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修重生福气农家女第2章好看章节在线阅读

元启国,景元三十年,八月。

岭州已是深秋,天气寒凉,地上满是被北风打落的枯叶,入目一片萧瑟。

不好了,不好了,有人跳河了,快来人呀!救人啊!

晌午过去没多久,江成村的河岸边,一位大婶刚端着一盆衣服来到河边,就眼尖地发现河里有个身影在扑腾,当下也没多想,扯着嗓子就吼起来。

身后跟着的几个洗衣妇人听到了也跟着喊起来,还有个腿脚灵活的小姑娘边往村里跑边喊人。

眼见水里的人扑腾几下就没了身影,旁边有小妇人卷起袖子就想下水救人,还好有理智的把她给拦住了。

这时候村里飞奔过来几个年轻小伙子,其中一个脚步飞快,一头就扎进了河里,后面几个也不遑多让,接连跳进冰冷的河水。

听到动静的人几乎都围到了河边,幸好几个救人的小伙子都是身强力壮,水性极好,很快就从河里把人捞了上来,岸边的人也跟着帮忙七手八脚地把人抬了上去。

刚开始喊救人的大婶探头一看,顿时脸色一变,眼泪就不受控制的往下滚落,哭道:哎呀,怎么是二丫!你这傻孩子怎么这么想不开啊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可让你爹娘怎么活呀?

丁三婶,你让让,别光顾着哭,救人要紧。有懂行的大婶从人群中到挤到丁二丫旁边,有技巧地给她按压胸口,没几下就让丁二丫吐出一大口河水来,接着又昏迷过去了。

正在不远处田里干活的村长也赶了过来,见到丁二丫喘过气来,自己也长舒一口气,正声道:行了,都别在这杵着了,先把二丫抬回家,腿脚快的再找个大夫去。

有人指挥,人群很快就平静下来,刚刚第一个跳下河的小伙子扎进人群里喊道,村长,我来背二丫回去就行,让我弟丁平去找大夫吧,不麻烦大家了。话说完,又对还在抹眼泪的纪氏说道,娘,别哭了,帮忙把二丫扶我背上。

众人见是丁二丫的堂哥丁康自告奋勇,也就不多插手了,毕竟二丫也是十五岁的大姑娘了,多少要顾忌她的名誉。

等丁康背走了丁二丫,围观的人也就一哄而散了,只剩几个妇人仍聚在一起,小声讨论着什么。

我说黄婶子,你消息灵通,知道丁家二丫头好好的为啥要跳河吗?

被称作黄婶子的妇人完全听不懂人家的弦外之音是说她八卦,一脸得意道:你今个真是问对人了,我还真就知道这丁二丫为啥想不开。

黄婶子别吊胃口了,快给我们说说这是咋回事啊。

黄婶子故作神秘,压低声音道,我跟你们说了,你们可不能对外人说是我说的。

几个妇人彼此心照不宣,点头如捣蒜。

黄婶子这才对着丁二丫的背影挤眉弄眼道:年前丁良才给他家二丫定了亲你们知道吧,听说那柳家的儿子今年中了秀才,日后还要去城里赶考呢,现在人家哪里还看得上农户家的村姑,说不定马上就要来退亲了,这丁二丫呀,估计是听到风声,一时想不开呢。不过呀

黄婶子顿了顿,眼角看着纪氏几人渐渐远去,这才继续说道:我猜今天这出指不定是个苦肉计,丁家怕柳家退亲,故意寻死觅活来逼柳家赶紧上门娶亲呢。

这不能吧,我看这二丫长得水灵,十里八乡都没有比她更好看的姑娘了,那户人家真能放着这么好的媳妇不要?

