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王妃拿你的玉玺砸核桃了第3章 一脸***碧池样全文精彩阅读

青衣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脱下了身上男人的衣服换上了一套衣裙,站在镜前看了会儿,越看越不满意。

镜子里这清丽脱俗的小娘皮是谁?

她堂堂阴司青衣殿女阎王,手下御鬼千万,叱咤九幽,长相妥妥的妖艳***,一个秋波过去迷死一堆阴司小鬼。

哪像镜子里这个,皱眉像是泫然欲泣,生气像是含羞带嗔。

嘴一噘,不得了哦,更是我见犹怜。

这特么妥妥一白莲***婊的容貌配置啊!

还有这胸,呵呵,这是在开玩笑吗?

青衣闭上眼摸起来,手感还没不久前被自己给睡了的那个小白脸来的扎实。

青衣脑壳痛,好在这脸还是美的,腰还是细的。她暂时还能忍,至于别的,先天不够后天来凑了呗!

叉着腰又在镜前转悠了两圈,她忽然抬起头,看向屋梁上的一团黑影,冷声道:下来。

一坨胖的不见四爪唯有硕大***在左右摇摆的一只大黑猫从屋梁上跳下来,身后那根尾巴竖的宛如一根棒槌,纵身一跃就到了她前方的梳妆台上。绿油油的眼睛冒着幽光,明明是只猫,脸上的表情看着却充满人气儿。

我就说上来后你怎不见踪影,原来是穿到一只畜生身上了,倒挺配你。青衣红唇一翘。若有旁人在,此刻定吓得魂飞魄散,这只肥猫居然开口说话了,它先是喵了一声,然后不甘示弱的回怼回去:

你又好到哪儿去?瞧你现在那一脸***碧池样,变成自己最厌烦模样的滋味爽不爽?

青衣眸光危险,***了***红唇,呵,今晚夜宵吃猫肉,本座觉得不错,你觉得呢?

肥猫打了个哆嗦,倒没了先前嘴硬,岔开话题道:这原主名叫楚青衣,与你倒是相配,不过你故意偷渡到人间,这一上来就动用法力,不怕被地下那几个老鬼找到?

你若是能早点出现,我用得着动用法力?青衣反唇一讥:废物。

我废物?我堂堂阴司判官之首!肥猫怒道:还不是你好好的轮回道不入,非要偷渡!否则我能找这样一具肉身!

呵,若是走轮回道上来,那几个老鬼趁机抹了我的记忆与法力,我在这人间还不是由着他们宰割?青衣面无表情道,阴司乱了几千年还不是拜他们所赐,烨颜一旦醒过来,这几个老鬼免不得革去十殿阎王之职!

是是是,烨颜是你亲哥,你当然有恃无恐了。

肥猫不屑的撇嘴,结果面部神经没那么发达,倒像是在打哈欠。

青衣似笑非笑瞥了它一眼,肥猫立马闭嘴,猛似察觉到了什么又一跃到了屋梁上。

殿门从外被推开,一个宫女装扮的人走了进来,见到青衣后先是一愣,面色猛地一变。

长公主殿下!你怎么你还没就寝啊芍药话到嘴边口风一改。

青衣脱下外袍往地下一丢,秀眉高挑:本宫何时就寝,几时轮得到你来管了?

是,奴婢哪敢管你啊。芍药眼神里带着不屑,显然过去对着原主时她是嚣张惯了。话刚说完就见青衣凉幽幽的盯着自己,笑容透着诡异。

芍药微皱眉,莫名有些不***,撇了撇嘴就要退下。

本宫让你退下了吗?傲慢的声音从后响起,芍药回头看着她,眼神透着不耐,公主殿下还有什么吩咐?

青衣指了指地上,又指了指后方衣橱,那些衣裙是什么东西?不是白的就是灰的,死人都不穿这么素的。通通拿去丢了,换些艳丽点的来。

芍药闻言倒是有些意外,神色古怪的盯着她,今天这楚青衣怎么怪里怪气的?

过去别说是艳丽的衣裳了,她连稍微贵重点的朱钗都不敢戴,巴不得缩在墙角没人注意,唯恐引人耳目。

不过她既这么说,芍药也就照做了。

楚青衣再不得宠也是个长公主,制衣的料子再差也不会差到哪儿去,把这些托人带出宫变卖了还能换好些银子。

至于艳丽的衣裙嘛,芍药心里鄙夷,人家制衣局愿不愿意给你这落魄公主做还是一码事呢!

芍药收捡着,忽摸到一件宽大的外袍,她目光微动,这分明是男人的外袍啊!

她灵机一动,见青衣没有注意,赶紧用别的衣服把这外袍包好,捧着一堆衣服就往外走。

慢着

青衣慢条斯理的开了口。

芍药心头一咯噔,竟有些紧张,自己刚刚的小动作难道被发现了?

去打水来,本宫要沐浴。

殿下,这深更半夜了你还洗什么

芍药声音猛地一滞,她抬头撇见青衣看自己的眼神,一刹像是被死神注视着那般,恐惧感淹没身心。

但只是刹那,这种感觉就消失不见,快的宛如幻觉。

她回过神来,对上青衣那张面无表情的绝美脸蛋,内心惊疑不定。

刚刚是她的错觉吗?

不知何故,她现在看到青衣的笑只觉浑身难受,像是被人脱光了***果的在示众一般。

唯恐被青衣发现衣服堆里的端倪,她悻悻的道了句喏,赶紧退离到殿外,并没见到后方青衣目光中嘲讽的神色。

芍药快步走回自己独居的小屋,把那件男子外袍藏好,锁门出去后立马招来一个小太监,低声道:快去向上面禀报,就说长公主殿下又回来了!

芍药让人去报信了之后,就以青衣要沐浴的由头屏退了宫内其余人,她是千秋殿的掌事宫女,历来独断专行惯了。若非身份在那里摆着,只怕她明面上都敢骑到长公主的头上,便是平日她一个当奴婢的也没少给主子脸色看。

归根到底还是楚青衣太怂太好欺负。

芍药摆完威风后,想着那件男子外袍,心道自己没准拿捏住了楚青衣的一个把柄,正是得意,抬头就见一道白晃晃的影子穿门而入进了浴池。

她吓了一大跳,赶紧揉了揉眼睛,刚刚那是什么东西?

浴池内,青衣闭眼泡在热水里,感觉腰间的酸痛一点点淡去,***的长吁了口气。正梳理着原主的记忆,忽然察觉到什么,美目一睁就看到一张和自己现在一模一样的脸贴到近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