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冥劫程缺免费 程缺素素全文免费阅读

《阴冥劫》 小说介绍

主人公叫程缺素素的小说叫做《阴冥劫》,它的作者是娘子写的一本悬疑灵异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一九八九,那个农村女人生孩子都是大命换小命的年代,我是被人从娘肚子里生剖出来的。那天傍晚,我爹忙活了一天回家,发现我家门户大开,房间里也没开灯,漆黑一片,毫无往日的烟火气息,并且,黑漆漆的屋内,还断断续续的传出一两声微弱的婴儿啼哭声。…

《阴冥劫》 第10章 转世 免费试读

饶是我早有心理准备,女鬼转过头来的那一瞬间,我还是头皮一麻,吓出了一身冷汗!

那是怎样的一张脸啊,苍老,皮肤皱巴的像一团一辈子都没洗过的抹布,左半边脸似乎受过什么重创,覆盖着一块巴掌大的狰狞伤疤,左边那只眼睛也是瞎的,右边那只雪白的眼珠子则爆凸在眼窝之外,那模样好像要从眼眶里迸出来……这么狰狞的一张老脸,与那小女孩的身材搭配在一起,即违和又惊悚!

“哈哈哈……那老杂毛当真是心狠手辣,竟舍得自己的孙子前来送死!”

女鬼发出一阵凄厉的大笑,随着面部肌肉,那张狰狞的脸愈发显得凶神恶煞。

这景象实在太过恐怖,我几乎要吓死了,当时心里也不知道咋想的,嘴里竟不假思索的念叨起‘阿弥陀佛,无量天尊,观音菩萨……’各种我能想到的神统统念叨了一遍。

“哼!不自量力!”

女鬼看起来特别愤怒,那张皱巴巴的脸气的挤成了一团,一步步的向我逼近。

“你~你不要过来……”

我以手撑地慢慢的往后退,后退,心里却把外公骂了八百遍,外公这个坑孙货,不是说好会保护我的吗?现在哪儿去了……

正骂着,忽然只觉手下一空,我一个趔趄栽进了临河里!

我呛了一口,随即大量的水涌进了我的腹腔,挤压着我的心肺,我无法呼吸,拼命的挣扎,可一切都是徒劳,很快我就失去了力气,身子沉沉的坠落入无尽的黑暗中。

我这是死了吗?

不对,如果我死了,为什么我还有感觉,我感觉有一双眼睛在盯着我,难道关键时候外公将我救了起来?

我努力的睁开眼睛,看到的不是外公,而是一双明亮的,笑盈盈的大眼睛。

那双大眼来自一个清瘦的,头发乱蓬蓬的小女孩。

“你是谁?”我问她。

可一张嘴,我吓了一跳,自我口中发出的竟是一阵‘哇哇’的哭声!!

“娘,娘,弟弟又尿了!”

小女孩一边喊着一边跑了出去,剩下我一个人在屋里一脸懵逼。

这啥情况啊?

就在我一头雾水的时候,一个女人跑了进来,她提起我的双脚,竟给我换上了一块尿布,然后嘱咐跟在她身后的小女孩道:“枝子,看好你弟,娘洗衣裳去了!”

这下我大概明白了。

我掉进水里后肯定是淹死了,然后投胎转世到了这户人家。

这一发现让我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我程缺才九岁啊,我还没来得及孝顺外公,还没为我娘报仇就死了,这死的太憋屈了。

不过我听外公说过,人死之后是要先去地府受过的,等受完过,判官再根据你前世的作为送你进入六道轮回,六道分别有‘地狱道,恶鬼道,畜生道,阿修罗道,人间道跟天道’。

可因为人在世时杀生食荤,口舌是非,贪念等等原因,由人再转世为人的极少,除非是那种大善之人,才能享受到再世为人……不想我不仅没去地府受过就转世成人了,还带着前世的记忆,这也算上天待我不薄啊。