黄婶子听到有人质疑她,顿时有点不高兴,拉长了脸道,我说了你们又不信,还来缠着我问做什么?你们看着吧,秀才家一准要来退亲,不然这丁二丫为啥要寻死,还不是为了男人。

这话说的就有些诋毁丁二丫的意思了,几个妇人都没接话。

黄婶子自顾自地说着:要我说,这二丫也是个蠢的,这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男人遍地都是,就凭她那个长相,嫁到哪个富贵人家做个姨娘也是好的,干嘛非死乞白赖的盯着人家穷秀才。再说了,丁良才一家养大她可不容易,瞧她那小脸嫩得能掐***来,不知道花费了多少银钱呢,她要就这么死了,一分钱聘礼都没给父母挣回来,也太不知道好歹了。

有妇人听不下去了,忍不住反驳道;黄婶子你这什么话,你养女儿就是为了卖银子的不成?

黄婶子不以为然,昂首扬声道:不能卖银子,养那赔钱货干嘛?还不如一生下来就扔粪坑里淹死呢!我家妮子要是能有丁二丫那么好看,我能五两银子就把她嫁出去?起码也得五十两白银。

虽说江成村里没有哪户人家不重男轻女,但像黄婶子这样拿女儿当个物件估价的人还是少数。话不投机半句多,几人顿时没了跟黄婶子攀谈的兴致,纷纷找借口溜走了。

江成村里的人大多勤劳朴实,河边的事情一出,就有人忙跑去给丁二丫的父母报信了。丁康刚把丁二丫送到她家,厨房的灶上已经热好了姜汤,床边放着毛巾和干净的衣裳。等丁二丫的娘李翠芝给她换洗好,被丁平连拉带拖的大夫也正好赶到了。

屋里的几双眼睛紧盯着大夫,看大夫眉头紧皱成川字,夫妻俩都忐忑不安,生怕大夫说出什么节哀之类的话。

大夫把完脉,又掀开丁二丫的眼皮看了看,满脸不解地咦了一声。

丁良才夫妇一个激灵,跪倒在地,拉住大夫的衣角,哀求道:大夫,我求求您,求求您一定要帮我救救二丫,我们就这一个女儿

四叔四婶你们先起来。大夫被他们这一跪吓了一跳,忙扶他俩起来,二丫没事。

没事?两人对视一眼,眼底皆是疑惑。

大夫擦了擦额头的汗,说道:二丫脉象平稳,身子没有大碍了,我就是奇怪她怎么还没有醒过来。

众人并不知晓,躺在床上的丁二丫早已换了芯子。

而风轻灵也没想到她一个修仙者,肉身被毁后,元神竟然被一颗神秘珠子吸走,然后莫名其妙离开了浩淼大陆,在这个没有一丝灵气的凡界重生了。

此刻她的元神还没能掌控这个身体,自然是动弹不得。

大夫也只是个村子里的赤脚大夫,没有正统学过医术,看点普通的病症还行,遇上风轻灵这种症状他也是百思不得其解。最后他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叫李翠芝把姜汤端来给风轻灵灌了下去。

好在一碗姜汤下去,风轻灵苍白的脸色逐渐有了血色,大夫长吁一口气,由丁良才千恩万谢地送出门。

瞬息之间,风轻灵已经捋顺了所有事情。

原来这具身体的原主刚刚不慎落水溺亡,神秘白珠将她的元神往这具身体里一吐,然后便龟缩到丹田处不管了。

通过原主的记忆,风轻灵了解到这里叫九州大陆,元启国是这片大陆最大的国家。

而且原主真名并不叫丁二丫,而是与她同名同姓,丁良才夫妻只是她的养父母。

风轻灵心有疑虑,不过她向来心宽,虽然重生成了肉体凡胎,但白得了一对父母,总比她做了一世的孤家寡人好。

察觉到自己现在还无法控制身体,风轻灵猜测,或许是原主执念未消,于是在心中默默向原主说道:修仙之人讲究因果,我既然占用你了的身躯,便是承了你的因,我以天道起誓,你要的公道我会帮你去讨,你欠的养育之恩我会替你来还。

刚起誓完,风轻灵就觉得身子一轻,再次尝试地动了动手指。

醒了!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