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我的唯一第2章 不过是个逗趣的玩意儿整篇免费阅读

你难道还能指望他一辈子只有你一个女人吗?!女人叫嚣的话语在温知夏的耳边再次响起。

她拿着衬衫,看着床上一起走过漫漫十年,从青春年少到四方城新贵的男人,有片刻的恍惚。

次日清晨。

顾平生醒来,他下意识的伸手去搂身边的女人,却只摸到空气。

他坐起身,脑袋的胀痛告知他昨天到底喝了多少酒。

手指按捏太阳***,余光看到摊平放在椅子上的衬衫,领口外翻,上面是醒目的口红印。

顾平生手指顿住,猛然掀开被子站起身,几步上前,将昨天的衬衫握在手中,手指一寸一寸的收紧。

吃早饭了。

站在门口的温知夏波澜不惊的喊道,对于他手中的衬衫像是完全没有看到。

可顾平生知道,她一定是早就看到了。

昨天应酬,有人喝多跌倒,我顺手扶了一把。餐桌上,温知夏没有说话,顾平生忖度了一下说词后,解释,该是那个时候,不小心沾上。

温知夏静静的听着,忽然掀眸,顾平生,你外面有女人吗?

她问的很直白,没有进行任何的铺垫,也没有任何的遮掩,就那么毫无预兆又清晰的问了出来。

她总是觉得,既然是夫妻,那便不需要对待外人时的阴谋算计,有什么都可以开口。

顾平生深邃的眼眸中闪过细微的光:没有。

温知夏闻言笑了笑:快点吃吧,身为老板以身作则,总不能带头迟到。

他说没有,她便信了。

就像当年,两个人携手创立的顾夏集团,他说有他一个人赚钱养家就够了,她就答应了。

金钱地位,在她看来,都没有一心人重要。

顾平生出门前,揽过她纤细的腰肢,在她的面颊上印上一吻:等我回来。

顾夏集团。

顾平生坐在偌大的办公桌前,手指撑在桌面上,指关节敲击着桌面。

他拿出手机,拨出去一个号码,女人欣喜娇俏的声音当即传过来,平生~~

江晚晚,你出局了。他低沉的嗓音透着无边的冷意。

江晚晚试图带笑:平生,你,在说什么?

顾平生:滚出我的视线,不要让我再看到你。

江晚晚这才意识到他不是在开玩笑,惊惧道:为什么?我做错了什么?你告诉我,我可以改,我什么都可以改。

顾平生覆手站在落地窗前,声音里没有任何的起伏和波澜:你不该,试图让她知道你的存在。自己识相的离开,不要逼我动手。

不过是个逗趣的玩意儿,怎么配跳到她面前找存在感!

江晚晚还要说什么,顾平生却没有兴趣继续听下去。

江晚晚试图再把电话打回去,但对方已经把她拉黑,她握紧了手机,眼中满是不甘心。

温知夏,一定是她!

是她在背后说了自己发照片的事情,顾平生才会不要她!

澜湖郡。

温知夏看着书,不知不觉中就有些疲惫的窝在沙发上有了睡意,这段时间,她的精力好像越来越不好,总是轻易的就会有疲倦感。

她被急促的拍门声吵醒,门外是一个气势汹汹的陌生女人。

哪位?她问。

江晚晚恶狠狠的瞪着她数秒,忽然就抬起巴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