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强太子楚墨第11章全文阅读

当天晚上,演武场的比试就有了结果。

原本留下参与比试的三百多人,最后只剩下了一百不到。

能在降雪手里撑过三招者,仅有三分之一,能与她打个平手的,更是只有两人,至于胜过她的,则一个没有。

唯一一个能与她过上百招而不不落下风的,是原先太子卫率的一名普通小卒,现在也被打得鼻青脸肿,正在军营里接受治疗。

听到这个结果,楚墨吃了一惊,没想到这妮子打架这么猛!

那可是三百多个大男人,堂堂太子卫率,打到最后,竟然只有两个能跟她打平手?!

而最后留下的,竟然只有一百不到?

震惊于降雪实力的同时,楚墨也有些莫名的愤怒。

这太子卫率,战斗力之差,简直超乎他想象。

他甚至怀疑,这些人恐怕都是从大街上随便绑来的!

今天可把本姑娘给累死了!整整三百多人,全被本姑娘一拳一个干趴下!

降雪打了一天,累得上气不接下气,此刻一边说,一边大碗大碗地喝着水:殿下,你是没看到,那尉迟迥的脸色,跟吃了苍蝇一样,看我打到一半,他就气得转身走了。

哦?

楚墨回过神来,一边握笔在纸上写写画画,一边冷笑道:看来,他不服气啊。

降雪眨了眨眼睛,又端起水饮了一大口,不解道:他都被我打跑了,还敢不服气?

楚墨停下动作,摇头道:你想的太简单了。

此人虽是太子卫率统领,但官职却是皇帝亲封,楚墨当时说撤他的职,只不过是为了震住其余官兵罢了。

而此举,无疑让尉迟迥丢尽了面子,按照对方的尿性,不找回场子来才怪。

降雪哦了一声,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楚墨看向她,吩咐道:降雪,你再去传信,告诉与你打了平手的两人,明日一早过来见孤。

什么?又让我去?!

降雪闻言险些晕倒。

她可是刚刚打了三百多人,现在连多走一步都不愿意,还让她返回演武场?干脆要了她的命算了。

楚墨扫了她一眼,毫不在意地继续糟蹋着纸张:不去也没关系,只不过几天后孤会出宫一趟,你要是累的话,到时候就在宫里歇着好了。

殿下要出宫?!

降雪眼睛一亮,一纵便从椅子上蹦起来。

她身为太子贴身随从,一年到头,出宫的次数屈指可数,整天不是憋在东宫陪太子捉弄下人,就是去皇后娘娘那儿赏花,早就闲得发慌了。

此时一听到楚墨的话,立刻就来了兴致。

怎么,不是累吗?现在好了?

楚墨心下好笑,狐狸尾巴狗的头,一个小妮子,本太子还制服不了你了?

不不不,本姑娘怎么可能累?太子殿下稍候,我这就去通知那两人!

说完,降雪一脸兴奋地朝门外冲去,眨眼就没了影。

楚墨无奈摇了摇头,紧跟着,他便放下笔,开始思索起来。

按照降雪所说,现在太子卫率只剩百人不到,能坐稳百夫长之位者,更是只有两人。

对于整个东宫而言,这可远远不够!

先不说剩下的四百人从哪儿补充。

单单统领这个位置,究竟让谁去代替尉迟迥,就值得他花时间好好思量

毕竟,这可是关乎到自己小命的事,万不可大意。

想到这,他搁下笔,一拍大腿,站起身来。

李公公,走,陪孤去一趟太医院!

李瑾从门外进来,一脸关切:殿下,是不是身体还没好利索?还是要

他忽然想到昨天晚上,太子殿下不举一事,恍然大悟,连忙说道:对对,是得去一趟太医院!

楚墨一看就知道他想歪了,恼怒地骂了一声老东西,也懒得解释,当先往太医院走去。

第二天一早。

楚墨起床,正吃着李瑾送来的小粥。

降雪便带着两名甲衣年轻人走了进来。

这两人,正是昨天比试时,与降雪打了平手的太子卫率成员。其中一人,脸上青肿一片。

但此刻他却一脸兴奋,精神状态极好。

见过太子殿下!

两人单膝跪地,声音洪亮。

楚墨正哗啦啦喝着粥,听到声音,忙接过李瑾递过来的手帕,一边擦着手,一边往两人快步走去。

不用多礼,快起来。还没用膳吧?来来来,坐下一起。

楚墨一脸笑容,扶起两人,虚引着往饭桌上坐去。

两人一听,直接愣住了,其中一人更是吓了一跳,拱手道:太子殿下,尊卑有别,我等乃小卒一个,岂敢与太子同坐?

还有一个原因,现在的太子殿下,可不是之前那个只会玩蛐蛐的傻太子了

经过昨日一事,他们心里多少有了些敬畏。

楚墨嘴角一笑,拉着两人的手,道:在孤这,没有那么多规矩!看,孤早就为你们准备好吃食了,孤稍后有事要交待给你俩,咱们边吃边聊!

太子殿下叫你们一起吃,你们就一起吃,磨磨蹭蹭的,算什么男人?

降雪没好气地瞪了两人一眼。

她一进门就往饭桌上扫去,发现粥只有三碗,竟然没有她的份!

顿时气得她腹诽了楚墨一句卸磨杀驴,接着就把气撒到了这两人身上。

吃就吃!太子殿下看得起咱,那是咱的荣幸,咱还有啥好墨迹的?

肿脸那人一被降雪激将,顿时冷哼一声,瞪了降雪一眼,大大方方走到饭桌前坐了下来。

临了,还不忘挑衅地朝降雪扬了扬眉毛,差点气得降雪冲过去再揍他一拳。

另外一人,犹豫片刻,也只好战战兢兢坐了过去。

见两人都坐了下来,楚墨微微一笑:孤今日叫你们来,想必你们也知道是为何。

两人连忙点头。

肿脸那人朗声道:殿下只需吩咐,哪怕上刀山下火海,我等也义不容辞!

另一人目光坚定,显然也是一个意思。

好!楚墨看着两人,赞许地点点头,孤等的就是你们这句话!不过,孤不需要你等上刀山下火海,只需要你们做一件事。

说罢,楚墨一招手,李瑾会意,立刻从袖中抽出两本册子来,分发给两人。

两人打开一看,册子之上,竟然画满了密密麻麻的小人。

这些小人神态举止各异,但动作方面,跟大军队列极像,看上去充满了精气神。

在这些小人下方,还备注了文字,其中有几处是:齐步走、正步走、跑步走

正是昨天,楚墨在纸上写划一整天的杰作。

殿下,这是

两人抬起头,疑惑地看着楚墨。

楚墨喝完最后一口粥,将碗扣在桌上,指着小册子道:这,就是孤要你们做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