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发婉君心第6章全文阅读无弹窗

示弱只是她的试探,没想到那个人真有问题!

到底是谁,派人行刺她?

她畅通无阻地跑出监牢,可是越跑却越心惊,脸色也越来越沉。

这一路的呼救竟然没有狱卒前来!

等到门口,苏青枢明白了原因,看守的狱卒中了蒙汗药,全都倒在地上,竟无一人清醒。

来人啊!她扯破了喉咙,却只能听见自己的回音,以及身后越来越近的脚步声。

难道自己今天真的要折在这里了?

脑子转的飞快,也没想到办法,眼看着自己脚步越来越沉重,索性她停了下来,抽出一个狱卒的佩刀,转过身直直对着后面。

说,你是什么人!谁让你来的?

那人先一怔,而后狞笑着慢慢拿起匕首:也罢,让娘娘当一个明白鬼,反正天牢的守卫都被迷晕,没人能就你。只要你死了,我也算给姐姐报了仇。

姐姐?苏青枢愣了。

被娘娘害死的福儿,可还记得?那人阴鸷的眼神中夹杂着一丝仇恨。

他是福儿的弟弟。

苏青枢恍然大悟,却又深深皱起眉,不对,还是有地方不对。

你凭什么说福儿是我害死的,她死在长秋宫,要说有关系,也是和皇后有关系。

怎么会和皇后娘娘有关系?若不是她心怀仁慈告诉我真相,恐怕至今连她的死我还不知情。今日是姐姐的忌日,就用你的血祭奠我姐姐九泉之下的亡魂!受死吧。

他越说越激动,劈手打掉了苏青枢手里的佩刀,锋利的匕首直直冲向苏青枢,眼看就要刺中。

福儿是皇后杀的。苏青枢脱口而出,闪避中被匕首扎进右胸,脸色瞬间惨白,却硬挤出一个讽刺的笑容,而且是今日死的,恐怕,你现在是给杀了你姐姐的真正凶手卖命呢!

你什么意思?惊诧在男人的眼中一闪而过,他下意识停了手。

苏青枢挣扎着站起身说:你想想看,本宫想害死一个婢子,随便给个罪名就可以制裁她,又何必如此兴师动众?福儿常年在长秋宫当差,恐怕是不当心知道了皇后的什么秘密,借此机会被灭口了吧。

她的话说完,男人面色有些踌躇和意动。

苏青枢眼前一亮,苍白着脸继续说:你连姐姐的尸体都没有见过,就听信了别人说辞。恐怕你姐姐的亡灵也要被你的蠢笨气死了,真相没有查明就以命换命,真替你不值当。

你!男人气得涨红了脸,却没继续对她动手。

我若是你,现在就赶紧跑。免得真凶没有查到,反而把自己命搭***。

苏青枢强撑着让自己身体站稳,冷冷道:你看墙壁凹槽处烛火是不是已经熄灭了?遇袭吹灭蜡烛,天牢顶层的机关会被触动,发出信号。现在京城的侍卫已经在路上了,再不走,可就没有机会报仇了。

仿佛是配合苏青枢的话,地面轻微震动,显然大队人马马上就要来了!

男人脸色又是一白,忽然想到什么他抽出匕首,转身就往外跑。

噗嗤一声,钝器拔出体外,一股鲜血从伤口喷涌而出。

苏青枢拼命瞪大眼睛看着出路,眼前的视线却越来越模糊,男人的身影刚消失,她再也坚持不住,咚一声栽倒在地,失去了意识。

模糊中,她看到了萧云墨。

他走在人群最前,一脸焦急的奔向她。

青枢!青枢!

苏青枢笑了笑,紧接着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她喃喃道:云墨,你来了啊,真好。

很想很想和你说对不起,那天没和你一起死,今天就要去见你了,虽然晚了些让讨厌的萧云烨自己玩吧,我来找你了

身下的怀抱紧了紧了,她只朦朦胧胧听见了几个字。

不不可以真不允许。

苏青枢想皱眉,却渐渐流失的意识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了。

她的声音轻地仿佛让人听不见,说什么呢,云墨。等会儿我见了你再说吧。

说完这句话,她头一歪,彻底失去了意识。

苏青枢!萧云烨的脸倏然沉了下去,整个人阴沉的可怕,你给朕醒过来,朕不允许你去见萧云墨!你若是敢丢下我一个人,朕立刻就去把萧云墨的坟刨了!

苏青枢的眼皮无意识动了动。

太医大喜,皇上!皇上您再说几句,娘娘有了点求生意识!还有救啊!

萧云烨僵***一下,只好继续说:不但挖坟,还要鞭尸四十九日,然后把他的头挂在城墙上,受万人唾骂,最后挫骨扬灰!骨灰也要扔到最北的昆仑,让他永生永世承受冰寒。

苏青枢眼珠转动着,终于,渐凉的体温逐渐回暖。

萧云烨抿紧了嘴唇,垂头贴近她的耳畔,声音难得一见地流露出脆弱。

苏青枢,只要你能醒过来,怎样都可以。绝对,不可以留下我一个人。求你

最后的话,被他贴近额头的温柔的吻封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