吃,他自己也会吃的。如果说发情的三天时间里,他还有一丝幻想的话,那么孟阙刚才的举动,无疑将他最后的一丝幻想也彻底斩断了。

秦子衿一边咳一边忍不住笑起来,孟阙在旁看着皱起眉头,都要以为他受打击太大精神不正常了。

哈哈我我求你?明明明明是你约束了我,却没有约束好自己,没管住自己的下半身,强行标记了我,怎么说的跟我强迫了你似的。秦子衿终于不咳了,他好笑地摇摇头,抬眼看向孟阙。

孟总,没记错的话,我是omega,你才是alpha吧,没听说过omega能强迫alpha***的。他说着,嘴角扬起讽刺的弧度,看着整张脸都黑下来的孟阙,挑衅地一笑。

其实孟总的技术还不错,不愧是久经阵仗的人,虽然我吃亏一点,但毕竟也***到了,所以就当是被狗咬了吧,我会很快忘记这段的。

你孟阙的手高高扬起,气得五官都有些变形了,这个秦子衿还真是敢说!

秦子衿的身体瑟缩了下,猛地闭上眼睛。他虽然气不过故意挑衅孟阙,但面对男人的怒火还是忍不住有点害怕。尤其alpha和omega的身体差距在那儿,那样一巴掌打下来,他真不一定受得住。

但秦子衿没有求饶,就算被打死,他也不想再在这个男人面前露出一点懦弱的样子来。

疼痛久久没有到来,秦子衿忍不住睁开眼睛。

举起的巴掌已经放下,男人被气得不轻,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瞪着他的眼神仿佛恨不得吃了他一般。

男人再次捏住他的下巴抬起,迫使他抬头和自己对视,两个人靠得很近,男人呼出的热气打在他的脸上。

很好,秦子衿,记住你说的话。还有,守好你的本分给我安分些,我妈在医院好好待着不需要你假惺惺去看她你以为我会给你机会对她下手!

说完甩开他的下巴,转身大步出了房间。

下巴被捏得有些痛,秦子衿抬手轻轻揉了揉,雪白的下巴留着两道鲜明的指印,看起来非常刺眼。其实孟阙没有用多大力道,只是他的皮肤太白而omega的肌肤又太过***,稍微用一点力都会在上面留下痕迹。

秦子衿动作机械地揉着下巴,脸上没有一丝表情,房间里只有他一个人,他忽然全身的力气都泄了般,身体瘫软地坐倒在床上。

脸上刚才的讽刺笑容已经全都不见,眼睛里只有浓浓的苦涩。

孟阙最后一句话仿佛还响在耳边,秦子衿苦笑了下。

他在孟阙眼里到底是个什么形象,怎么会认为他会去伤害他的母亲?

一场意外夺走了孟阙的父亲,他的母亲虽然保住了性命,却一直躺在医院里靠药物维持着生命,到现在都没有醒来。

那是孟阙的母亲,是他嫁进孟家后唯一对他好的人,更是当初同意他嫁给孟阙圆了自己梦想的人只是现在这个梦看起来似乎应该清醒了,但至少让他年少的期待成真过,他感激都来不及,又怎么会害她呢?

下巴似乎还残留着男人手指留下的余温,而那些误解的话却让秦子衿浑身的血液冻结,他无力地环抱住自己,黯然神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