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清歌萧云墨晋宁抖音小说第4章大结局免费阅读全文

苏青枢还是见到了萧云烨,御书房紧闭的大门为她敞开一条缝隙,他也在等她。

臣妾,给皇上请安。缓步走到他眼前,她跪在地上,犹豫一下,还是行了大礼。

有什么要说的?萧云烨的身形隐藏于袅袅升起的白雾中,声音穿过空旷的大殿有些失真,让人听不出他的语气。

闻言,苏青枢心里微有些沉重,低下头,试图掩盖住自己的真实情绪,平静的反问道:你真觉得是我做的?

玉璇怀有身孕,你嫉恨在心,更因为你在长秋宫摔了一跤,与她生出矛盾,于是收买了那个宫女下毒。朕说的可对?

我没有。

苏青枢,朕觉得看错了德妃,没想到也看错了你。他的声音透着一股浓浓的失望和疲惫,长叹一声,没想到,你会变成这样。

苦涩顺着心脏席卷到指尖,苏青枢微微颤抖着,只觉得心像被剖开几道大口子一样。

皇上,当真这么想?像是自问自答,她轻笑一声,温热的眼泪涌到眼眶,大殿的空气里回荡着浓浓地悲凉。

既然认定是臣妾做的,那便是臣妾做错了。要罚便罚吧,青枢也不求皇上开恩。

她跪在地上,生生把眼泪逼退回去,那些委屈和不甘也随之倒流道心底最深的角落,被掩盖起来。

反正,无论怎么解释也不会被相信。

苏青枢!萧云烨被她的这幅样子激怒,声音带上不悦,你就不打算向朕解释吗?

苏青枢笑了笑。

臣妾说没有,可皇上并不相信。她缓缓说着,清冷的声音中带着心灰意冷。

无论苏玉璇说什么你都会相信,而我的话你怎么也不会相信,这样的事已经发生过太多次。青枢累了,不想再解释。自从被你强迫带进宫里,我就已经预料到会有这么一天,只是没想到这么快。

你是在讽刺朕?萧云烨冷笑一声,眼里的失望越发明显,玉璇没说过你一句不好,这一切都是朕命人调查出的真相。

那不过是别人想让皇上看到的真相罢了。

许久,御书房一片死寂。

他最终还是说话了,声音是苏青枢从未听过的冰冷,你如此倔强,那便去天牢呆着,好好清醒清醒。来人,苏妃意图毒害龙嗣,押下去。

心不可抑制地坠入深渊。

谢皇上。苏青枢往萧云烨的方向深看一眼,她要把这个男人绝情的样子牢牢印在脑海里。

能有今日,她怨不得别人,只怪自己当初不该对他抱有那一线的希望。

她被带下去,身影在门口消失不见。

萧云烨盯着门扉怔怔出神,明明是她做的错事,怎么有种其实是自己做错了的错觉呢?

莫名的烦闷涌上心头,萧云烨揉烂了手中的宣纸。

皇上,徐御医求见。

让他进来。萧云烨头疼地揉揉眉心,徐御医是给苏青枢看诊的太医。

启禀圣上,徐太医扑通一声跪下来,下官查阅了贤王府的记录,发现发现贤王妃和贤王并未同房过。

什么?

萧云烨的身子一下僵住。

只听徐太医继续道:微臣根据贤王府的起居注,再加上密法,已推算出准确日子,娘娘受孕应该是在三个月前的初五。

喜悦瞬间涌上萧云烨的心头,苏青枢腹中是他的孩子,而且,她和萧云墨从未有过欢好,如此说来,他是她唯一的男人!

萧云烨的脸带上笑意,阴郁的心情瞬间明媚起来,朕知道了,你下去领赏吧。

等徐太医退下,他便迫不及待的唤着总管太监,来人,传朕旨意,苏妃

话说一半却顿住,她怀了自己的孩子是事实,害苏玉璇也是。萧云烨的欣喜瞬间被浇灭,眼眸黯也淡下来,摆了摆手道。

无事,退下吧。

他重新坐回去继续批阅奏折,没注意到,后殿的垂帘后一道身影已经矗立在那很久,她把萧云烨和徐太医的对话完完整整听了下来。

垂帘微动,那道身影静悄悄离开。

娘娘,您不去找皇上了吗?

守门太监有些奇怪,皇后刚从后殿***就很快出来了。

本宫突然想起来有些事没有处理完,等会儿再来找皇上。苏玉璇挤出一抹笑,脸色有些苍白,对了,本宫过来的事就不要通报了,皇上公务繁忙,莫要惊扰。

娘娘心系皇上,奴才定会按照吩咐做的。

甚好。

苏玉璇点点头,转身离去,没人看到她袖下的手紧紧交握在一起已经爆出青筋,心中更是掀起惊涛骇浪。

苏青枢比她还早地怀了萧云烨的孩子!若那个女人成功诞下皇子,她的孩子岂不是长子?母凭子贵,苏青枢地位会比她还要高!

不行,绝不能允许那个**爬到自己的头上。

眸光里杀意一闪而过,危机应该被直接扼杀在摇篮里。

珍珠,你去给本宫查查,苏妃现在人在哪里,听说被关押起来,本宫要去看看她。

是,娘娘。

等等,我记得福儿有个弟弟在长秋宫当差?你去把他找来,就按照我嘱咐你的跟他说。苏玉璇在珍珠耳侧低语几句,看着珍珠奉命离去,心慢慢放回原处。

借刀杀人,她最擅长。

京城的天牢。

苏青枢手脚覆上沉重的铁链,踉跄着被推进监牢。

贱妇,竟敢谋害皇嗣,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你就在这里呆着,等着砍头那天吧!呸!

一口黏黄的浓痰吐在她的脚边,随即监牢的铁门被重重关上。

抱紧了膝盖蹲在相对干净的墙角没多久,她只觉得胃瞬间开始翻江倒海。地上的茅草很久没有换过,也不知上面死过多少个人,血污已经深深侵入其中,透着腥臭和霉味。

呕!苏青枢再也忍不住,扶着墙,吐的天昏地暗。

喂,宫里来的,有人给你送饭了。这时,一个牢头拎着个食盒,隔着栅栏,把一道道的菜端***。

苏青枢有些疑惑寒香哪里来的钱收买门口狱卒,可看到清粥小菜,虚弱的胃蠢蠢欲动。

她端起碗,把粥喝了下去。

只喝了半碗,小腹传来剧痛,当啷一声,碗坠落在地。

一股血顺着腿根流下来,湿了脚下的土地。

我的孩子!苏青枢捂住肚子,惊恐的瞪大双眼,能感觉的到,那个小小的生命正在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