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的不闹了第8章全文免费阅读

从宫中离开的马车内。

叶清歌和萧云墨相对坐着,车内一片沉寂。

萧云墨注意到叶清歌削瘦而毫无血色的脸,不由一愣,随即移开目光:以后不许抹粉,跟鬼似的。

叶清歌喉头发痒,却硬生生将***味咽下。

她低着头:王爷,妾身想去看看娘亲。

萧云墨冷笑一声:你若觉得王府丢得起这个脸,你便去。

本是罪臣,加上畏罪***,已是罪上加罪,皇上同意发丧已是开恩。

叶清歌深知自己的身份是不能出现在叶府的。

回到雪清院,叶清歌扶着梅树,终是忍不住吐出隐忍在胸中多时的淤血。

那血落在纯白的雪上,竟如此触目惊心。

王妃

小梅急忙端来药,向来稳重的她手竟然颤抖起来。

叶清歌扶着树干,她嘴角滴着血,笑道:若你害怕,便去找管家另觅差事,只需隐瞒此事即可。

小梅并未回应,叶清歌也无力再说什么。

深夜,本来辗转反侧的叶清歌被困梦魇。

不!爹!我没有我真的求了王爷!爹

叶清歌惊坐而起,她惊慌地看了看四周,突然掩面而泣,自责就像一个牢笼将她牢牢困住。

朦胧夜色中,叶清歌悄悄地走回叶府。

此刻她只想离家近一些,哪怕她知道自己进不去。

可未到叶府跟前,叶清歌便看见几人围在叶府前骂骂咧咧,不时地还往门上丢石头和烂菜叶。

贪官!死得好!!

真是恶有恶报!你们叶家就是文人的灾星!

叶清歌脑袋一懵,冲过去挡在门外,不停辩解:别砸了!我爹是冤枉的!不要砸!

奈何无人理会她,反而被推搡在地。

府门大开,叶云临怒目圆睁地将那几人哄散,看见一身菜叶倒在地上的叶清歌愣了一下。

叶清歌攥紧手中锦帕:哥哥

你这个祸害还来干什么?叶云临转过身,将眼底的心痛尽数掩去,若不是你非要当王妃,爹怎会落得如今下场!

叶清歌慌乱地摇头:不!哥哥,我没有!我一切都是听太后和

你若不喜欢他,太后怎会下旨?

叶清歌愣愣住了口,萧云墨认为她是个小人她认了,为什么连自己哥哥都这么看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