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魏知月姜阑歌小说免费阅读 魏知月姜阑歌主角的小说

《影帝大人独宠我》 小说介绍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影帝大人独宠我》的小说,这本小说是作者不知数创作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站为大家提供了这本世间有你深爱无尽小说的在线阅读地址,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看一下。自从不小心上错一次车后,魏知月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传闻里高冷不近人情的影帝大人姜阑歌,从此在她生命里阴魂不散。许多年后她才知道,原来她以为的偶然,是某人精心设计的必然。所以最后的最后,羊入虎口,甘之如饴。…

《影帝大人独宠我》 第14章 离死亡最近的一次 免费试读

魏知月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睁眼便见一张帅得人神共愤的俊脸,而自己正如八爪鱼般缠着这张俊脸的主人。

魏知月吓得脸色煞白,隐隐觉得,这应该是自己离死亡最近的一次!

正要趁他未醒悄悄离开,怎知刚一动弹,身侧这人就立马把她搂紧带进怀里,眼眸未张,薄唇微抿,瞧上去还在熟睡。

这下魏知月直接不敢动弹,只不过与他这般亲密地抱在一起,心中砰砰直跳,乱得停不下来。

她的记忆还停留在姜阑歌威胁她半夜把她叫出来的时候,她记得自己上车不久后就睡着了,怎么会来到这里,还以这么亲密的姿势跟他抱在一起?

也不知过了多久,魏知月浑身僵硬得四肢都发麻了,他才缓缓醒来,看着自己。

跟他对视了大概三秒,在这尴尬又严肃的氛围之下,魏知月觉得这时候有必要说一些打破这奇怪氛围的话。

脑子混沌一团,冲他咧唇尴尬一笑,话还没理清就说出了口。

“好巧啊阑神,你也在这儿睡觉啊!”

话一说完就恨不得咬断舌/头。

面前那张俊脸神情淡漠地看着她,眼底似有情绪涌动很快被他压下,很快淡淡道:“昨晚你发高烧胡言乱语,把我硬拉上了床,死死缠着我。”

魏知月:!!!

回想刚才他硬把自己拉入他怀里的动作,怎么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劲?

没忘当前的处境,红着脸挣扎两下,“不好意思,可能昨晚烧糊涂了,您能先把我放开吗?”

姜阑歌不为所动,一双冷眸瞧着她,“这是你第二次占我便宜了!”

魏知月暗道不好,眼神一慌,冲他眨眨眼,“我发誓,这次我绝对不是故意的!”

“那上次是故意的了?”

“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

怀里这张小脸绯红,张眸怯生生地看着他,急着跟他解释什么。

本来昨天的火气还没消,瞧着那双怯怯的大眼睛,突然又觉得计较那些没意思。

如果他能给她保驾护航,她又何须面对圈里的那些肮脏事!

想罢便彻底消了气,语气也柔了些,跟她道:“晚上有个面具舞会,你跟我一起去。”

魏知月找借口拒绝,“不行不行,我今天还有通告……”

姜阑歌斩钉截铁,“你没有。”

魏知月欲哭无泪,她确实没有。

他眼眸稍冷,又道:“我不是来征求你的意见的。”

言下之意,不管她想不想去,都必须得去。

挣扎了两下,不过他依旧没有将自己放开的意思,反而一直瞧着她,因为她刚才的拒绝,眼底渐渐升起一层阴霾。

“爸爸的爸爸叫什么,爸爸的爸爸叫爷爷……”

这时候一个电话过来,魏知月看着他眨了眨眼,他才把她松开。

魏知月如释重负,翻下床时腿软得差点跪下,拿着手机蹲到房间的最角落里。

电话是郝安然打来的。

刚一划开接听,那边开始一连串言语轰炸,“歪,老大,你总算接电话了,一大早就没见到你人,这关头森迪说了不让你出门的吗,你现在跑哪里去了?”

一想到当前的处境,魏知月就心烦地抓了抓头发,小声道:“我有点事,现在在我朋友这边。”

“朋友?老大你该不会交男朋友了吧?”一想到这个可能郝安然被吓了一跳,“老大你可不要想不开啊,你现在这关头要是敢谈恋爱,会被森迪爆头的我跟你讲……”

电话那头还在滔滔不绝谈恋爱的后果,魏知月忙捏着眉心打断,语气难掩疲惫,“行了行了,放心吧,你老大我还单身着呢,不会想不开早恋的。”

在娱乐圈里,25岁之前谈恋爱的确实属于早恋了。

“不对啊老大,你声音听起来怎么这么虚弱,是昨晚上的感冒还没好吗?”

魏知月敷衍道:“好了好了,吃嘛嘛香,身体倍棒!”

“不对不对。”郝安然严肃下来道:“你一个习武之人语气不可能这么虚弱,你老实跟我讲,你现在确定安全着吗?该不会昨天得罪了那个王导,被他绑架了吧?”

当然虚弱,跟姜阑歌共处一室,不仅虚弱,她还神经衰弱了!

魏知月这边还什么都没来得及回答,她也不知道对方到底脑补出了什么,连声道:“老大老大,你要是被绑架了就眨眨眼,我立马帮你拨妖妖灵!”

魏知月沉默着并眨眨眼。

还别说,她如今这状况还真跟被绑架了差不多!

正找好借口准备敷衍几句,身后突然伸出一只手来一把夺走了她的手机。

偏头一看,人生灰暗,腿软地跌坐在地。

姜阑歌不知何时来到了她身后,夺去她的手机后,居高临下地看着地下的魏知月,对着电话那头讲:“知月现在在我这里,很安全。”

魏知月瑟瑟发抖,突然想大呼救命了是怎么回事?

电话那头顿了顿,再小心翼翼开口,“这声音是……阑神?”

姜阑歌淡淡回了个“嗯”。

听着电话那头再是一顿,魏知月则机械地抬手把耳朵捂住。

“啊————”

果然电话那头传来极高分贝的尖叫声,姜阑歌盯着手机,皱眉拿远。

“对不起阑神大人,对不起我太激动了,没想到有生之年居然能跟您连麦,天呀,我这是走了什么狗屎运啊!”

话音刚落她很快又反应过来,倒吸一口凉气,“不是吧阑神大人,我老大现在在您那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