这一世,我有一个土的掉渣的名字‘狗娃’。有一个对我极好的姐姐‘枝子’,爹娘都是庄稼人,淳朴善良,家中不算富裕,可一家四口倒也其乐融融。

可不想在我三岁那年,大难来了。

老天爷两年没下一滴雨,河都干了,河底淤泥裂着大口子,地里庄稼更是颗粒无收。

如此天灾下,家里的粮食入不敷出,我们家的窝头里开始加野菜,以减少粮食的食用,盼着靠一点余粮挨过荒年。

可饥荒年间多土匪,人都疯了,强横点的开始搜刮抢掠,仅有的一点余粮也被抢了。

我爹气不过,去跟那群土匪理论,被那些人给捅死了。

那年头,家里没了男人,没了粮,日子几乎就没发过。

娘让姐姐看着我,自己漫山遍野去找吃的。婆婆丁,苦菜,树叶儿,玉米芯,糠团子,树皮……只要是吃不死人的,我们几乎都吃了。

可那些玩意只撑肚子不管饱,无论吃多少,都还是觉得饿,没营养。

不到一个月下来,我们吃的脸都绿了,一个个瘦的皮包骨,走路打晃,脚底下像是踩着棉花。

有一天,我跟姐姐在家久等母亲未回,我心中升起一种不祥的预感,果不其然,第二天姐姐牵着我在一个山窝窝里找到了母亲的尸体。

母亲是从山上滚下来摔死的,满头的血,手里还抓着一把蚂蚱菜……

母亲死后,七岁的姐姐,用她瘦弱的肩膀担负起了照顾我的重担。

村子里是实在没有吃的了,时值荒年,野菜也少的可怜,树皮被剥光树都死了,甚至连耗子窝都被人给掏了……

照这样下去,留在村子里面必死无疑。

于是姐姐带上了两个碗,牵着我跟着乡亲们走出了村子,准备去富裕的地方讨口饭吃。

我虽然拥有九岁孩子的心智,可奈何我只有三岁孩子的身体,一个整日里忍饥受饿的三岁孩子,单凭步子走,一天走二三里地已是极限。

而骨瘦如柴的姐姐根本背不动我。如此不出一日,我们便脱离了队伍,跟几个没爹没妈没力气的孩子一起,被人们甩在了身后。

自那以后,我们几个孩子一起,遇山挖野菜,遇村讨饭,遇地偷庄稼,运气不好时候我们四五天只靠喝水充饥,饿极了的时候我吃过蛇,蜗牛,蚂蚁,那种大大的蚂蚁最好吃,放嘴里一嚼,肚子里是酸的……

如此饥一顿饱一顿,时间到了冬季的时候,我们一群七个孩子,饿死的还剩下了仨,我,姐姐,还有一个叫拴柱的六岁男孩。

那年头,人命贱如草,路上随处可见尸体,饿殍满地。

有些胆大的人甚至还吃死人,我就看见过一群两眼放着绿光的人,围着一堆火,火上架着一条人的大腿,肉香扑鼻。

这之后不久,天上下了一场雪,大雪封地,路是没法走了,我们在一个村子里找了一间破屋子住了下来。

地上冷,我们垫上草,没有衣裳穿,姐姐带着我们去死人身上剥,那些衣裳跟尸体冻在了一块儿,我们一度剥的手都失去了知觉。之后我们像个小丑一样,穿着不合身的衣裳挨家挨户的乞讨,出去一天,手脚冻得像萝卜,却十有八九空手而归。

我应该怎样去描述那种日子呢?我改了又改,可我笔触清浅,无法写出那种艰难与绝望。

在一个寒风呼啸的夜里,我躺在草堆里捂着肚子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耳中忽然听见一阵‘咯嘣,咯嘣’的咀嚼声,那声音好像是从拴柱那儿传来的。

在那个舌根子都发硬的日子里,这声音对我实在太有诱惑力了。

我小心翼翼的爬起来,心里侥幸的想着,他有好吃的或许能分我一点儿。

月光洒在雪上,映照的屋子里格外的亮堂,我就着那光,看到躺在地上的拴住正抱着一块土坷垃在啃,他满脸通红,脸上洋溢着幸福的表情,他啃的小心翼翼,细细的嚼,然后慢慢的吞咽下去,那样子像他手中捧着的不是土坷垃,而是一条肥美的鸡腿。

他的牙齿间沾满了泥土屑,我看的牙碜。

我裹了裹衣裳,捂着肚子躺回了草堆里,眼睛里忍不住落下泪来,

拴住从前天就开始发烧,我知道,他怕是不行了。

隔天一早,拴住死了,脸上带着满足的笑容,腹大如鼓,他是撑死的……

姐姐摔了拴柱讨饭的碗,挑了一块锋利的碗茬,围着拴住的尸体转圈圈,我知道她的想法,她实在太饿了,那一刻,我十分恨我自己,如果不是带着我这个拖油瓶,姐姐不至于掉队,她跟着村子里的那些大人,说不定能讨到一口冷饭吃。

姐姐最终没下得去手,她将拴柱埋在了雪堆里。

拴柱死后我也开始昏迷,偶尔的醒来,看人也是重影儿,我觉得我的灵魂在虚空里飘荡,我知道,我怕是也要死了,我感觉上天跟我开了个玩笑,让我转世为人,却又让我受这般疾苦,早知这样,还不如投生畜生道来的自在……

“狗娃,狗娃快醒醒,看姐姐给你带什么好吃的来了。”

不知道昏迷了多久,耳边忽然响起姐姐雀跃的声音,接着我被扶了起来,一口热腾腾,香喷喷的汤灌进了我的口中。

是肉的味道,熟悉又恍如隔世的肉香味。

姐姐不会去割死人肉了吧?

我心里想着,又张开了嘴巴,大口大口的吞咽了起来。

管它什么肉,能填饱肚子就行,在饥饿面前,人性不值一口吃的。那些说风凉话的,都是没真正的挨过饿。

一碗汤水下肚,身上暖了一些,我终于有了睁开眼睛的力气。

可在我睁开眼睛的那一瞬间,对上的却是一张血肉模糊的脸。

那脸的主人是我的姐姐。

姐姐为了不让我饿死,独自一人去杀了一条大狗。