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清歌萧云墨晋宁抖音小说第3章全本章节在线阅读

萧云烨冰冷的目光直接将德妃定在原地不敢动。

苏青枢扫了一眼,逮住机会站出来,恰到好处捂住额头,怯怯看一眼德妃颤声道:皇上息怒,德妃姐姐就是和臣妾闹着玩呢。

哗啦一声脆响,萧云烨摔了茶盏,他的脸色更黑,闹着玩会在摔成这样,你当朕是三岁的孩子吗?德妃,到底怎么回事!

德妃猛一哆嗦,哀求的目光扫视一圈。偏偏这个时候,天子震怒,没人敢替她说话,臣妾

她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没说出话。

奴婢用性命发誓,字字真言,皆乃亲眼所见,如有半点栽赃德妃娘娘,天打雷劈,永世不得超生!

寒香不愧是苏青枢培养了五年的丫头,狠毒的誓言成了压倒德妃的最后一根稻草,萧云烨心头仅存的那丝怀疑被打消。

德妃,朕只道你的性子有些烈,没想到你会做出这种事。萧云烨眼中划过一抹冷意,但想了想德妃的母族,最终说道。

传朕旨意,德妃举止不端,罚在景仁宫手抄经书三百遍,抄不完不准出门。

德妃一下瘫坐在地,目光呆滞。这么多年了,这是萧云烨第一次对她发火。

摆驾回宫。

萧云烨怒意冲冲,头也不回地离去。

等他走了,苏玉璇慢慢起身,盯着苏青枢冷笑道:真是小看妹妹了,本以为姐妹们同心同德,没想到苏妃还把姐妹间的玩闹当了真,让皇上罚了德妃。

一句话,惹得众人看向苏青枢的目光变得不友善起来。

苏青枢清淡地笑了笑,若不是姐姐推无辜的人去背锅,寒香也不会出声的。德妃做了错事,只被罚抄三百遍经书,可那婢子本是无辜的,却要被杖毙。妹妹觉得,人在做天在看,为人做事还是要善良些。

夹棍带棒的几句话,顿时让苏玉璇颜面扫地,气愤地说道:你还敢狡辩。

呸!德妃被扶起来,猛唾一口苏青枢,恶狠狠地说道:本宫不过是不小心绊了你一下,你竟让丫鬟在皇上面前告状。你等着,本宫不会放过你的。

德妃娘娘何出此言?苏青枢故作惊讶地挑起眉,是皇后娘娘非要臣妾前来,不然今日皇上正和姐姐们谈天说地,又哪里轮得到臣妾告状。

更何况,若不是姐姐伸腿绊了我,妹妹就算想告状都没有地方。这么说来,还真是多谢姐姐这一脚。

德妃一口气没上来,立即涨红了脸,抬手便打过去,本宫今天就好好教训你!

德妃三思啊,苏青枢抓住她的胳膊,甩到旁边,眸子闪过冷意:若因别的事再度惊扰了圣上,想必不单单是罚抄经书如此简单了。

你!德妃踉跄几步,有些狼狈。

骂不过苏青枢,打不得苏青枢。德妃恨的牙根痒痒,却没有办法。

姐姐们慢慢聊,臣妾告退。

不等德妃发作,苏青枢优雅地福身行礼,带着寒香退出长秋宫。

等回了未央宫,寒香再也抑制不住兴奋道,主子,你看没看到刚刚德妃的脸色,她绊倒您,还跟着皇后奚落主子,真是自作自受。活该被罚!

苏青枢却猛一拍桌子,声音冷意森然:寒香,你可知错!

寒香立刻噤声跪下,奴婢知道自己错了,若不是主子替奴婢说话,今日被拖出去的可能就是奴婢了,可奴婢不后悔,奴婢就是看不得德妃和皇后那样羞辱您!

这丫头倔强的让苏青枢久久无言,沉默一会儿,只好缓和了语气道,算了,起来吧,日后不可这样冲动。你先出去,我自己呆会儿。

苏青枢闭上眼睛,脑海里却不禁浮现出萧云烨那个担忧的眼神。知道自己怀有身孕的只有他,当时他因此事大发雷霆,是在关心她?

她忽而睁开双眼,眸中划过一抹决绝,不管怎样,都是他先背弃信诺封了苏玉璇为后。

突然间,寒香敲了敲门扉,打断了苏青枢的思绪。

主子,长秋宫洒扫的宫女想见你。

让她进来。

唯唯诺诺的宫女被寒香带进来,见到苏青枢,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奴婢福儿叩谢苏妃娘娘救命之恩。说完,便拼命磕头,寒香拉都拉不住。

好了。最后是苏青枢出声打断,本宫救你不是让你给本宫磕头的。

福儿身形一顿,猛地抬起头,字字铿锵道:娘娘若有事尽请吩咐,福儿贱命一条死不足惜,但求为娘娘分担忧难。

苏青枢一听,动作顿了顿,问道:你倒是个机智的,怎么在长秋宫做一个洒扫婢呢?

奴婢自知深宫险恶,不求步步高升,只求平安出宫见到家人。只可惜,事不遂人愿多谢娘娘,救了福儿。福儿吸了几下鼻子,福儿略知皇后宫中几间秘辛,愿意告诉苏妃娘娘。

你且说来听听。福儿看了眼寒香,一咬牙,凑近苏青枢和寒香,低语几句。

苏青枢听完一脸惊讶,和寒香对视一眼,然后沉声道:本宫知道了,福儿,你先回宫去吧。深夜眼杂,别让旁人看见。

福儿称是,匆匆退下,离开了未央宫。

寒香重新把门关好,这才一脸担忧地看着苏青枢问:主子,你说她说的能是真的吗?皇后娘娘喝求子汤,还在后宫中行巫蛊之事这哪一样说出来,可都是重罪。

不知道。

苏青枢声音略又些沉重,她道:但我总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隐隐感觉会有不好的事发生。算了,不要去想了,是福是祸,都躲不过。

没想到,她的话一语成谶。

福儿走后不过半柱香的时间,苏青枢熄了灯正要躺下歇息,只听外面一阵纷嚷吵闹,还夹杂着宫女太监的惊叫声。

寒香,去看看怎么回事?苏青枢皱起眉,只觉得自己心跳地飞快。

话音刚落,未央宫的大门被大力推开。

来人,把苏妃带走。银甲森然的侍卫一股脑冲进来,一扬手,便要抓人。

你们是谁?竟敢擅闯未央宫。寒香眉头一横,双臂张开,挡住了他们,当朝后妃岂能容你们放肆无礼!

哼!还后妃呢,马上就要成为阶下囚了。为首之人冷笑一声,拎出盖了玉玺的圣谕,皇上手谕,苏妃指示长秋宫的宫女福儿谋害皇嗣,证据确凿,立刻押往天牢!带走!

一颗心猛地下坠,苏青枢手脚冰凉,福儿呢?

愧对皇后娘娘,已经自缢了。

咚一下,心彻底坠入谷底。

福儿的突然出现、留下的那几句模棱两可的话种种一切串联在一起,便不是巧合。

苏玉璇安排福儿来未央宫,不管最后自己对福儿说什么,那个可怜的婢子都会死。她的死是栽赃苏青枢最重要的一环,毕竟死无对证。

她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

如今只剩一条路可以走了。

我要见皇上。

手指不自觉被捏紧,声音有些发涩。

只要萧云烨的一句话,她就可以无罪。可这个时候,那个高高在上的男人还会相信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