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房里传来一声惨叫第89章完结全文阅读

南娇只是自己送上门自讨其辱,我让她得些教训罢了。南曦淡道,南月却是要不死不休的。

不死不休?

南夫人心头暗惊,不由猜测南曦到底是遇到了什么事?为什么突然间对南月怀有如此强烈的恨意?

一个外室的女儿,坦白说,其实并没有南娇的威胁大,只要南夫人不同意,在府内财务上拿捏住,南行知也不得不掂量掂量。

退一步说,就算柳氏能进府,她的身份也注定一辈子只能是个侍妾,永远不可能成为正妻。

可李姨娘和南娇眼下却已是名正言顺的妾室庶女,按着南行知对李姨娘的宠爱,只怕早有了废正妻而把李姨娘扶正的打算,李氏又是出身世家,身份上甩勾栏地出来的柳氏不知几条街。

南曦怎么会舍了李氏母女,而直接把敌意加诸在柳氏和南月的身上?

这其中,究竟有什么隐情?

南曦从摄政王府回来之后就明显跟以前有了些不一样,解除婚约,跟顾青书反目成仇,跟南月也成了不死不休的仇敌?

在摄政王府的这一个月多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中午母女二人在听雨楼一起吃了午饭,李姨娘和南娇没再来闹,南夫人难得跟女儿享受了一顿安静的膳食,让人准备了许多南曦爱吃的菜。

珍馐美味摆了满满一桌子。

吃完午饭,南曦带着自己跟娘亲逛街买回来的战利品,回了她自己的锦兰苑。

银月和银霜贴身跟着。

刚穿过紫藤垂绕的长廊,耳畔就响起一个冷怒的声音:阿蛮,这是你打扫的院子??为什么这里还有落叶?你知不知道大小姐已经回来了?就你这样偷奸耍滑的态度,大小姐回来第一个饶不了你!

被训斥的侍女脸色苍白地低头说道:阿金姐姐,我刚才刚才明明打扫干净了

啪!

阿金一怒,扬手就挥了她一巴掌,你还狡辩?胆子不小。

阿蛮脸色当即就浮现了五指印,然而她并不敢说什么,眼泪噙在眼眶里,低声道了歉,转身就要去把叶子拾起来。

你干什么?阿金冷冷道,我让你走了吗?

阿蛮站起身,一边侧脸苍白如纸:我

看你这委委屈屈的样子,像是受什么虐待一样!我虐待你了吗?你哭给谁看,一点规矩都没有的东西!阿金恶狠狠道,把你的眼泪擦干净,赶紧去干活!

南曦不疾不徐地穿廊而过,很快走到庭院里,春暖花开季节,庭院两旁的垂柳迎风轻拂,带来满院春意昂然。

身躯娇小细瘦的阿蛮蹲下身,用手捡着那一片片本不该出现在杨柳院中的梧桐叶。

大姑娘回来啦!银月扬声开口,还不快点出来迎接姑娘?

话音落下,庭院里的阿金和阿蛮都转过了头,阿金脸上一瞬间扬起了笑,恭敬地走过来行礼,小姐回来了。

阿蛮不敢吭声,只沉默地站在阿金后面,低着头,尽可能地降低自己的存在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