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常在第7章全文精彩阅读

顾若杨年轻,性格也好,喜欢打游戏,打一把输一把,被班上的学生嘲笑了很久。他还有个习惯,无论男女同学,统一称为小朋友,别的老师一张嘴是那位同学你过来,顾若杨一开口就是那个小朋友你过来,好像幼儿园在分配下午茶的点心。

顾若杨教数学,和化学老师是大学校友,本科时同班,研究生时同寝,一道厮混了七年,用顾若杨的话说,那真是猪狗不如的七年。

两个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在课堂上互相揭对方老底,嘲讽对方是钢筋铁骨的理科直男,注定孤独终老,也曾在元旦晚会上手牵手地同唱一曲《单身狗之歌》

两个黄鹂鸣翠柳,你还没有女朋友。

雌雄双兔傍地走,你还没有女朋友。

一曲唱完,全校轰动。

两个人打嘴仗的功夫也是一流,教数学的嫌弃教化学的计算器都按不利索,开个平方还得百度一下;教化学的那个说教数学的是周期表第51号元素。

全班四十多个小呆瓜集体静默了一瞬,有点儿反应不过来这个51号元素到底是什么鬼。

化学老师怒敲黑板,咆哮:周期表的第51号元素是什么?是锑啊!锑的元素符号是什么?回去翻书!今天的作业,元素周期表抄二十遍,换不同颜色的笔抄,明天交!

小呆瓜们被凶得不敢吭声。

除了认真敬业,顾若杨最大的特点就是嘴碎,碎得跟饺子馅似的。转学没几天,时小多就感受到了顾老师的威力,有些好笑地想,若是按照皇帝封妃的规矩给顾若杨定爵号,他肯定被封为嘴嫔(贫)!

数学课上,试卷讲到一半,顾老师突然叹气,幽幽地说:满卷子的送分题,全被你们答成了送命题!

底下笑声一片,顾若杨敲了敲黑板:小点声,不要打扰到后面睡觉的小朋友!每次看见你们在数学课上睡觉,我都深感欣慰,以后不做老师了,我还可以转行去做医生。虽然我不会打针,但是治疗失眠症的手艺很不赖哦。

时小多没忍住第一个笑出声来,顾若杨叹气:还笑!成绩和分数都是你们自己的,就算你们全体倒数,也不耽误我开工资,明白吗?

时小多低声说:那样的话,你会被开除。

教室里又是一片笑声,在她身后睡觉的季星临被吵醒了,皱着眉毛看向她。

顾若杨点了点时小多的脑门:这个多嘴的小朋友,下课到我办公室来!

时小多嘤了一声,把脑袋藏到课本后面。

季星临睡眠质量不高,醒了就再也睡不着,他手上转啊转地玩着一支钢笔,目光在小前桌的背影上停留了片刻。

这丫头,接话茬的水平倒是不错。

时小多本以为自己要挨骂,没想到进了办公室,顾若杨不但没发飙还给她倒了一杯水。时小多受宠若惊,主动道歉:对不起啊,顾老师,我以后再也不乱说话了。

顾若杨说:小孩子勇于表达是好事,不要过分压抑自己,但也要注意场合。

不等时小多点头,顾若杨又说:坐你后面的男生叫季星临,是个很聪明的小朋友,只不过

只不过总是睡觉,不认真听课,成绩有点儿落后,对吧?时小多迅速接口,真诚道,顾老师放心,我会尽量在学习上帮助他的,共同进步嘛!

顾若杨本想说只不过性格有点儿内向,他是中考状元,成绩非常不错,你们可以多交流、多磨合,时小多一开口,直接弄反了他的意思。

这个情形就变得有点儿好笑了,mini学霸立誓要在学习上帮助超级学霸,共同进步。

顾若杨不忍打击新同学的积极性,揉了揉额角,一语双关:想法很不错,要加油啊。

时小多郑重地点头:老师放心,我会努力的!

顾若杨摇头苦笑。

离开办公室时午休已经开始了,时小多摸摸肚子,没感觉饿,也不想去食堂和人挤,便在冷饮店里买了一杯奶茶,沿着被树荫掩盖的小路散步。

天气很热,风都是闷的,时小多咬着吸管绕过一株参天古木,脚边簌簌一响,一只橘猫跑过去。橘猫的尾巴翘着,撞掉了一朵开在路边的小白花。

小白花叫阶前菊,能观赏,还能食用入药,看起来不太起眼,其实很有价值。

时小多蹲下身,将小花捡起来,夹在了随身携带的笔记本里。

周围草木繁盛,树荫和暗影将时小多层层笼罩,像是镀了层伪装。就在她撑着膝盖打算站起来时,突然响起一道疏淡清朗的嗓音:我停课两天,没来给你送吃的,有没有挨饿,或是被欺负?

时小多愣了愣,她认得这声音的主人,是季星临。

时小多看不见季星临的脸,只能听到他的声音,他笑了一下,低声说:我带了牛奶,还有罐头,都是你喜欢的。

先是一阵塑料袋的碎响,接着是打开罐头的声音,一个小铁盒出现在时小多的视线里。

橘猫吃得头也不抬,耳朵尖时不时地抖一抖,特别可爱。

拨开挡住视线的枝叶,时小多看见季星临摸了摸小猫的脑袋。阳光穿过他的指缝,将皮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