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发婉君心第6章完结版全文免费阅读

冬至过后,叶清歌咳得越发厉害。

纵然叶清歌不许,小梅还是悄悄地请了大夫。

门外。

大夫,情况如何?

大夫叹息一声:若不用顶级药材养着,恐怕命不久矣只是这个钱嘛

小梅咬了咬唇,跪了下来:大夫,求您不要将此事传出去。

没有钱,哪来的药。

小梅知道叶清歌的私房银两,在上次为见夏然就已花光了。

而她自己月例银子不够,只能去找管家求药。

但管家却直接拒绝了她。

叶清歌知道这件事后,把小梅叫到床边:跟着我没有好结果的,你若真心待过我,就当不曾识得我罢。

她自始至终都没有看小梅。

小梅看着她越发瘦弱的模样,只觉眼前人好似下一刻就会离开这人世,离开这折磨了她三年的王府。

小梅跪下来,藏起眼中的晶莹,叩了一个头:王妃,您要保重。

小梅被管家调去了厨房,寄秋院只剩下了叶清歌孤零零一个人。

偌大的王府,徒留这片清净地。

然而没过几日,小梅就匆忙跑来寄秋院,神色紧张:王妃,夏,夏公子出事了!

什么?我哥哥怎么了?叶清歌拾梅花的动作顿住。

他刺杀王爷,现在被关到刑部王妃!

叶清歌手上的梅花直直掉落,她赶忙奔向刑部大牢。

然而大牢没钱莫进,叶清歌被挡在门外。

她实在没有办法了,只能去找那个男人。

咳咳

她在淹没脚踝的雪中踉跄地跑向宫门,萧云墨此时正在上朝。

大雪落满了她单薄的身体,也将她冻得剧烈咳嗽。

当萧云墨从宫内出来,就发现叶清歌满身狼狈的站在那里,嘴角还有一丝血迹。

萧云墨吓了一跳,立刻将其扯上马车。

看着她如疯子一般的模样,萧云墨怒斥:你发什么疯?

叶清歌含着泪,声音颤抖:王爷,我哥哥是怎么回事?

萧云墨眉头一皱,想不到叶清歌竟对自己半句问候都没有,只关心刺杀自己的哥哥。

他转过头,声音冰冷:他罪有应得。

叶清歌闻言,脸色惨白。

她知道,萧云墨不会放过哥哥了。

叶清歌又去求了太后,可太后怒火中烧斥道:刺杀摄政王其罪当诛!

太后不帮她,皇上见不到。叶清歌被强送出宫,一夜间她就成了整个皇城的笑柄。

叶清歌徒然站在宫门外,***的宫门好似一瞬就会吞噬了她。

她踉踉跄跄跑回夏府,却见夏赵氏原本乌黑的头发短短几月便两鬓斑白。

娘!

叶清歌扑到夏赵氏怀中,放声哭泣着。

夏赵氏眼神平静,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背:你不该回来,一切有娘在,回去吧。

叶清歌怎肯离去,夏赵氏一狠心,将叶清歌推开,命两个小厮将叶清歌带走。

刑部大牢。

夏云临奄奄一息地躺在冰冷的监牢中。

夏赵氏花光了夏家最后的钱财,才入得这地狱似的囚牢。

她轻轻地将夏云临抱在怀里,声音哽咽:娘知道你委屈,你替妹妹难过,替你爹难过,娘心里也难过

夏云临微咧嘴角,用尽全力唤了声娘。

他也不知在这炼狱受了怎样非人的折磨,眼见着是活不成了

夏赵氏看着如此痛苦的儿子,颤抖的手渐渐覆上夏云临的脸:娘知道

夏云临没有挣扎,他眷恋地看着夏赵氏,心中只是放不下叶清歌。

奈何命定如此,夏云临的手最终无力地垂了下去,再无声息。

天空微微亮了。

夏赵氏颤颤巍巍地走出刑部大牢,眼角流尽最后一滴泪,呢喃着:老爷,儿子就拜托给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