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嫣陶昕承现代第5章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府里,楚嫣想透透气,刚走到小桥中央,身后响起一个女子的声音。

楚嫣吓了一跳,赶忙回身:什么人?

我是这府里的侍女,来者笑容可掬,人畜无害,想必王妃还不知,这院中夜景该如何赏。

说来听听?楚嫣来了兴致追问道。话音未落,楚嫣便闻道一股神奇的异香,好香啊楚嫣喃喃自语。

女子邪魅一笑,等了等,才接着说道:您看,这荷塘之中,有一块圆形石头,中间却有凹陷,等月上中天,就正好能映在凹陷处,便如同月落湖中。

楚嫣还没有来得及去看,就觉得身子疲软,刚要探出身子,就觉得背后被人推了一把,整个人落入湖中,却无力挣扎。

湖水凶猛,意识渐渐飘离

我是大漠玉面王爷奇楚。

我会去大陶提亲的,你等我。

你要的花开满园,你要的金屋藏娇,你要的小桥流水,我一定会给你的!这只簪子,送与你作信物。

啊!小姐掉下山崖了!

奇楚

如果,我说我是祁王你还会心甘情愿和我在一起吗?

父皇已经下了旨意,要赐婚你我。

愿意做我的王妃吗?

我愿意。

为什么要骗我

田氏:嫣儿,你说你和祁王是真心相爱的吗?

楚嫣:是啊,阿娘!是我顽劣,掉入山崖,多亏祁王殿下救了我。

那时曾以为情意浓心

陶昕承:嫣儿妹妹,你为何不要我?你为何要嫁给祁王?

陶昕承:嫣儿妹妹,你、你忘了我吗?

楚嫣心想:我。。。我想起来了

下一刻湖水瞬间就如同恶魔一般,将一身红妆的楚嫣吞噬。

迷蒙之中,她听到一个人在说话。

痴儿,还不醒悟?!声音威严,不似凡人。

此是一劫,渡过可再续缘分,威严的声音还在说着,不过,若想重来,你可须拿出一物交换。

此时的楚嫣,才明白过来,这声音是在跟自己说话。

弟子不明楚嫣也感觉不到自己的身体,只能这样想着。

你只需回答,愿还是不愿,声音继续说道,若是不愿,贫道立时松手,送你去地府报到。

我愿意我愿意!楚嫣想着好死不如赖活着,怎么着先回去查清楚坑害自己的凶手是谁再说!

好。声音只回了铿锵一字,下一瞬,楚嫣便觉得自己身子沉重起来,即刻如跌落硬地,吃痛道,哎呀

你可醒了!身边又是一个男子的声音,让刚刚转醒的楚嫣又如处云端。

师父,她醒了!男子又对着别人说了一句。

听到了听到了。这声音,好耳熟!不就是刚刚一片混沌中的那个威严声音吗?!楚嫣迷茫地望着眼前的一切。

这是吾修老人,当世不世出的道家仙家。

承儿,你且记住,她是从鬼门关里踏过一步的人了,吾修老人提醒道,万事不可与以往相提并论。

是,师父!陶昕承对着吾修老人行了一大礼,也谢过师父,愿意收她为徒。

不必拘礼了,为师会常来照管的。说完,一挥浮尘,便烟消云散了。

嫣儿,陶昕承关心地看着楚嫣,你可是昏了三个月了。

什么怎么回事啊楚嫣按着脑门,挣扎着坐了起来,承王爷?!还好,她还记得陶昕承。

三个月楚嫣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前一刻,她不还是陶祈的新王妃吗?

小姐柳儿和青枣,也在一边红了眼眶,你怎么这么命苦

这到底怎么回事啊?楚嫣根本不明白眼前状况。

王爷,奇朵公主那边,差人叫您过去门口的风翼,小心翼翼地禀告道。

又有什么事?!一听到奇朵两个字,陶昕承十分厌烦。

不知,就说奇朵公主又哭又闹,没法子了,风翼显然也不喜欢这个公主,请您过去。

嫣儿,你先歇着,陶昕承叹了口气,我去去就回。

见陶昕承离开,青枣忍不住,将楚嫣昏迷的这三个月里发生的一大堆怪事,全然告诉了楚嫣。原来楚嫣在祁王府被害之后,皇宫的太医已经确认楚嫣死亡了,陶祈自然也就抹杀了这门亲事。

但陶昕承执意将楚嫣带回承王府,请求自己的师父吾修老人出手相救,并于圣上请旨,若是能救回楚嫣一命,就要按照原来的旨意,重新迎娶楚嫣。原本侯府和那一大家子亲戚,都不抱希望了,万没想到吾修老人道行高深,竟真的将楚嫣的魂魄给招了回来。

说到此处,青枣便不再言语。可小柳儿却梗着脖子,接着说道:可那个大漠公主,竟然那般下作!

什么,等等楚嫣根本还顾不到什么大漠公主,她只听到,她原本要嫁的人,是陶昕承?!

这么说来,陶祈根本就是在骗她,在利用她!楚嫣一股心疼翻涌上来。

当晚,楚嫣就做了一个梦,梦里她看清了所有的事,唯独还是遗漏了和奇楚的那一段交往。只是那支簪子,竟然还在,被当做她原本就有的首饰。

大约是吾修老人的手笔,楚嫣竟然隐约觉得自己与陶昕承,是有情的,至于陶祈,早就只剩下痛恨和厌恶了。

第二日,陶昕承便再将楚嫣送回侯府,项堇霖和田氏又瘦了一大圈。这次项以瑾身边,还有一人,是他们的表亲田浩轩,田氏的内侄,盛京有名的神医。

嫣儿表妹,这段时日我来照顾你的汤药,直到你嫁入王府。田浩轩与楚嫣也不陌生,以往侯府驻扎大漠边界时,田浩轩也跟随住过一段时日。

大婚前一日,陶昕承来探望楚嫣。

嫣儿,你不必管那奇朵,陶昕承解释道,若不是她若不是她大漠公主的身份,父皇也不会

我知道,楚嫣暗自点点头,无妨的。

不就是二女同嫁一夫,那奇朵不知是使了什么手段,竟让两国帝王都答应了她嫁入承王府为侧妃的无理请求。

明日,我只娶你一人。陶昕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