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想一生荒唐第5章全文免费阅读

叶清歌和萧云墨相对坐着,车内一片沉寂。

萧云墨注意到叶清歌削瘦而毫无血色的脸,不由一愣,随即移开目光:以后不许抹粉,跟鬼似的。

叶清歌喉头发痒,却硬生生将***味咽下。

她低着头:王爷,妾身想去看看娘亲。

萧云墨冷笑一声:你若觉得王府丢得起这个脸,你便去。

本是罪臣,加上畏罪***,已是罪上加罪,皇上同意发丧已是开恩。

叶清歌深知自己的身份是不能出现在夏府的。

回到寄秋院,叶清歌扶着梅树,终是忍不住吐出隐忍在胸中多时的淤血。

那血落在纯白的雪上,竟如此触目惊心。

王妃

小梅急忙端来药,向来稳重的她手竟然颤抖起来。

叶清歌扶着树干,她嘴角滴着血,笑道:若你害怕,便去找管家另觅差事,只需隐瞒此事即可。

小梅并未回应,叶清歌也无力再说什么。

深夜,本来辗转反侧的叶清歌被困梦魇。

不!爹!我没有我真的求了王爷!爹

叶清歌惊坐而起,她惊慌地看了看四周,突然掩面而泣,自责就像一个牢笼将她牢牢困住。

朦胧夜色中,叶清歌悄悄地走回夏府。

此刻她只想离家近一些,哪怕她知道自己进不去。

可未到夏府跟前,叶清歌便看见几人围在夏府前骂骂咧咧,不时地还往门上丢石头和烂菜叶。

贪官!死得好!!

真是恶有恶报!你们夏家就是文人的灾星!

叶清歌脑袋一懵,冲过去挡在门外,不停辩解:别砸了!我爹是冤枉的!不要砸!

奈何无人理会她,反而被推搡在地。

府门大开,夏云临怒目圆睁地将那几人哄散,看见一身菜叶倒在地上的叶清歌愣了一下。

叶清歌攥紧手中锦帕:哥哥

你这个祸害还来干什么?夏云临转过身,将眼底的心痛尽数掩去,若不是你非要当王妃,爹怎会落得如今下场!

叶清歌慌乱地摇头:不!哥哥,我没有!我一切都是听太后和

你若不喜欢他,太后怎会下旨?

叶清歌愣愣住了口,萧云墨认为她是个小人她认了,为什么连自己哥哥都这么看她?

云临,谁在外面?

夏赵氏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

叶清歌眼中一喜,爬了起来:娘

夏云临眼中一慌,随即抬起手。

狠狠地一巴掌落在叶清歌脸上,彻底把她打懵。

夏云临一脸决绝:滚!自此夏家只有我夏云临一子!

叶清歌看着再次将自己隔绝在外的府门,迎着寒风一动不动。

府门内,夏云临颓丧的站在那,手轻轻的颤抖着,就这么透过门缝看着门外的瘦弱身影。

他唯一的妹妹,他看着她从那么小小一团长大,又悉心呵护到此。

可夏府倒了,决不能让她也被连累进来。

天亮了,叶清歌拖着僵硬的身子慢慢转身离开,夏云临暗中护她回府后才重重地喘了口气。

摄政王府。

叶清歌才踏进前厅就看见连韵坐在客椅上,她愣在原地。

王妃。连韵却起身行了个礼,那日在御花园内我失礼了,王爷与我不过是在说之前的旧事,并无什么私情。

叶清歌不明所以地看着连韵,她竟是特地来解释的?

连韵看着她苍白狼狈的样子,心中不忍至极:你可知你父亲是被谁检举的?

叶清歌直直看着她。

便听连韵一字一句:是萧云墨。

如此冷心之人,不值得的。

留下这句话,她便直接离开了。

夜晚,叶清歌靠在床头,看着闪烁的灯火,不知在想什么。

门突然被人踹开,萧云墨气势摄人地走到叶清歌面前:你在太后面前又挑唆了什么?为什么要辱了连韵清白?

叶清歌听不懂他在说什么,可即使说了什么也无关紧要。

她只问一句:是你吗?是你检举我爹吗?

萧云墨瞳孔一缩,良久:是又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