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45635第10章完整章节在线阅读

天都,摄政王府。

屋外皑皑大雪,屋内炭火熊熊,却没有让叶清歌觉得有一丝暖意。

空荡荡的书房只有她浅浅的呼吸声,看着这个她本不被允许的***的地方,叶清歌苦笑一声。

苍白纤细的手抚了抚桌上自己拟好的休书,心中不由地升起一丝迷茫。

房门被推开,叶清歌抬起头,尽管烛光暗淡到只能看清来人的身形轮廓,但她知道是萧云墨,当今皇上的二弟,尊贵的摄政王,她的夫君。

萧云墨似乎也不会想到叶清歌居然会在这里,顿时眉头紧蹙,出去。

叶清歌垂下眼帘,忍着胸口的苦涩感,轻轻地道:王恳请爷休了臣妾吧。

听到这话,萧云墨愣了一下,随即眼中浮出一抹厌恶:你又有什么花样?若是真想被休,也不用等到现在。

此话如同一根针狠狠地刺进了叶清歌的胸口。

这一次,臣妾真的不闹了。

可萧云墨根本不信,似乎叶清歌说什么都是满口的谎言而已:那你便自己与太后去说。

他转过身去,语气中是毫不掩饰的厌恶和不屑:你既有让太后威胁本王回来的本事,又何必在本王面前惺惺作态。

砰一声。

房门被狠狠砸上。

萧云墨似乎连再多看她多一眼都觉得恶心。

叶清歌隐忍了六年的心终于在此刻完全塌了下来。

在萧云墨眼中,她始终是个谄媚小人,哄着太后赐了婚,最后小人得志般的嫁入王府。

可她明明什么都没有做过。

到如今叶清歌还清清楚楚地记得六年前的洞房花烛夜。

萧云墨不曾看一眼身着凤冠霞帔的自己,连盖头都未挑开,只留下一句:往后生死由你。

短短六字,字字诛心。

未关紧的门缝,寒风袭入。

叶清歌没有禁住地打了个冷颤,随即又引的一阵剧烈的咳嗽。

她赶紧用帕子捂着嘴,嘴中残留的苦药味变得浓烈。

生死由我

到如今,她大概真的是如愿以偿,求来一死。

薄薄的休书被风卷起,最后落入一旁炭盆中,残余的点点星火将纸一角烧了去。

直到将近卯时,叶清歌才僵硬地站了起来,拖着疲惫的身子走出书房。

回到雪清院天已大亮,未想院内居然多了两个人。

一位是晋宁公主,皇上和摄政王的姑姑;还有一位女医。

见叶清歌一身单衣走了过来,晋宁当即就呵斥:堂堂王妃,衣冠不整的像什么样子!

叶清歌只是木讷地行了个礼,声音沙哑:臣妾失礼。

晋宁依旧没有好脸色,她睥睨着叶清歌,言语鄙夷:六年了,你这肚子是一点动静也没有,今日本公主特地将太医院的医女带来帮你瞧瞧,看是不是你身子不行。

叶清歌一怔,可她却没有资格去拒绝堂堂长公主。

紧紧地握了握拳:那件事,终究是瞒不住了。

片刻后,女医诊断的结果出来了。

晋宁听完,立刻怒火中烧,冲进房内。

啪!叶清歌被晋宁狠狠地一巴掌***在地。

晋宁扯过她的手臂,看着上面那颗红色守宫砂,愈发怒火中烧。

成亲六年都没有圆房,叶清歌,你怎么还有脸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