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连臻蒋正楠小说 玲珑馆精彩阅读

《玲珑馆》小说试读

许连臻闻言轻嗤了声,凉声道:死者已矣,大人还是莫要想太多,不过说起来,能像大人这般将发妻的墓挖开的人,也不像是有心肝儿的。只是可惜了许小姐一腔深情,尽数辜负。不过也幸好,她决定赴死时,便已不爱你了。

你胡说什么!?蒋正楠脸色难看了起来。

许连臻闻言诧异的看向他,反问道:小女可有一句说错,不过说起来,我与许小姐相识多年,听惯了她说你的种种,终是在最后一封信上,瞧见了她对你死了心的话。可也是,凭着大人的做法,无论是什么样的人,多深重的情,怕是都要被你耗尽的!

蒋正楠猛然出手钳住许连臻的下颚,寒声道:你在胡说八道,本相便叫人拔了你的舌头!

丞相大人威武,小女佩服!许连臻不卑不亢的同他对视着,眼中尽是冰寒与痛恨。

那深切的恨意刺的蒋正楠心中一痛,霎时便松开了手,跌撞的后退了一步,哑声道:你你恨我?你究竟是谁!?

我叫琉染,也只是琉染。

不!你是连臻!你是连臻对不对?!蒋正楠高声质问道。

许连臻闻言笑了笑,抬手扫了扫许父碑上的落雪,沉声道:相爷怕是忘了,许连臻死了,尸体还在蒋家祖坟埋着。她死在了你同璃央姑娘大婚的那日。

许连臻说这话时脸上带着笑,只是那笑中充斥着悲切。

她母亲还在时,便同她说,女子这一生,唯有三件她瞧不见的事,其中一个是生而为人。

而另外两个,一个是红盖头一蒙,嫁为他人妇,一个是棺材板一合,从此死生相隔,再无回头路。

许连臻以为她会像她母亲一般,嫁与一个如意郎君,一过便是半辈子。

却不想,她这半辈子,原是只有三载。

一载情意浓,二载爱深重,三载仇怨生。

此后黄土荒冢,再无回头日。

相爷,可要记清楚些,毕竟那是人命。

许连臻留下这么句话,转身离开。

蒋正楠站在原地,怔然的看着她的背影,冰冷的风吹起,带回他的理智。

他赶忙快步上前,将人拉住,抱进怀中道:连臻,我知道是你,我知道你恨我,可我爱你,我真的爱你,我爱的人只有你!

以上选自小说《玲珑馆》,主角是许连臻、蒋正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