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安意薄煜然小说薄总的宠妻101式全文目录

《薄总的宠妻101式》 小说介绍

抖音小说《薄总的宠妻101式》的主人公是安意薄煜然,该小说内容细致饱满,情节引人入胜,非常值得一看哦!小说情节简述:一场替嫁,却让她遇到了将她从深渊中拯救出来的男人,传闻轮椅上的男人容貌尽毁、性格阴鸷,安意初次见他怕得发抖,却不曾想过这样的男人日后会成为她的守护神,让她逃离过去的一切阴霾。烈阳下,薄煜然褪去伪装,将安意抱在怀里,满脸宠溺,只有在这个他心疼得发紧的女人面前他才能放下一切,做自己。……林岩“总裁,夫人又赚了100亿!”男人的嘴角上扬,却偏偏冰冷的语气“意料之中。”…

《薄总的宠妻101式》 第7章 闷骚的某个总裁 免费试读

薄煜然把人带回了别墅,看了别墅的监控,安意从二楼跑下来,不顾一切地朝着门口跑,半路中鞋子飞出去的动作,都被他看入眼底。

守在安意的床边,薄煜然心情复杂。

他记得安意把他护在身后的情形,她抓着他的轮椅,她小小的身影荫蔽在他身上,他想转动轮椅看看她,但抓着轮椅把手的两只手却紧紧地攥着,任凭他怎么用力都无法转动。

明明那么细小的两只手,竟然有那么大的力气!

林岩敲门进去,递上了一个文件袋。

“总裁,这是您要的安小姐的全部资料。”

薄煜然接过资料,看着密密麻麻的档案,深眸中浮现了难以置信。

他从没想到,像安意这么普通的小女人,竟然从小到大经历过那么多次死亡。

“总裁,其实这些资料并不全,因为安家不想闹出丑闻,很多安小姐被迫害的资料都被人销毁了,安小姐在安家过得实在是……”

林岩叹了口气,也朝着床上昏迷着的安意看去,眼中满是心疼,明明是豪门千金,但从小到大过得都是什么日子啊!

薄煜然的目光快速地浏览过厚厚的一沓病例,她的左腿断过,现在膝盖骨里面打着钉子,她的右耳弱听,她的肠子被割过一段……

不知怎么的,薄煜然忽然想起那天林岩对他讲的话。

“总裁,安小姐对您很维护,安大小姐问她关于您的事,她一个字都没讲。”

所以那天,她在会所被人围堵,实际上是她维护他的后果?

“不要……我不要死……”

床上传来安意不安稳的梦呓,薄煜然侧头看去,心里突然很不痛快,从没有一个女人让他这么不痛快!

“总裁,我跟安家的那些佣人打探过了,他们说安小姐受伤受罚的时候从来不敢出声,因为只要安小姐出一点声,安家就会更加的变本加厉地迫害她。”

林岩讲着这些话,声音带着唏嘘。

他是个男人,听着安小姐这些年的遭遇,都觉得触目惊心,“安小姐这些年到底是怎么在安家活下来的?”

“林岩,她醒了以后,送她回去吧。”

林岩点了点头,但回头一想又觉得不对,好端端地为什么要送安小姐回去?

只是他还没开口问,就又听到男人的吩咐:“派人保护她的安全,如果我再在她身上看到一处新伤,你就在同样的位置划上两刀。”

林岩:“……”

……

安意是在晚上醒来的,听到林岩要送她回学校,她差点兴奋地笑出来。

刚回到学校,沈湘南就找上了她。

“安意,你要嫁给薄煜然这么大的事情,为什么不告诉我?”沈湘南拉着她进了间无人的教室,就生气地对她质问着。

安意看着怒不可遏的沈湘南,尴尬地道歉:“对不起,湘南,我当时没想过自己真的能通过薄家的考验,我以为……”

讲着,她去拉沈湘南的手,低声哄她:“我保证,以后不会了。”

沈湘南对着不愠不火的安意,再大的火气也发不出来了,她回看着安意,大致也明白安意不讲的原因,她只是沈家的二小姐,在临西城无权无势的,即便是安意告诉她这件事,她似乎也帮不上什么忙。

那可是薄煜然啊!

沈湘南的气消了大半,本来她对安意更多的就是担忧。“你见过薄煜然了?”

“嗯。”

“他真的像外界传闻中那样,毁了容,还是个残废?”

安意看向沈湘南眼中的关怀,迟疑了片刻才点了点头,而沈湘南见她点头,急的直跺脚。

“你傻不傻呀,跟了薄煜然那样一个人,你的一辈子就毁了!”沈湘南急切地讲完,似乎又想到了什么,“不对,也不一定,我之前听人提过,薄煜然出事后被抢救了三次才保下的这条命,那么大的爆炸,说不定他什么时候……”

“湘南,以后你别再说这种话了!”没等沈湘南讲完,安意就打断了她,“薄先生是个好人,你别咒他。”

沈湘南听着安意的话很是震惊,安意竟然说另人闻风丧胆的薄煜然,是个好人!

她想伸手去摸摸安意的额头是不是发烧了,但见安意态度坚决,也没有再讲什么,跟着岔开了话题。

“听说安家最近在准备安奶奶的寿宴,今年的邀请函不光递到了我老子手里,连我哥都给了,声势闹得挺大的,你今年要出席吗?”

安意摇了摇头,“爸爸没和我提过。”

沈湘南听完有些尴尬,她没想到安家以前不让安意出席任何场合就算了,如今安意都替安家联姻了,这么重大的场合,各家的请柬都递了,却连提都没和安意提过。

“对不起啊!”

沈湘南讲着,蹙着眉拍了拍自己的嘴。

安意摇了摇头,并不在意地问道:“湘南,你要去吗?”

“你都不去,我去那么无聊的宴会干什么啊?”讲着话,沈湘南嫌弃地摇了摇头,“不去!”

“哦,对了,我今晚还有事情,不和你说了,我先走了!”沈湘南惊呼了一句,扑到安意身上紧紧地搂了搂她,然后打开门跑了出去。

安意回了宿舍,脑袋里一直回想着沈湘南讲的那句话,她很不安心地上网搜了相关资料,发现全身大面积烧伤的患者会有很多并发症,而且感染的可能性比正常人大,免疫功能也比正常人差。

她又查了烧伤评级,回想着薄煜然身上的疤痕情况,那起码是三度烧伤了。

查完这些资料,她立即给林岩发了短信过去,询问林岩这一年来薄煜然的身体状况,平时要注意些什么,她可以给薄煜然做些什么。

此时正陪着自家总裁加班的林岩,一收到安意的短信,就立即把短信递给某人看了。

“总裁,安小姐问这个,我该怎么回复她呢?”

某人目光从手机上移开,淡漠地讲道:“让她不用操心,佣人会照顾我。”

林岩听了,心情忍不住沉重起来,这回答也太特么不近人情了吧!

“告诉会所的人,说我要过去。”

突然的转折让林岩看某人的眼神有些变了,他怎么从没发现,自家总裁这么闷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